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牧的酒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朱 卫 国 时间:2015-02-24 12:21 浏览:努力统计中... 好文章
前天,我看见有人说,酒是时间的舞者,这比喻真好。
  
  时间在晚唐,江南变得越发重要了,虽然长安依然很是遥远。
  
  杜牧在路上走,无论如何他是不甘心的。水很平静,但是世路艰难,杜牧所能做的,是更加出神地吟唱。让名声传得足够远,凭借诗歌的力量,是唐朝士子的幸运。一句“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一句“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差不多就把江南和盘托出了。这样看来,江南的诱惑,也许就是酒的诱惑啊。暂时屈居江南,因为有酒,日子也就算不上蹉跎了。
  
  “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一直到今天,很多人还替杜牧惋惜:干嘛自己把自己出卖啊,太不值得了。可是,如果我们盯着前半句中的“酒”字,我们或许就不会站在那么高的位置去如此看待了。其实,后半句无非是他对酒入愁肠的进一步描写。这酒啊,就好比是“楚腰纤细掌中轻”。我知道,同意我这种解释的是少之又少。但是,我们不要忘记了。诗歌从来都是一种古怪而又平常的东西,那就是一首诗歌彷佛一座建筑,哪怕台基是台基,屋顶是屋顶,梁柱是梁柱,好的建筑,他们之间都是呼应恰当,连成一片的,从漂亮的屋顶就能够看清楚来自台基和梁柱的力量。这样仔细地去看,或许你就会认为,我的看法是颇有些道理的。
  
  谁都知道,杜牧是想象力非凡的人。可是,这一半的功劳要归因于酒,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可惜和风夜来雨,醉中虚度打窗声”,这一点他有自知之明。和风,无非酒也;细雨,无非酒也;宣州的酒,也无非酒也;无奈的杜牧,更是无非酒也。有其一,就有其二;有其一,也可以暂时忘记其二。酒,此时此刻的酒,像夜色一样绵柔的酒早已把困顿的杜牧安顿得妥妥帖帖。梦中一片风雨,也就到底不算辜负窗外的殷勤了。
  
  杜牧是一个很懂得同情的人,他对山水春雨都有一番格外的同情的。他来到宣州,是命中注定;不甘心,也是命中注定。因为宣州的酒,他更是挣脱不开,无可奈何。“阅景无旦夕,凭栏有今古。留我酒一樽,前山看春雨。”他在下雨的日子,来到著名的宣城开元寺,诗人的心一刻也未曾安宁过,他到处走动,依然不能平静下来。尤其是他很想走到更远的长安去,但是,他被一樽宣州的酒绊住了。这样,他就只得干脆走进雨地里,更加仔细地去捕捉那些飘忽迷离的春雨。前山,可是酒的来处啊。
  
  终于,这百无聊赖的杜牧,等到了一场大雨。“东垠黑风驾海水,海底卷上天中央。三吴六月忽凄惨,晚后点滴来苍茫。”杜牧眼前的大雨,让苏东坡都看得眼馋。“游人脚底一声雷,满座顽云拨不开。天外黑风吹海立,浙东飞雨过江来。”(苏东坡《有美堂暴雨》)这雨可能是真实的一场雨,但是终究因为很像杜牧的雨,而只能看做是苏东坡向杜樊川致敬了。况且,杜牧在这样的一场大雨中,想到的不是别的,而是宣州的酒。“大和六年亦如此,我时壮气神洋洋。东楼耸首看不足,恨无羽翼高飞翔。尽召邑中豪健者,阔展朱盘开酒场。奔觥槌鼓助声势,眼底不顾纤腰娘。”这酒,简直是一个健步者,挺拔而酣畅。
  
  唐大和六年(公元832年),杜牧随宣歙观察使沈传师第一次来宣城已经两年了,文友不少,酒友一定也不在少数。因此才又一呼百应吧。唐开成二年(837年),杜牧应宣歙观察使崔郸之请,再赴宣州任团练判官。这次以开元寺南楼作为寓所,酒更是春雨一般禁它不得了:“小楼才受一床横,终日看山酒满倾。”酒,是如此庄严,竟然分享了杜牧的豪迈俊爽、遒劲峭拔。
请点击更多的好文章欣赏
上一篇:内在的欢愉 下一篇:好一场花事缠绵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好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