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向日葵一样活着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5-05-02 20:06 浏览:努力统计中... 好文章
长大以后,我开始相信每个人的天空都有灰色的时候。
  
  我想起很多年前,我感觉特别灰暗的时候,那时候我总是期待,会有某个人某件事或者某个遭遇,它就像从层层乌云里穿透出来的一道阳光,然后所有乌云哗啦啦地全部散开。
  
  那时候我不知道那道光什么时候来,也不知道会不会来,但是却像向日葵一样,翘首以盼。
  
  那时候我觉得,人,必须要像向日葵一样活着。在黑夜里等待,在狂风暴雨里等待,就算只出现了一点点阳光,也想努力朝着那些光生长。
  
  六岁那年,家里突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只是那时候小,看着只剩下一张床垫的房间,我竟然觉得很新鲜。
  
  后来搬到了一间老旧的房子,我当时也没有特别大的心理落差。那年生日,妈妈给我买了一块6块钱的小蛋糕和一瓶汽水。那时候妈妈眼里带着内疚,我却突然懂得了很多。我不再问妈妈为什么现在住这里,不再问妈妈要礼物,也不再那么娇气。
  
  那天,我手里拿着汽水,一家人在外面散步,我记得那天我盯着路边的麦当劳,在那个很多人不知道麦当劳是什么的时候,我却已经熟知里面卖些什么了。我问姐姐,我可以跟妈妈说我想吃麦当劳吗?姐姐摇摇头。
  
  我和妈妈一起去菜市场抬了一袋面粉回来,妈妈说,以前都坐小汽车,现在累坏了吧。我说我不累,要是妈妈累了,以后我就再给你买小汽车。妈妈很开心地笑了。姐姐告诉我,面粉比米便宜很多,耐吃很多,所以以后你要懂事,不能耍脾气。我点点头。
  
  那年我很孤单,每天陪伴我的是一个小篮球和一个钉在门后面的小篮筐。我觉得那年我没去上学,是因为没钱。妈妈每天教我背诵很多唐诗,教我写字,给我讲童话故事。妈妈会耐心地给我解释,为什么这个大诗人这么出名,这首诗讲了些什么。
  
  后来父母为了生计,只能低价收购很多半成品衣服,然后通宵给这些衣服钉纽扣。那时候我躺在床上,从门缝里看着爸爸妈妈蹲在地上,像机器人一样重复工作着。第二天醒来,从门缝里仍然看到他们在重复着这一个动作。某天早上,不知道为什么我悲从中来,我站在门缝偷偷看了很久,突然大哭起来,问爸爸妈妈为什么都不睡觉的。妈妈抱着我一直安慰我,说他们只是起得早。
  
  后来家里又有了车,不过是自行车。上海冬天的时候特别冷,妈妈载着我去少年宫学英语,然后妈妈又在教室门口一直等着我学完。有一天回去的路上,我看到妈妈红肿的双手,然后我一直留心看着路边。等我看到一个地摊,是卖手套的,我叫妈妈停车,然后拉着妈妈,叫她买一双手套。我记得那个手套要18块钱,弄得很像真皮。
  
  妈妈她不舍得,妈妈说冬天就快过去了,还买它干吗。小时候我脸皮挺薄的,但是那天我鼓起勇气跟阿姨说,阿姨你便宜点吧,我妈妈要骑车,手都红了。我感觉我说着说着就要哭了。阿姨估计被我感动了,她9块钱就肯卖了。那天回去我看着妈妈戴着手套,觉得很开心。
  
  那几年,父母的天空一片灰色,但是爸爸没有像身边一些人的爸爸,从此一蹶不振,借酒消愁。爸爸从前爱喝酒,那几年却变得滴酒不沾。而妈妈也一直陪着爸爸,陪着我们。
  
  记得有一年过年,回到老家,在老房子里,姑姑带我看了以前爸爸住的房间。我翻看着桌上满是灰尘的纸张,有爸爸年轻的时候和别人写的信,爸爸的字体很特别,一眼就能看出来,有随手涂鸦画的画,终于知道为什么从小到大我只会画鸟,因为那张满是涂鸦的纸上,全是鸟。最后翻到一本笔记本,记了一些公式,一些诗句,翻到封面,上面写着一句话:走尽天下路,看遍天下景。
  
  于是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多年来爸爸带着我到处漂泊,以至于读一个小学就换了三个城市。看这些时,感觉很微妙,因为爸爸那时候还不是爸爸,而我那时候还在不见天日地“游泳”;你只是在看着一个不同年代的同龄人,但那个人,日后竟然是你爸爸。
  
  爸爸和我都有个特点,就是话多,基本上他是个风趣幽默的男人,这点上我受了一点遗传。所以我们父子在的地方,别人一般都不想插嘴,因为他们想听我们天南海北地谈天说地。
  
  儿时的我,充满侠义情怀,特别想加入丐帮,每天不拿根棍或者竹竿之类的在手上就全身不舒服,没有勇气开始一天的生活。后来我妈受不了了,说瞎子才像你这样,每天拿根棍子。爹听了,从杂物房里找了几块木板出来,给我弄了把木剑。当时我很高兴,觉得爸爸很牛。
  
  据说我小时候是各方面都有天赋,小学的时候所有科目的老师都要求我进他的兴趣小组。
  
  后来我都没参加,因为我求爸爸送我去学武术。当多年后有一天我想起这件事,我问爸爸,当初我学武术怎么学着学着就没了下文。
  
  爸爸说去了两节课,回家你发现你没像乔峰一样飞起来,就不肯去了。
  
  尽管如此,由于小时候参加什么什么得奖,爸爸对我期望极大,以至于他下定决心对我严加管教,甚至严格到我们班主任亲自找他谈话,给他讲“揠苗助长”的故事。
  
  但是随着时间流逝,我逐渐长大,爸爸作为一个父亲的威严渐渐在我固执的心里失去了效果。我属于吃软不吃硬并且在沉默中爆发的类型。我默默地做一切与我爹的期望完全相反的事情。
  
  并且由于三番两次地突然就离开熟悉的城市,去另一个陌生的地方,从来没有人问过我愿意不愿意,接受不接受,我内心渐渐地变得很难让人走近。于是一个闷骚的男孩和一个闷骚的男人就这样越来越远。
  
  父子间不由得出现了一层隔阂,于是只剩下争吵,冷漠,互不理睬。甚至有一年父子间说的话没有超过五句。
  
  最后初中毕业那年,父母决定让我离开家里,自己去海口上学,我带着对爸爸的厌恶走了,忍受着举目无亲和巨大的孤独,面对大海,反而让我觉得更加孤单。
  
  高一那年中秋,坐在宿舍看着同学们一个一个收拾东西在父母的陪伴下回家过节,那天夜里我一个人坐在草坪,忍不住地开始想念我爹娘。明显离得远了,往往能拉回心的距离。
  
  我想起了一些爸爸曾经对我说过的话,想起了曾经和爸爸一起打打闹闹度过的日子,想起了爸爸不厌其烦地跟那时仅仅觉得因为我站着撒尿所以我是男人的我谈论怎么样才是一个男人。那时爸爸总对我说,有一天你会懂。
  
  渐渐地,厌恶、鄙视变成了想念、后悔,和对爸爸的理解。后来我给爸爸写了一封信,爸爸不久之后给我回了,看着信,我觉得多年来的心结打开了,我知道有些话,我们互相说不出口。然后有一天,一个陌生的女人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她是我姑姑,我隐约记得爸爸有这样一个妹妹,爸爸叫她来看我。姑姑对我很好,几乎无微不至,让我不再觉得举目无亲。姑姑告诉我,她一直知道我在这儿,爸爸不可能真的让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外面。
  
  当时我沉默不语,可能这就是闷骚的父爱。
  
  爸爸很不显老,以至于我一直觉得爸爸没老过。只是那天,我看到爸爸在厂里和员工聊天,笑的时候,眼角的皱纹一层一层地叠起,就像一夜之间起来的。那时我仔细看着爸爸,发现那个谈笑风生外表永远比实际年龄年轻十岁的男人真的老了,眼睛失去了一直在我印象里的神采。
  
  回想起三年前,爸爸在我面前,跟我说,打算离开重庆,回到广东。那时我虽然已经一年没有回重庆了,但是依然觉得那是熟悉和热爱的地方,只要家在那里就行。我摇着头说这次绝对不回。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强硬,对于又要离开一个地方。
  
  过了一阵爸爸说,我们这代人最讲究落叶归根,人过半百了,老了,总要落叶归根的,始终还是要回到自己的地方的。那时爸爸看着我,我在爸爸的眼睛里竟然看到了一丝哀求。我想起姐姐跟我说的,爸爸是个喜欢到处跑的人,但是他从来没有让一家人分开过。我心里突然就酸酸的,原来一晃已经那么多年过去,你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只是一个累了想回家又怕儿子不愿意的爸爸。
  
  你总是在心底默默地期待着,等着有一天儿子回过头来发现你的爱,和你心意想通,和你相互理解,等着“有一天你会懂”。
  
  只是我懂了,你却老了。
  
  很久很久以后,我突然想起来小的时候,有一天爸爸把我抱到树上,然后他在下面看着我,他说你自己能跳下来吗。我看了一下,觉得挺高,就摇头。然后爸爸说,那为什么你肯让我抱上去。我没答出来。
  
  爸爸说,因为你知道我是你爸爸,所以一定不会让你摔着,也一定会抱你下来。
  
  我突然觉得很有道理,点了点头。
  
  然后爸爸说,爸爸妈妈就是在什么时候都会照顾你们,看着你们,不会让你们摔着的人,知道吗?
  
  我使劲点头,因为我知道,也很相信这一点。
  
  后来生活渐渐好了起来。我和姐姐也渐渐长大,只是那几年在我记忆里,却依然清晰。那时候一家人反倒很开心。
  
  回想起来,他们就像向日葵一样活着,无论黑夜多长,无论乌云多浓密,他们总相信有一道光会穿透天空,他们始终相信阳光会洒满一地。
  
  我想起小时候上美术课,老师问,花是什么颜色?我们大声回答:红色!
  
  草是什么颜色?我们回答:绿色!
  
  那么天空是什么颜色?我们再一次大声回答:蓝色!
  
  所以无论曾经,此时,又或者将来,我始终坚信小时候脱口而出的东西,都是对的。
  
  蓝天就一定有太阳,像向日葵一样去生活,等着阳光洒满一地。

  文|里则林
请点击更多的好文章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好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