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重负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0-21 17:3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情感bodog88博狗官网
  ■徐  琳
  
  跟爱人相恋的那年,我的公公已去世两年。但我总觉得,他的灵魂在天上一直注视着我。
  
  第一次跟随爱人去他的家,是那年的秋天。
  
  跨进那所老屋,看到悬挂在正面墙上的那张照片,一个慈祥的老人,未曾谋面的公公。其实他应该是年轻的,过世的时候年仅五十一岁。但他有很浓的胡须,就显得老了许多。
  
  然后,我走着或坐在那间屋子里,我总觉得他的目光在注视着我。柔和的、无声的目光里,有着欲语还休的慈爱。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跟婆婆一床。那时,我常常因为膝关节酸疼,彻夜辗转反侧,痛苦不堪。但那夜,我不敢吭声,也不敢不停地翻身,怕吵着她。我想,如果我是和母亲在一起,也许我就会娇惯自己。潜意识里,觉得婆婆是外人吧?但婆婆终究是敏感的,许是我压抑的轻哼还是吵着她了。她用她粗糙的手抚摸着我的腿,后来她就把我的腿捂在她的怀里。我在黑暗里,睡意渐失,却泪滴软枕。
  
  再后来,我们慢慢熟悉。更多的是熟悉我不曾谋面的公公。爱人说:小时候顽皮,被父亲训斥,罚跪,挨打。公公留给爱人的记忆都是严厉,记忆里的叙述都是爱,感激,怀念。但公公在我仍是我第一次的感觉,他慈爱。那慈爱就像是我背后的一双眼睛,默默注视。
  
  他应该是希望我们平凡,快乐,健康,和睦。婆婆说:公公最惦记的就是你们都能成家立业,平平安安。我也明白,这是所有朴素的人最朴素的理想。爱人也不止一次说:父亲病重不能言语的时候,听到他的呼唤,就不断地流泪。父亲的眼泪是他留给爱人无言的嘱托。因为他是这个家庭里唯一一个在外工作的人,哥哥姐姐不用他操心。但对于弟弟妹妹的照顾,他责无旁贷,而他更要成为他们的榜样。
  
  听爱人说那些话的时候,我常常不言语。其实,一个身上背负了责任的男人,在我的眼里和心里就比他那个人更重了。很多时候,我希望自己是可以替他分担一些的,因为父亲的早逝,加在他心头的压力或者悲伤。
  
  这一次,因为市区公墓迁址,公公的坟要迁。对于不得已破坏了他老人家多年的安宁,心里就揣了隐隐的担忧。
  
  按习俗,其实我很少去公公的坟前。但这次在得知迁坟的消息后,我就一直不舒服。就像以前每次回家,就会昏昏沉沉的。婆婆就会说:他想你们了,看你一眼,也许你就会不舒服。冥冥中,我就信了,我是他疼爱的人。他在天上看我。
  
  请假跟爱人一起回去。其实这么多年了,家人安好,弟弟妹妹都已成家。因此,大家也没有明显的悲伤。但落棺的时候,婆婆也来了。她哭,听到她哭诉里让公公安宁的话。我站在一棵竹子的后面,泪水就悄悄滴落。祭拜的时候,我重重的磕了三个头。然后,我就觉得多日来的沉重一下子轻松了。无关宿命,关乎心境吧?
  
  总觉得自己可能做得不够好,让公公惦记了。而这次因为迁坟,特来看他,可以在他的坟前磕一个头,让他也舒心吧?天堂里,他是不是微笑过?处理完事务,看着这一天因为忙碌,婆婆略显疲倦的面容里带着的一点平静,我也平静。叫了出租车回家,在车上就枕着爱人的肩膀睡着了。是放下很多事情的安静熟睡。
  
  梦里,是那些恍惚的岁月。婆婆粗糙的手抚摸我腿的轻柔和温暖;是我两次进出手术室,看见他们眼神里的焦灼;是我躺在病床上,惦记因为晕车,只能走路,但要为我做可口饭菜的婆婆,她过马路知不知道小心?还有那些春天的日子,我们一回家,婆婆就上山打竹笋,蕨菜;冬天的晚上,一家人坐火桶里,一会儿就会闻到芋头烤熟的香气,因为我这个水乡长大的人喜欢吃芋头,婆婆就总记得埋一个芋头在火里……
  
  其实,一切都不是梦,是清晰的记忆,帷幕一般在心底展开。
  
  爱着,也被爱,灵魂就加重了负担,但是在轻飘飘里却有了重心。无论走多远,不曾偏离,记得回家。
请点击更多的情感bodog88博狗官网欣赏
上一篇:醉酒的幸福 下一篇:最易生情处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情感bodog88博狗官网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