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与茶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易 名 时间:2015-01-28 22:25 浏览:努力统计中... 好文章
总觉得品一首好诗的时候,手边应该有杯香茗,或者品茗的时候,也有一首好诗噙在嘴边。
  
  唐代三大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的诗当然好极了,却总觉得和茶没有多大缘分。
  
  李白激昂蹈厉,用杜甫的话就是飞扬跋扈,热烈的让人难以平静,读《将进酒》、《行路难》时,怎么也难以静心品茗,古人说《汉书》可以下酒,其实李白的诗最宜下酒,至少一大碗!
  
  杜甫又严肃整饬,沉重的让人难以轻松,想到老杜一生颠沛流离、沦落天涯,直至病死在湘江上的一条破船上,总没几天舒心日子好过,读"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入门闻号啕,幼子饿已卒"的时候,谁还能品味出茶的清香雅致呢?此时最应该做的就是一掬清泪吧。
  
  白居易的诗大多过于平易,多唠叨、少涵咏,《长恨歌》脂粉气太浓,《琵琶行》则泪洒青衫,都不宜茶。
  
  品茗讲究的是一种心境,是生活中一种精致的装点。
  
  张岱《西湖七月半》写杭州人过中元节游湖赏月,把看月的人分为五类,前四类俗不可耐,令人喷饭,最后一类云:“小船轻晃,净几暖炉,茶铛旋煮,素瓷静递,好友佳人,邀月同坐,或匿影树下,或逃嚣里湖,看月而人不见其看月之态,亦不作意看月者,看之。”正是夫子自况。
  
  每读至此,也不禁想约一二知己,得半日之闲,足抵十年的尘梦了。
请点击更多的好文章欣赏
上一篇:读林语堂 下一篇:说书人的故事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好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