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做到一点点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陈 荣 香 时间:2015-01-22 15:30 浏览:努力统计中... 青年文摘
一天的喧嚣顷刻安静下来,暮色已经移进室内。收拾起一天的疲倦,我想下班后去看父母。每次去,他们都要对我左看看右瞧瞧,讲的话总要重复来重复去。临别时,父母总是执意站在屋外的路口送我,直到我走远。父母花白的头发和矮小的身材却让我心生爱怜。
  
  我家姊妹六个,我最小。最小的我出落得可算美丽乖巧,懵懂少年时的我是否是我父母眼里的骄傲?我记得只有在我生病时,母亲才会抱抱我,这时我总是不想落下来。我还记得在外受到同伴的欺侮,永远也等不到父母帮我还击报复。
  
  慢慢地我已经长大,喜欢自己扛起一切,独自面对;有时甚至像疯狂的野草,就是要向外蔓延,就是要远行。
  
  我和许多青年学子一样,拥有那个黑色的七月。我一句话都不说,我是折了翅膀的鸟儿,失了群的雁,我又回到了父母的身边,回到原本那个我想逃离的家。我拼命地读书,一本又一本,想从书中寻求生存下去的最大支撑。是的,我那时真的是一无所有了,理想、希望、骄傲都没有了,不知道下一步往哪儿走。我尝试地寻找所有能就业的机会,依然无果。邻居姐姐神秘地对我说:“嫁人,只要嫁人就有人疼你,慢慢地就会有一切。”可是这位邻居姐姐在对我说过这话之后没有二十多天,就服毒身亡了。
  
  没有方向的日子里我不知道白天与黑夜的区别,我和父母共处一个房间,中间有一堵矮墙相隔。我困在家里一个月又一个月,默无声息,不能走出家门的心却每时每刻地算计着如何永远走出去永远不归。一天黑夜里我突然被一阵哽咽声惊醒,后来渐渐地发出了声音,再后来就是因长久压抑而发出不可遏制的痛哭声。父亲并没有劝慰母亲,而是相伴着一声紧跟一声无法化解的叹息。母亲的哭声一直持续到天明。我已经年老的父母是担心我不能面对现实,找准一条路生活下去。
  
  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见到母亲哭泣,之后的日子总会给人留下生存下去的机会。两年半后,我被选拔招聘到现在的单位。在那个时候,有一个我喜欢的工作,有一间办公室兼宿舍,是多么令我向往的事情。在进单位前,我无法知道母亲内心想什么,只是明白她脸上的愁容不见了。母亲为我精心准备了宿舍床上的所有物品,她坚持要一切都新办。我至今都记得被子是桔黄色的丝绸,没有人时我把脸贴在那新被面上,无声的泪水涮涮地流,那桔黄色的光亮一点点慢慢地把我以后的世界照亮。
  
  我自然是好好工作、好好学习、好好做人,一有机会就给自己充电,差什么学什么。我结婚成家为人妻为人母,平凡安宁的日子让我感受到家的温暖、感受子女父母之间的真实感情。我感激父母把我带到这个世上,体会到父母培育六个子女的不易,特别是在他们年迈时还努力供我求学。父母是永远爱我们的,每一个孩子,父母都是一样用尽全力。
  
  我一直在这个很小的单位上班,做着很普通的工作,也一直没有值得骄傲的成绩,更不能给予父母什么。可是父母对我所能做到的一切都非常满足。他们不为自己,也不想我出人头地,只要看到我能做好一个平平淡淡的普通人。
请点击更多的青年文摘欣赏
上一篇:羊寨的桃花 下一篇:麦收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青年文摘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