故乡.芒种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4-30 09:27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又快到芒种了,乡亲们把镰头打磨得明晃晃了吧?也把竹叶大扫帚和扬场大木锨买来,只等麦子熟了。
  每到麦收,我的手就开始脱皮儿,不痛不痒;等到麦忙结束,又变回原来模样。这是乡村留给我的最深印记,这是童年在乡村麦场留下的印痕,常常令我惦念着故乡的麦收。
  快到麦收时,乡亲们在家里就憋不住了,一天会往麦地里跑上好几趟。去看看饱满的麦穗,顺手摘一把,在手心搓起来,吹开麦皮儿,就露出白嫩略带浅绿的麦粒,放嘴里嚼着,满口生香。有时候也会不紧不慢地拿出烟袋子,抽几口,让那烟雾慢慢氤氲开来,也给来看麦子的地邻伙计,递上一支烟,有一搭没一搭地唠嗑儿,谈论最多的是收成之事。
  麦子说熟就熟了,麦粒儿像顽皮的孩子,探出麦壳,欢喜地张望。这时候,整个村庄就热闹起来了。天刚刚吐露一丝亮色儿,村子里就传来喂牲口套车子叮叮当当的声响。把家里的老人孩子安顿好,叮嘱着他们在家里做点简单的早饭,送到地头去;然后,再仔细检查麦收工具是否都齐备,就拉了地排车或指挥着牛车马车,急速往地里赶。
  整个麦田里,已是满满的人。镰刀耍得飞快,田地里男人们在前面领趟儿,女人们紧跟其后,虽说笑着,却没耽搁手中的活。一会儿,一垄垄的麦子倒了,随手放成一堆堆,好打捆装车。装好了一车,用大麻绳子,结结实实地码好车,就开始往麦场赶。这时候,太阳才从东方缓缓升起,映照着金黄的麦子和乡亲们红扑扑的脸膛,如一幅最拙朴的画卷。乡村小路上开始拥挤起来,大马车、小地排车和小三轮,煞是热闹。有时候,谁家的车子没装稳妥,遇上土洼坑,会一下子翻了车。就会有旁人蜂拥而上,帮忙收拾一番。在乡间,谁家有个啥事,只要村长吆喝一声,全村人都会伸把手呢。
  麦场上,麦子堆成了山。那时候,村子里多是好几户人家共用一个大麦场。脱粒机不停转动着,发出轰隆隆的响声。脱粒机旁会有四五个人忙碌,把一捆捆的麦子从脱粒机一端送上去,另一端就出来麦粒了。大人们忙活着,小孩子也闲不住,用木锨推了麦粒,把麦粒放置到干净处,还要把脱掉的麦皮儿堆到麦场一角,也要把麦秸垛成方形或圆形,用于做饭的烧火材料。那时候,各家每个劳力分到的田多,一天是收割不完麦子的,更脱不完麦粒。常常是晚上加班到深夜,干着干着都觉得累坏了,就简单收拾一下麦场,各自歇息去,也会留下几个人看麦场。13岁那年的麦收时节,我负责爬到麦秸垛上,把麦秸整理得结实有形。刚开始是兴趣盎然,后来实在是困倦至极,就睡在了麦垛上,谁也没有注意到我。等到第二天早晨寻我,才发现我在麦垛上睡得依旧酣甜。也就是那时起,落下了麦芒过敏症,一到麦收,手就脱皮儿。
  收割完毕,就会趁着大好的晴天,把麦粒摊放在麦场或自家庭院、屋顶上,让麦子尽情沐浴阳光,直到抓一把麦粒放进嘴里,嚼起来“咯嘣”脆响,就可以让麦子进仓入囤了。
  现在,收割机在麦田里来回忙碌,只几十分钟,就把麦子收回家了,乡亲们再不用那么辛苦了。
  又到麦收正忙时,一缕缕的麦香,自乡野漫漶而来,如此亲切温暖。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上一篇:雪韵 下一篇:麦收的舞伴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