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二胡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姜继森 时间:2013-11-16 00:11 浏览:努力统计中... 好文章
凄风苦雨,秋树红叶,南雁不再来,只有矮矮的低空飘起一股夹着正燃烧的细碎纸钱的轻烟,从河水软绵绵的流淌声里升起、消散。   一位朋友起身将灯关了,整个世界似乎只有一把二胡,江水边烧纸钱的妇人让一屋子的人坐得更加端正。   这是一把才遇上的二胡,是一位才来凤山工作不久的同事的,二胡声音较为沙哑,恰如妇人的哀哭。然而,操二胡的心情却是再熟悉不过,二胡声中,一缕缕回忆的春风将我环抱,心灵倍感舒适、温馨。   十年前的秋末,在一路秋风秋雨的陪伴下来到从未到过的凤山,浓浓的愁雾将眼前笼罩得惨淡不已。晚上将带来的被褥铺好后,打开琴盒看看,二胡笛子都安静着,心情倒也宁静了不少。抽笛子来吹了一气,心里豁然开朗,再扶着二胡拉起来,心灵就在二胡的琴声里慢慢长出根来,伸进了这片刚才还陌生的土地。   夜幕降临,工作一天回来的我走进自己休息的小屋,听听不远处传来的广播,看着晚霞慢慢散去,洗一帕脸,把一天的疲劳洗下,就着教材拉起二胡,一个弓法,一个指法,一段练习曲都能够激起我深厚的兴趣。不知不觉中天已尽黑,窗外百余青蛙听得兴起,纷纷“鸣鼓”相和,整个宇宙一片清新,天人合一,弹琴的手指也更加和软自如。   后来到煤炭验票点上班,连续工作三天三夜再休息三天三夜,下班后就都往家里去了,上班时就是拦车验票吹牛喝酒。好几回想不喝了吧,同事们喝时我就睡觉,说我睡起来换你们班。大家也都说行。睡了上半夜,下半夜我该正二八经的值班了,几个同事却说现在睡觉一点趣都没有,实在没有趣!小姜你陪我们喝点,我们喝了这么久了你不来不好玩嘛,我们不也陪你值班吗?于是酒局继续。值了三天下来,休息的三天就全都只想睡觉了。有一天回到凤山宿舍里,二胡的弦已经生锈,拉二胡的手指也似乎全生锈了,琴声让自己尽感觉牙酸。后来我将二胡带上了验票点,同事喝酒我坐在门口拉着二胡负责拦车,同事喝好睡觉了我值班,同事起来了我再赶快睡觉,喝酒的不劝拉二胡的,拉二胡的也不吵睡觉的,大家各得其趣。拦了一段时间的车,二胡考级跳着过了好几级。   下了验票点,搬进了位于政府门口的林业站新办公楼里,工作条件好多了,特别是那间大办公室,回音特别好,拉着二胡时感觉自己就坐在音箱里,乐音留连环绕,久久不绝。老何几位进来了,一听拉的老歌曲就高声相和,其他同事也来,有唱的有笑的还有开玩笑的。其中一位跑到街上提来一瓶好酒说:“老何唱得好要喝一杯!”老何也哈哈笑着接酒吞下,酒下肚声音上来,使二胡声音也更大了,大家都放声高歌。再接酒时手机响了,老何接了一问,那边说你怎么一直不接电话?少喝点嘛!又醉了?老何眉头一皱,没有醉嘛?没有醉你高声大气的唱什么?世人都听到你唱了。我们开演唱会,政府好多干部都在这里唱呢。手机挂了,大家不由得大笑,“演唱会”迎来再一个高潮。   “演唱会”结束了。几年间,我忙碌着辗转了几个单位,全都没有听到蛙鼓也没有遇到过老何一般的人,具体的说是没有遇上拉二胡的闲心。   “兔子圆山跑,转来归老窝”。然而,当我又回到凤山工作时,那份带二胡的心情已经丢失了。   不想却在这里遇上一位如我当年来到时一样带着二胡的青年,他也如我那时一样才开始学琴,固执着,探索着,下班回来就“玩玩”。和他一样参加工作不久眼睛中满是热情和斗志的还有好几位。   “老姜整起!”他们把二胡递了过来。看一看外面,夜是那样的静谧,试了一下音,我为我们拉起了良宵,共同分享这天地给予的恩赐。“老姜再来一个!”在他们的热情面前,一曲《江河水》由指尖淌出,似晶莹剔透的露,洒满整个星夜。 请点击更多的好文章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好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