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时光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3-11-14 16:31 浏览:努力统计中... 好文章
我换了一身妻子买的T恤衫穿上,去参加老同学的聚会。电话已经来催好几遍了,我匆匆地下楼,坐进了同学怡的车子里。她不停地唠叨:怎么这么木的,害我等。我一连串地说着对不起。她知道我是“妻管严”。   一路上,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边和怡聊着家长里短,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老同学。为人妻、为人母这么些年了,身材依然保持很好,穿在身上那件褐底白格的连衣裙,大方而得体。惟一的变化就是眼角多了几条淡淡的鱼尾纹,不是这么近,也发现不了。看得出她平时是注重保养的。我一直喜欢她的性格,直来直去,没有女孩子家的忸怩作态,属于豪爽型的,我们几个男同学总是爱找她一起玩耍。我和她似乎还有点缘份,小学、中学,后来参加工作,几乎都在一起。当然,还有锡。他比我会说。读技校那会,他和怡来我家玩,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我看着,嘴上不说,心里其实挺羡慕的。总以为他们有了那层关系,走到一起是很自然的事了。可多年之后,我们都各自有了自己所爱的人,结婚生子,养家糊口,这才觉得自己当初实在是幼稚的,想来哑然失笑。   车到了目的地,怡去停车了,我在门口等她。这时芳也到了。这几年未见,她洋气不少。脸泛着红光,神采奕奕。她早些年在宁波聋哑学校教书。在济南干部管理学院进修舞蹈的时候,我曾去那里看她。一见面,她穿着拖鞋的身子差点摔倒,我赶紧去扶,笑着走到她的寝室去。这个场景,一转眼,已经有十多年了。记得当年有个高个子的记者一直对她紧追不舍,后来成了她的丈夫。现在他们的孩子也要上小学了。我们曾鸿雁往来好多年,这些书信中的故事,我至今都能一一叙述,并且全部将它们好好地珍藏着,这是友谊,也是少年无邪的岁月见证。虽然我们已经很少来往了,但那炽热的情怀是怎么也不会褪去的。   几个同学陆续到了,菜也上桌了,我们便开了啤酒、饮料,倒入各自的杯中。旭鸣说我变化挺大,上学那会根本就是个学习倒挂户,而今却对写作这么感兴趣,还进了市作协呢。同学几个也不约而同地附和着。我有点受宠若惊,其实这有啥呢,会写几个字而已。可他们不这样想,他们觉得有个作家同学很光彩,就这么简单。其实他们也是很看重以往情谊的。锡开着玩笑,说当年谁谁关系好,暗恋之类的,这会可以叙旧情了。说得手舞足蹈,煞有其事。我们都相互笑着,心里清楚,假使有,也已是往事,往事何必再提,就让它淡淡地随风而去吧。   喝酒到了尾声时,有人提议去唱歌,于是就去了。定了一间包厢,霓虹灯不停地闪烁,显得很暧昧。我们挑选着各自会唱的歌,都是些老歌了,我们也到了怀旧的年龄。熟悉的旋律响起,我们都沉浸在以往的回忆之中。我知道,当曲终时,我们又将回到现在,回到各自该回的地方。那逝去的时光,再也回不来了。 请点击更多的好文章欣赏
上一篇:笔记和日记 下一篇:人面桃花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好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