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梦想记得回来的路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3-10-05 13:53 浏览:努力统计中... bodog88博狗官网欣赏
作者:杨清媛   我一直都记得。   那时我们都说要去很远的地方。   而我们在那段被称之为“时过境迁”的时光里,又留下些什么来丈量年轻的宽度呢?   是梦想。   总有一天,它要以翠绿的形式回归地面。   当时,还未明白苍白的现实究竟以怎样的姿态掌控着生命的脉搏,于是用愈加直白的方式抬头仰望这个世界,素面朝天。   小时候,当被老师问及“长大后想当什么”一类因重复多次而略显俗套的问题时,还是会很认真地思考一番,然后歪歪扭扭地在纸片上写下诸如“歌星”“科学家”“企业家”等等正统而光芒万丈的名词。显然,完全忘了考虑是否具有实践性。然后得意洋洋地伸头去看邻座伙伴写的是什么,互相比较一番。在略微懊恼自己写得不如别人称心后,便大大咧咧地扯开了话题。所谓理想,便是不了了之。以至于一星期后再回忆那天纸片上所写的文字时,脑海里唯一的印象便是一大片荒芜的墨渍。   呐,自然不懂得落笔的重量,这一笔荡开,仿佛未来都在触手可及的地方静静地等待绽放。墨香不退,星芒不散。   其实,很久以后的今天,除了喟叹年少时候太骄纵,更多地,还是怀念那些用浪漫的情怀来接纳未来的我们。   深深地缅怀。   杜牧曾赋一首《叹花》给一位爱而未得的女子:“自恨寻芳到已迟,往年曾见未开时。如今风摆花狼藉,绿叶成阴子满枝。”   当韶华挥霍殆尽,转而寻觅当年巧笑嫣然的你,却自知已是迟了。曾经初见你的时候,你还没有长大,美好得像枝头的花儿。如今再回首,你已是晚风里飘摇的残花。绿叶成了荫,果实满了枝。可惜都不是关于我的。   对于我们,可否将这女子看作我们的梦想。曾经,她在年轻的光阴里肆意地灿烂,而我们却不懂得珍惜,当多年后懊悔地回忆起来,这梦想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令人欣喜的是,早年也有立志当一位诗人的目标,并持续了一段较长的岁月。钟爱于长长短短的诗句,钟爱于诗里更富有张力的文字。   会攒下一星期的零花钱,在别人舔冰激凌的时候,我会加快脚步地离开,偷偷地咽下口水。只为了去买一本精致的本子。然后一笔一画地写下自己的诗。满心欢喜。   还记得本子的封面很好看,背景是一大片安静的熏衣草,一个穿着百褶裙的女孩被硕大的热气球拉得飘了起来,笑靥如花。   像极了某个姑娘。   原以为梦想可以预见,在漫长而蜿蜒的尽头等我。   再也没有荆棘。   可惜成长注定是缓慢而残酷的。曾经那个关于诗人的、小小的梦,在繁重的学业前是那么卑微。梦想成了“志愿”、成了“大学”、成了“分数”。我们都不可免俗地追逐着这些,在年复一年的日子里,忘记了如何去波澜壮阔。   一些人,一些事,一些情怀,一些梦想,失了颜色,失了重量。   我听见有寂寞静静地滴落下来。   偶尔会在安静的晚自修上淡淡地出神,桌上摊开的数学题典让人禁不住皱眉,如果有人抬头,一定会看见我脸上惆怅的情绪吧。可是直到如今,依然没有人发现过。   至于那本诗集,如今正躺在我的床柜里,许久没有翻动过了。一些很美丽,很美丽的句子还是一如既往地美丽。   席慕容有句诗是这样的:“在黑暗的河流上被你遗落了的一切,终于只能成为星空下被人静静传诵着的,你的昔日我的昨夜。”   梦想就像我所珍爱的人。是啊,你的昔日我的昨夜。   梦想是一生的信仰,它会停歇,它会转弯,它会悄悄沉默下来,可它一直都在。   也许我们因为种种,将它遗忘在泛黄的过去。别担心,它会记得回来的路。   我们已经长大,所以,一定要找回它,免它惊,免它扰,免它四下流离。   为了梦想,一定要风雨兼程。记住。
 
请点击更多的bodog88博狗官网欣赏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bodog88博狗官网欣赏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