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复仇者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ZY雄鹰 时间:2014-11-08 14:47 浏览:努力统计中... bodog88博狗官网的意义
我是一个下肢瘫痪的中年人。有人这样说过;上帝给你关上一道门,必定会在为你开启一扇窗。我对此深信不疑。原本无用的我,却自幼能写会画。曾经发表过几篇文章。近日更是因为一个梦,卷进了一个惊天疑案。  我所在的城市的电视台,有一档帮忙调解类的节目。帮助社会上一些求助的人排忧解难,化解矛盾。70多岁老母亲十分喜欢看,我也经常陪着母亲一块看。 前些天看了一期节目。一位狠心的母亲抛夫弃女,离家在外。生病的孩子想见见母亲。电视台的记者找到了这位母亲。记者苦口婆心的劝解她去看看病重的女儿,她却借着上厕所理由尿遁了。 看了这期节目,除了内心的愤慨也没有多想。必经现在这种事太多了。谁知节目播出两天后晚上,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境中,只见那位在电视上那位狠心的母亲,被一个高高的身影,在街上追得四处逃窜。最后被逼到一条巷子里,那道影子抽出一把尖刀猛刺向她的下身。 我惊醒了,满头大汗。梦里的一切犹如身临其境。甚至都能感受到刀刺入体内血往外喷射的声音。平静了片刻,告诉自己那只是一个梦而已。当天闲来无事,我把梦中所见全都画了下来。谁知晚上在市刑警大队任法医的哥哥回来。他无论工作多忙,回家都要陪我和妈妈聊聊。今天也不例外,我在房间里看那幅画发呆。他推门进来,看我在看画,他站到我身后,也往画上看。他只看了一眼惊呼道; 这不是昨晚我们办案现场吗?你怎么会把它画出了?   我笑了笑说;这只是我的一个梦而已。 哥哥摇摇头,一脸严肃的说; 不,这就是昨晚的案发现场。昨晚就是在你画的这个地方,发生了一起案子。现场和你画的一模一样。 我笑道该不是我干的吧?那我岂不成了梦中杀人的曹操了吗? 是啊,不可能啊? 哥哥满脸迷茫的看着我说; 那你么会把案发现场画得如此逼真呐? 哥哥突然指着电脑说; 你一定是在网上看到的消息通过想象画出来的吧?: 我摇摇头;没有啊,本地网没那么快,再说我对此类事情从关心. 哥哥更是不解地说; 那是怎么回事啊? 我笑着说;你该不是真的怀疑是我干的吧? 哥哥看着我满脸坏笑样子被我气的哭笑不得说道; 你都四十好几了。还没有正经。我们全队为了这个案子忙的饭都吃不上了。你还那这事开玩笑? 我见他真急了,连连说对不起,对不起。 哥哥怜爱的说;你呀,什么时候能长大啊?等着看今天电视新闻吧,肯定会有报道的。 晚饭后,一家人围坐在电视机旁,当地新闻果然有对此案的报道。一个女人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画外播音,播报道;昨晚我市发生一起案件,一位行路的女子,被一名持刀歹徒拦截。歹徒将其逼到一条街巷内,用刀割开这名女子的生殖器后,逃走。这名女子正是我台报道过的那位抛夫弃女。连女儿生病都不愿去看上一眼的那位母亲。目前警方已对此案立案调查。我台将对此案进行跟踪报道。 新闻看过之后,家人开始议论起来。母亲义愤地说;这是老天对这种女人的报应。 一旁的嫂子说;可是这样做有些过于残忍了。 听着家人的议论,我满腹狐疑;莫非自己真的有未卜先知的本事,还是有什么特异功能?不然怎么会做那样奇怪的梦那。 此后的几个月里类似的案件接二连三的发生。而奇怪的是,每当案件发生的当天晚上,我都会梦见案发现场。第二天晚上下班回家的哥哥一定会对我说;你的梦又灵验了。我也只能报以无奈的一笑了。 我把每一个梦境都画了下来。本是打发时间的无聊之举。不成想画被哥哥交到了市局领导的手里。对此案一愁莫展的市局领导,听了哥哥对我的介绍很重视。并提出要见见我这个特殊人物。我本不想的事,但在哥哥的劝说下,我只好去走一遭了。 内天早上,哥哥让我换上他平时都舍不得穿得一套西服,帮我穿上。并嘱咐我到; 到哪不用紧张。该说什么就说什么。见你的可能是我们队长和副队长。他们人都挺好的。 接我的车一直.开进市公安局大院。哥哥把我扶下车,放到轮椅上。推着我进了市局大楼。坐电梯到三楼,进了一间办公室。屋内坐着两男一女。都穿着制服。内两位中年男子年龄跟我相仿。身材魁梧目光炯炯。而那位女警官则是青春靓丽。齐耳的短发,匀称的身材,秀美的明某,高耸的鼻梁,薄厚适度嘴唇,和白嫩的肌肤,配上合体的警服。显得庄重中不失女性的柔美。不禁令人多看上两眼。 我和哥哥一进来,三个人同时站起来。哥哥给我一一介绍;这位是我们刘队长,这位是李副队长。这位那是我们市局的警花,方婷同志。 哥哥又向他们介绍道;这就是我弟弟星目。 三个人和我一一握手,握方婷时,不知怎么我感觉,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敌意 。 屋内的人落座后,话题便步入正轨。刘队长先清了清嗓音,客气的对我说;今天把你请来,是为了近些天发生的几个案子。听你哥说每当凶案发生当天,你都会梦见案发现场。并能将经过画下来。 说到此他摊开手,耸了耸肩说;说实话这样的事,以前只是在外国影视剧中,和科幻小说里看见过。在现实生活中很难令人置信。但我们听了王法医对你的介绍,又看了你的画,又让我们从你身上看到此案破获的希望。我们想听听你对此案的论断。因为你毕竟是本案的目击者吗? 他又转脸问那位李队长;你还有什么话说的吗? 李队长含笑对我说;有什么看法就说出来。老刘说话直,我们绝不是不相信你,否则也不会把你请来了。 显然李队长是看出我对刘队长的那番话有些不悦。本来吗;是他们请我来的,又对我质疑。这又是何苦那?哎,谁让人家是哥哥的领导了! 我整理了整理思绪开口道;我想知道受害者对凶手的描述是否和我相同? 二位队长几乎同一模式的点点头肯定的说;是的,基本相同。 我又问道;也就是说,从受害者那里没有找到凶手任何线索? 李队长叹了口气,无奈的说;哎,是啊,受害者都是女性,由于恐惧的心里,她们拒绝对当时的任何回忆。只是说凶手是一道高高的黑影。追上她们后举刀就刺。这件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关键是社会反映强烈。一连四五起。真难啊! 我看着他们为难的样子心里萌生了想做些什么的想法,不为别的,就算是为了哥哥吧。于是我把我的想法和盘托出。我扭动了一下身体,开始我的陈诉;我认为短时间内抓到凶手是很难的。当务之急是不要让他人再受到伤害。不知道你们发现没?凶手作案目标都是电视台上门调解未成的当事人。我个人意见是,你们通过渠道让电视台配合一下,暂时不要再制做类似的节目了。先控制住凶手作案目标。是他无从下手。不再有人受到伤害,社会舆论自然会平息。你们可以不再害怕在发生案件,专心破获此案。当然这只是我个人不成熟的意见。仅供参考。 我的话刚说完,一旁的那位女警官,方婷就站起来反驳我;刘队,李队,我可以说几句吗? 刘队长点点头;你说。 方婷看了我一眼,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说道;我不同意王先生的建议和看法我们按王先生的计划去做的话,可能不会再有人遭受伤害。那么凶手那?只怕也会消声灭迹了吧!我们又谈何让凶手归案那?那些受伤的女人们如果本分一些恐怕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案子了。以他们身体上遭受伤害来换取凶手的落网我认为值得的。在法律的意义上他们是受害者。但在道德理念上他们不应该受到唾弃吗?我个人认为这些人根本就不值得同情。 说到这她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他平静了一下。语气缓和下来,接着说;再说我们根本无权去干涉媒体去报道什么。如果我们照王先生的建议去和电视台交涉,事情恐怕会起到相反的作用你们说呢?她看着二位队长。 刘队长骤紧眉头说;和媒体打交道是最头疼的事,弄不好事情就会搞砸。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惊动他们。 我的建议被否决了,方婷以一种胜利者的眼神轻蔑的扫了我一眼。刘队长看了看表说;今天就到这吧,星目同志打扰了。不好意思。中午了,留下吃顿饭吧,我们这食堂的饭菜都还不错。你是王法医的家属就别客气了。 我见盛情难却,便点头。哥哥起身推起我的轮椅,我们四人向食堂走去。路上刘队长接了个电话,说有事和李队长出去了。留下方婷和哥哥陪我。并叮嘱方婷一定招待好我。 到了食堂找了张桌子,方婷笑着问我;喜欢吃什么?我去买。 我油腔滑调的说;随便了,反正从小到大还没吃过专正部门的饭呐今天尝尝什么味道。                            哥哥推了我一把;又没正形了。 他转脸对方婷说;他爱开玩笑,别理他。还是我去打饭吧,我知道他吃什么。对了你吃点啥?我一块带过来。你们俩聊聊。 方婷含笑说;哦,那有劳了给我来一碗米饭一碟泡菜。 哥哥打饭走开了,她在我对面坐下,和我搭讪着;我刚才情绪有些失控,言辞上有过激的地方请谅解!我是对事不对人的。 我笑笑点点头。见我对她没什么烦感。她又接着说;王法医经常提到你,说他有个作家弟弟 是啊!我自讽地说;成天在家里坐着,能不是坐家吗?                                              她丝毫没了刚见面时的敌意。满含敬佩的说;听说你都是自学的真了不起!             没什么!我淡淡地说;只是会耍耍笔杆的臭文人罢了。 哥哥打饭回来了,把三分饭放在我们各自的面前。方婷端过自己的米饭泡菜,又看了看不在我面前的米饭溜肥肠。皱着眉问道;你喜欢吃这个? 是啊!我反问;你不喜欢吗? 他反感的说;又脏又臭,有什么好吃的! 我夹起一块溜肥肠在她面前晃了晃。她下意识的身体向后闪了一下。我把那块肥肠放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调侃地说;臭文人吗!吃的东西也得是臭的。 她委屈得转脸对哥哥抱怨道;你看你这个好弟弟,说话总是阴阳怪气的。 哥哥笑着说;她就是这样的人,一天到晚没正形。别理他! 她点了点头。 一转眼这件事过去了十几天。一切好象灰度平静。没有人再受到类似的伤害。我也不再做那个怪梦了。 这天晚上,我正在电脑前翻阅着自己的博客。母亲和嫂子在厨房忙活着饭菜。侄女娜娜在自己的房间里温习功课。外间屋的门开了,我知道准时哥哥下班回来了。紧接着传来一阵说笑的声音。我没有在意,聚精会神的阅读一篇博文。直到哥哥推开我的房门,对我说;星目你看谁来看你了。我转过脸向门口望去。我惊奇的发现方婷站在门口。她易改上次见面时警服装束。一件紫红色衬衫,白色筒裙,肉色长筒丝袜,奶油色高跟皮凉鞋。显得妩媚动人。哥哥把她让进来说;你们俩谈,我去厨房帮忙。 哥哥出去后,她站在原地,环视着我的房间。最后目光落到我的身上。 怎么不欢迎我吗?她笑着问我。 哪敢呢!警花大驾光临。令寒舍蓬荜生辉啊。岂有不欢迎的道理! 她被我的话逗的嫣然一笑。接着又故作嗔怪地说;那还不请我坐下? 我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失礼。连忙说;我这屋子很乱别嫌弃,随便做吧! 他在我的床边坐下。我们俩陷入了沉默。两个人努力的寻找着话题。她的眼睛落到了我开着的电脑上。问道;天天上网吗? 我点头说;是的。她站起来到电脑前俯身看着;你的博客吗? 嗯。我应了一声。她开始熟练的抄作起电脑,翻阅着我的博文。并频频点头,表示赞许。看了一会,她回头客气的问;可以上一下我的QQ吗? 当然!你上吧。 她点开QQ,打上她的号码。我礼貌的转过脸,不去看她打密码。等我转回脸时,看见她把我的QQ号点了出来。回头问我;我可以加你吗? 我笑笑说;当然可以了,有美女加我求之不得啊! 她又问;你整天在线吗? 是啊!我答道;我可是个大网虫啊! 哦,是吗?他直起身,娇嗔的对我说;我可是个话痨到时候找你聊天,你可别不理我啊! 我又耍贫道;有美女找我聊天一定舍命相陪! 她哑然失笑。这时哥哥叫我们俩出去吃饭。我们一家人,加上她围坐在饭桌前。她挨着我坐。家人对她很热情。为她添饭布菜。只有我觉得浑身不自在,往常家里来女客人吃饭,都不坐在我身边。唯独他例外。这时小侄女娜娜夹了一块鸡翅递到她的碗里说;姐姐吃! 他连忙用碗接过来说;哎,谢谢!她又看看只顾闷头吃的我叹了口气。故意抻长了语调说;哎,连孩子都为我夹菜。可有的人呢?哎,,,,,,,! 家人都看着我笑。我故作如梦初醒的样子;说我呢?不就是夹菜吗!干吗绕那么大圈子啊真实的!我说着到盘子里夹一筷子溜肥肠。快速的放到她的碗里。她那好看的眉毛凝成了一个疙瘩。看看我。又看看碗里的肥肠,我坏笑着说;给你夹了你可得吃呕!她横了我一眼又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吃就吃我倒是要尝尝什么滋味!他把肥肠送入口中。用力嚼着。我看着她生气的样子。据续火上添油逗着她说;轻点,那不是我!嗨,味道怎么样?她细细的品味后,脸上没了那种难以下咽的表情。频频点着头说;嗯,不错不像我想象的那样。口感好。有嚼头,就像你这个人得去品。难怪你爱吃它! 哦,你还是把它当我给吃了?! 我们俩的对话惹得全家人都笑了起来。 此后方婷经常用手机QQ在网上和我聊天。在聊天的过程中,我了解到她所遭遇的不幸。她的母亲,在她七岁那年,抛下她和父亲跟别的男人私奔了。父亲因承受不了打击,导致精神分裂,疯掉了。她只好跟着年迈的爷爷奶奶生活。小方婷上学后学习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高中毕业后他放弃了考名牌大学的机会。而是考进了警校。她说;自己做警察的目的就是为维护社会道义,惩恶扬善。 了解了这些,我才懂得了为什么在初次见面谈到案情时,她的言辞和表现是那样激烈。 一年一度的高考到了,娜娜正好应届参考。哥哥嫂子工作很忙。只有让母亲陪同了。这下家里只剩下我了。我倒乐得清静。只是午饭没了着落。没办法,只好让哥哥在电脑桌上摆几个馒头,准备饿时充饥。临近中午,电脑上的QQ提示音响起。我用鼠标点开对话框。见是方婷用手机QQ发来的信息,写道;一个人在家怎么样?后面是一个笑脸表情。我回复;挺好的。她又问;午饭你吃什么啊?我在键盘上快速打道;随便吃一口就行了!那怎么可以!她着急的写道;等着我,我这就去给你买吃的!给你送去。 我想说;不用了。可是对着冷馒头,实在是难以下咽。 大约半个小时后,我家的门被他敲想了。我驱使着轮椅,缓慢的到了门前,开了门。她的穿着和上次来这时相同的便装。手里提着两个餐盒。我把自己的轮椅向后退了退。让她进来。方婷迈步进来,顺手把门带上。她把餐盒放到桌上。打开盒盖,递过一双筷子说;趁热吃吧!我端起餐盒,不去客套,吃了起来。方婷坐在我对面,双手托腮,就这样盯着我看。看得我有些难为情,我停住了筷子。问;干吗这样看我?我的吃相很难看吗?她愣了个神说;不是啊,我喜欢看男人吃饭的样子!这样会让我想起我爸!她的脸上浮现出几许幽怨。我急着把话题岔开问;你吃过了吗?她嗔怪地说;亏你还能想起问!我不好意思的笑笑说;不是没想起来吗!今天怎么没上班?她随口答道;今天我休息。她看了看饭盒问;怎么不吃了?我摸了摸肚子;吃饱了。她起身收拾着参合。我和她交谈着;你们内个案子有进展了吗?他反问到;有没有进展你还不知道吗?你没再做那个梦吗?我说;没有。她收拾完坐下说;可能是最近电视台为了当事人安全起见,不再制作此类节目了,凶手失去作案目标。这倒是和你的预计吻合了。方婷看到我流露出得意的表情又说;只是这样一来凶手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落网了!我轻松的说;这样至少不会再有人为了一个电视节目而受伤害了!那些女人吗?她不屑地说;我看让她们受些惩罚倒是件好事!让她们知道女人应守收的本分!我看着情绪亢奋的方婷。我可以想象,童年时家庭的变故对她得影响有多么铭心刻骨。沉了一会,她耐不住性,语气变得温婉的问;在你梦里见到的凶手是什么样子的;?我不无遗憾地说;梦境本身就是虚幻的..我只是记得她穿着一身黑色衣服..又高又瘦的背影.再别的什么都记不清了..她的眼睛在我身上打转;你有多高?嗯,,,,,,,一米七九。我略显迟疑的答道。他站起身,走到我的面前,拉起我的双手说;来,站起来,看看我到你哪。我有些不高兴地说;我要是能站起来,还坐轮椅干什么!方婷一脸娇柔握紧我的手,嘟起小嘴说;干吗生气啊?我又不是让你自己站起来,我扶着你。说着一用力,把我从轮椅上拉了起来。她的力气出乎我想象的大。由于惯性我比她高一头的躯体直向她身上压去。她顺势将我抱住,向后退了几步,背靠墙站定。她小心的把我的身子扭过来。让我背对着她。双手拦住我的腰,我的背紧紧的贴在她丰满的胸前。我感受着她的体温,呼吸着她身上女人特有的气息。我感觉全身像是通了电。耳旁转来方婷柔声的问话;第一次被女人抱?我摇摇头说;不是啊!哦,她是谁?我妈啊!讨厌!我笑着说;好了好了,把我放回去吧!我站不住了。她把下颏放在我的肩上。嘴对着我耳朵吹着气说;怎么,不喜欢我这么抱着你?我躲闪着说;不是,我真的站不住了!哼,老古板!她吃力的挪动到轮椅旁,把我放上去,坐好。 晚上家人陆续的回来了。对于她的到来,全家表示出极度的欢迎。她也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晚饭过后,六个人分成三对。嫂子和侄女进到房间里,准备明天的考试。方婷和母亲在厨房,一边摘菜一边说着体己话。哥哥为了,不让我在电脑前坐的时间过久,硬拉着我在厅里闲聊。由于天热,门都敞开着。不知方婷说了什么都的母亲开心的笑了起来。好事的哥哥向厨房二人问;你们说什么呢?那么开心?还没等母亲开口方婷抢着说;说什么不能告诉你们!对吧阿姨?撒娇的说完搂着母亲的脖子。哥哥更是急了;唉,,,,,,不对啊,你叫我妈什么?阿姨啊!方婷挑衅地答道。哥哥疑惑地说;以前不是这么叫的?方婷得意的慌着脑袋说;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将来吗?还不一定叫什么呢!母亲疼爱的抚摩着方婷的头发眼睛落到我的身上,幽怨的叹气道;只怕我们家没这个福气啊! 送走了方婷,哥哥把我拉进房间。我知道他想说什么。果然哥哥拍着我的肩头笑眯眯地说;行啊,我的好弟弟,真有你的!怪不得她最近总是提起你。说,什么时候搭上的?我推开她的手;说什么哪?哥哥撇了撇嘴说;还装,把警队的一枝花都弄到手了,这事传出去,不知道得羡慕死多少警队的小伙子们!我不置可否。见我不说话,哥哥语气变得沉稳的说;你要是真能成个家,那可是咱们家天大的喜事啊!有个人照顾你,不管是咱妈和我也都放心了!我苦笑道;我和她可能吗?先不说我身体上的缺陷。年龄上的差距,也是无法逾越的鸿沟。她和娜娜差不了几岁,我们在一起般配吗?更何况我的身体又是这样!哥哥哀叹了一声说;算了,当我什么也没说! 从那天开始,方婷隔三差五就来一趟。休息日更是整天泡在我家。帮母亲和嫂子干家务。更多的时间是呆在我的房间。我做什么,她也不打扰。渐渐的我的一些习惯性动作已经被她掌握。我需要什么的时候,她总会把我想找的递到我的手上。他的体贴让我无所适从。随着接触的时间延伸,方婷和我说话时越来越随便了。称呼也变得亲密起来。甚至称我为亲爱的,老公,等。我对这样的称呼不置可否。我知道,她之所以这样频繁的到我家来,是为了寻找缺失已久的那份家的温暖。至于她对我的挑逗,我只当是玩笑话。 这天晚上,方婷跟哥哥下班一起回到我家。先到我的房间,见我在电脑前埋头写博文。她来到我身后,把双手搭在我的肩上,俯身亲密的问;老公想我了吧?我被他闹得哭笑不得的说;小丫头片子,你老公不是我,他啊,还不一定在哪等你呐!她把轮椅转了过来,面对面的问道;你不要我啊?我有什么不好的?她正和我闹着,她衣袋里的手机嘀嘀的响了起来。她掏出手机沮丧地说;又没电了。在你的电脑上充充电,不会影响你吧?我笑着说;不会的,只要你只要你不怕泄漏个人隐私!她拿出数据线,一边把手机往电脑上连接。一边转过头,冲我做了个鬼脸说;老公和老婆之间,有什么隐私啊?把手机放好,往外走,嘴里还说着;走喽,帮婆婆干活去喽! 开饭了,但没有吃上几口,哥哥和方婷放在我房间的手机,几乎同时响起。哥哥接了电话对站起来准备到我房间里去拿电话的方婷说;你不用接了,是队里找我们,看来又出案子了。我们得马上去!方婷应了一声穿戴整齐。我提醒方婷;你的手机,,,,,,。没等我说完,她往外走着一边回头说;先放你这吧,我明天再来拿。两人匆匆走了。剩下我们四人吃完饭后,便各自忙自己的去了。 晚九点左右,我觉得有些累了。准备关掉电脑休息了。我拿起方婷的手机,想拆下数据线,电已经充得差不多了。我的手指无意中按到了手机的触摸屏上。一段视频跃然而出。我被这段视频惊呆了。视频拍摄的黑夜的街头一个女人躺在血泊中不断的呻吟着。拍摄的时间正好是第一起发案的时间。视频中的景象。和我的那个梦境惊人的相同。这意味着什么呢?我不敢再往下想!我将这段视频输入到电脑里。反复的看,最后确认这是在案发当场拍摄的。而不是警方记录案件拍摄的。我一切都明白了。这起连环案的真凶,竟是负责侦破此案的一名成员。一个漂亮大方的警花,是我还算熟悉的方婷!动机不言而喻。由于自身的原因,她对那些没有责任心的女人有刻骨的仇恨。然而作为唯一知情我,是该举报她?还是佯装不知,包庇纵容她?我该怎么办? 时间飞快的流逝着。已经深夜一点了,哥哥拖着疲倦的身体回来了。见我房里还亮着灯,便推门进来问道;怎么还没睡?我连忙把电脑上的视频关掉。在我还未对此事做出如何处理的决定前,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真像。我边关电脑,边含糊的回答;哦,这就睡。我随口问了一句;什么案子,忙到现在?哥哥无可奈何的说;一个人吊死在自己家里。初步认定是自杀。我要写验尸报告,所以现在才回来。那方婷也是才回去吗?我也不知道这句话是怎么问出口的。哥哥用手指着我说;唉唉,你不是对人家没意思吗?干吗又问人家啊?我轻松的答道;随便问问吗!哥哥笑着说;哦,是吗?不用担心了,人家早就回去了!哥哥照顾我躺下,关了灯,退了出去。这一夜我无法入眠。 我在煎熬中度过了十几个小时。好不容易到了晚上,方婷跟着哥哥下班回来。她尽到我的房里,把手里的警帽扣到我的头上。我望着她,突然觉得面前这个女孩,是这样的陌生。她被我看的慌了神。不知所措的问;干吗这么看我?哦,没什么。我心里想;先不要提及此事。让她再享受一回与我们共进晚餐的快乐吧!方婷看着我关切的问;昨天晚上没睡好吗?看你眼睛都是红的!我强挤出一丝笑容说;不要紧,我们去吃饭吧。 饭桌上,我一改往日对她的疏远。主动的为她夹菜。他奇怪的看着我,低声的问;今天这是怎么了?对我这么好?我没有回答只是说道;快吃吧! 饭后我回到房里。他帮母亲和嫂子收拾完碗筷,和平时一样来到我的房间。我示意让她把门关上。等他带上门,我郑重其事说道;我想问你个问题,你能对我说实话吗?她诚恳的点点头;你说吧。我沉思了片刻。我拿起她的手机,翻出那段视频,举到她的面前问;这是怎么回事?方婷显得异常的镇静、她轻松坐在我面前的凳子上说;到底还是让你发现了!你想怎么样?举报我吗?我反问道;你想要我怎么样?方婷如释重负的长出了一口气说;知道吗?能输在你的手上,我很欣慰!我不想让你为我而改变你的意志。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不会怪你!房间里一片寂静,只能听见我俩的心跳和呼吸声。就这样沉寂了半晌,我忍不住爆发了。我痛心疾首的对她吼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的情绪也变得激愤了起来;我憎恨那些对家庭,对子女不负责任的女人!她们既然不想负起自己应尽的责任。又何必组织家庭,又要生儿育女呢?就像那个曾经做过我母亲的女人!他们不该受到惩罚吗?你或许会说社会会唾弃她们,道德会谴责她们!这些有用吗?面对着人们的责骂,她们还不是过得逍遥快活的日子吗?然而那些自由失去母爱的孩子们的生活又是怎样的呢?只有受过这样伤害的人才会真正懂得!她哽咽着说不下去了。认识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她哭。心里有些不忍,我的语气变得柔和些下来说;你这是在惩罚别人吗?我看你是在惩罚你自己!现在不是行侠仗义的年代了。现在是法治社会。作为一个执法者,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呢!去投案吧。也许会减轻一些处罚。听完我的话,方婷擦了擦眼角的泪痕。扬起脸幽幽地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也想过自首。自首后,判上十几年,出来后我该怎么办啊?我从小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可自从踏入你家后,才让我感觉到有一个家是多么幸福啊!我是多么希望能成为这个家的一个成员!我点点头诚恳地说;我明白你的感受。如果你愿意,这个家的门不管什么时候都会为你敞开!她感激的说了声;谢谢!紧接着她又提出一个令我意想不到的问题。他略带羞涩的问;那等我出来后,你能娶我吗?我瞪大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她期待的看着我;怎么,你不喜欢我!哦不是。缓过神来的我,语重心长的对她说;方婷,你要知道,我们俩之间不论是从身体上,还是从年龄上,都存在着巨大差距!我们无法走到一起。她坚决地说;我既然有这种想法,就认真的考虑过。我不要求我爱的人有着强健的体魄。我更不在乎年龄的差距。我只希望两个人在一起不要整日吵来吵去。因为我父母的事对我的童年影响太大了。我不想和他们走同样的路!这也是我至今没有恋爱过的一个重要原因。她顿了顿接着说;高墙里的生活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只怕是等我出来早已变得人老珠黄了那是我们俩坐在一起,也许会有人说,我比你还老呢!哈哈,,,,,,。我思考了片刻果断的对她说;好吧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你还想和我在一起,那我就答应你!她迟疑着提出另一个要求;我没有恋爱过,我惧怕恋爱婚姻失败的痛苦。所以我不让任何试图追逐我的男人靠近我!因此我现在还是个处女。我知道我所犯的罪,够判几年的,我的bodog88博狗官网最美好的时光,将在监牢里度过了!我不想当一个三十几岁的老处女!今夜我想留下来,把我的初夜给你,可以吗?她一脸制成的看着我。我的心被触动了。轻轻的点了点头。她的脸上泛起了红晕。上前拥吻了我 几个月后方婷因故意伤害多人罪,被判有期徒刑十年。因正在孕期延后执行。
 
请点击更多的bodog88博狗官网的意义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bodog88博狗官网的意义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