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货郎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樊新旺 时间:2014-02-25 16:5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精选
人到中年,刻录在心灵记忆的碟片,就时常把儿时的美好情景闪回。不知怎的,闪来闪去,心灵的屏幕上,竟活动起故乡货郎的身影来。   你看吧,在通向我们村的土路上,一个瘦小的老头儿,肩上搭着褡裢,推着一个独轮车,慢悠悠地来到了我们的小曹庄。他手摇着拨浪鼓,走街串巷。冬天,他把车停在阳光下;夏天,放在树阴下。那诱人的拨浪鼓声,传进我们的耳孔,我们就憋不住从那篱笆小院里跑出来,紧紧地把他围住了。   经常来我们这个村叫卖的货郎叫沈老财。他车上罩的铁笼里,布满我们心中的神秘的宝物。我瞪着小眼,凝神细瞧,铁笼里摆放着各色图案的红印版,泥人儿,泥公鸡,泥笛儿,还有橡皮条,画片儿,玻璃球儿,懒老婆,弹弓子,炮纸,还挂着小丫头们的发卡,红头绳等,当然,还有老娘儿们用的针头线脑之类的东西。我们一帮小孩,经常围着他,让他拿这个看看,换那个瞅瞅,哪一件东西,在我们幼小的眼里,都是稀罕物,但羞于没钱,只是过过眼瘾和手瘾而已。沈老财见我们都掏不出钱来,就笑着点点下颌说:去,回家拿破布头和烂套子去,稀罕啥就换啥……   在那物质很匮乏的年代,破布头和烂套子都是家中之宝啊!   为得到这些心爱的玩意儿,平日里,我就东拣西拾,还把家中的破布头和烂套子偷偷藏起来。等沈老财来了,我就拿到他的小推车前,他用手掂掂说,这些能换俩印版,一个泥笛儿。我说,你给的少,你可别坑我们小人儿。沈老财摸摸下巴说:看,我这一大把胡子了,还能坑你们小人?我顺势说:那好,那你就再给我搭一个玻璃球儿吧。沈老财说:搭个就搭个……   渐渐地,我从他的货郎车上得到了许多心爱的玩意儿,有了这东西,就招来左邻右舍的小孩来玩。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不会吹,泥笛儿只发出直音,等吹熟了,我们用手指捂住笛孔,像吹竹笛般启动,那音调就变成了鸟儿般婉转的叫声……后来,我们拿泥笛儿当军号,在村边的小树林里,泥笛儿一吹,就有一帮“小土八路”,从土沟里窜出来,向前冲锋……   这个泥笛儿,是个漂亮的花公鸡。后来,我们几个小孩儿在一块儿过家家儿,东邻的小芳一不小心,把它摔碎了。小芳说,我赔你一块印版吧。我说,你别赔我,把你的印版都拿来,咱俩凑到一块儿,印印模儿。   从这以后,小芳就把她的几块印版拿来,我俩一起和泥,一起拿印版印泥模儿。我们印了很多很多,等晒干了,我们把印坏的在河里打了水溜溜,剩下那些又光溜又清晰的,我们就在河坡上挖个坑,把印模搭成宝塔形,拿柴火把它烧红了,等晾凉了,那些泥印模就变成了坚硬的红砖色,我们就用它招惹小朋友,让他们拾柴禾,换我们的红印模儿……   在那个年代,故乡的货郎给了我们欢乐,给了我们许多童年的美好乐趣。这就不由使我再次想起那个精瘦的小老头儿来。他弓腰推着独轮车,从大白城来到我们村,有时累了,就在一堵墙边,或在一棵大树下休息一会儿。或闭目养神,或与周围的人闲谈,一副悠闲散淡的样子,满脸轻松和惬意的神情……   在我的记忆中,沈老财来我们村最多,大街小巷都被他的车轱辘磨亮了。后来,不知是谁,给他编了一段顺口溜:沈老财,沈老财,推着小车送货来。拨浪鼓儿街上响,大人小孩围上来……   沈老财的拨浪鼓儿,摇响的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声音。在那段岁月里,沈老财的货郎车,给我们推来了精神上的财富,也给我的童年留下了美好的童话。   哦,故乡的货郎,一个时代的声音,一段永远难忘的美好记忆。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精选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精选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