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港仔的“惧内”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何 诚 斌 时间:2015-08-25 20:01 浏览:努力统计中... 好文章
与港仔的接触只有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我相信他的诉说是真实的,如果不是真实的,在某种意义上说明他对内地的不良印象已使他变态。不要从道德上怀疑人家,首先得检查自己的道德是否存在问题。所以,与他分手之后,我就在担心他在寻亲的过程中会不会出现如他所说的麻烦。
  
  二十五年前,他母亲离开大陆内地一个乡村,去了南方,然后嫁给了一位港商。到了香港后,他母亲从没有回过家乡,也没有与家乡联系过。今年,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他母亲因车祸撞成重伤,生命垂危,正在香港一家医院治疗。母亲以前没有怎么说过自己的身世,或者只是对自己的家乡进行过轻描淡写,似乎故意遗忘一个令她伤痛的地方。出车祸后,她念起了家乡,告诉儿子,她的老家在安徽TC,她的父亲叫什么名字,她的哥哥叫什么名字,她想见见他们,说完这些就昏迷了……
  
  于是,一个港仔为了母亲的宿愿,开始了寻亲之旅。朋友告诉他,靠他一个人去寻亲,没有多大希望,应该通过香港的服务机构出面与国内地方政府联系,促成尽快寻找到内地的亲人,但他认为自己直接到母亲的家乡,速度会更快些。他坐飞机抵达安徽邻省的一个城市,然后打的去另一个城市,在那里坐火车到TC。他对内地很不熟悉,城际之间的距离一点也不清楚,那出租车司机,要他付五千块钱。他以为是港币。对方说,是人民币。他付了钱。车子开了一会儿,司机说没有了油,需要加油,将车停下,要他下车,他去加油站加油。他下了车,在路旁等车。只见车子开到加油站旁,却并没有开进去,而是突然加大马力,一溜烟开跑了。五千元一眨眼就被人宰去了。他立即去当地派出所报案。“他们只花了半个小时就结了案,找不到那个司机,他们还让我交了四百六十元的办案费用。”他说,忿忿然。
  
  因这事的耽搁,他没有赶上当日去安徽TC的火车,只得在出事的那地方住下了,在旅馆,他与人聊起自己的遭遇,竟没有人感到惊讶,都说很正常。当他说起此行的目的,闻者都表示很困难,“他们都说需要花很多钱才会做成这件事,要么就会拖很久,一直拖下去。现在我非常害怕,害怕你们内地。”他对我直言不讳。我理解他“惧内”的心理,遭遇到抢劫诈骗的司机,不安全感占据了他,又听到一些人对地方机关办事作风的负面说法,自然惶恐不安。我说:“你母亲离开二十多年,时间并不是很长,且又说出了她父亲和哥哥的名字,寻找起来应该不是很难,你找民政局、公安局。”
  
  “他们会给我办吗?”他说。我说:“这是小事,不是非常难的事,应该没问题。你还可以通过媒体,让记者出面替你找。不过,先不要找媒体。”听了我的话,他好像有了信心,高兴地连连说“谢谢”。他说:“你是第一个对我说这是小事的人。”我便强调了一下,一些人对政府的说法存在偏见,不是所有公务员和干部都是官僚,都爱揩油敲诈。如果他们真的拖延不办,或者提出需要缴纳过多的办公费用,你就去找《TC报》的记者。不知为什么,我非常相信当地政府会十分积极地去为一个香港同胞寻找到他的亲人,也不知什么理由,我对记者的良知特别地相信。我差不多给自己的说辞快速安上了双保险,前者实在不行,还有后者在维护着内地人的素质形象。
  
  “TC是个多大的城市?”他问我。我告诉他是个县级市。他突然担忧起来,“如果政府不给我办,媒体能办吗?难道媒体也掌握行政力?”这句话让我心里一震。是啊,假如政府不是不办,而是慢慢地办,让不作为变成“无为而为”,他只得去找记者,作为政府机关报,隶属宣传部主管,记者编辑敢于批评政府吗?他们或许很热情,并同意登载一条寻亲启事,可那又需要多少时日才能找到他的亲人?
  
  “如果实在找不到亲人,我就回香港,通过港人服务社团寻亲……如果他们设置麻烦,我就……”他说了一通粤语,我没有听清楚。这时火车靠站了,他急忙拿起行李,对我一笑,问道:“先生,您贵姓?“我告诉他我姓何。他说了声”谢谢何先生”,然后穿过铺着红地毯的过道,消失在车厢的连接处。两分钟后,车子启动,离开了TC。
  
  我不知道他寻亲顺利不顺利,找到了亲人没有?真的希望他的“惧内”心理,在母亲家乡的那块土地上消除,得到最人道的心灵的抚慰。
请点击更多的好文章欣赏
上一篇:孤寂的车展 下一篇:西门豹手段的运用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好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