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直在走散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会展张鹏朝 时间:2014-12-20 20:32 浏览:努力统计中... 好文章
两年后,我又继续在讲述,来到北京后关于走散的故事。
  
  我们还是一如既往的走散。当《我们迟早会走散》完结给小伙伴们看了以后,所有人说感情细腻,情真意切。我不管别人是不是只是迎合,但是有一位却说,里面连他的故事都没有,为什么要支持。其实并不是忘记去写了,而是因为我总觉得我们之间不会走散,即使我们不在一起了,但是至少我们还会有联系,还会得到彼此之间的消息,但是最后,我们还是走散了。
  
  变化,是因为我们在长大
  
  在《我们迟早会走散》结尾,我希望自己不要迷失了自我,不要丢掉自己最初的梦想,坚持的走好自己,做好自己。在这两年里面,除了记述过的那些故事以外,我自身发生了很多的变化,最大的就是身份的变化。我从一个单身汉,变成了别人的男朋友,再变成老婆的老公,最后在不久的将来会变成孩子的父亲。身份的变化有时候让我不敢去适应,但是还是在强迫自己要去适应。就像老婆说的,我是一个很自私的人,自私的只会顾忌到自己的想法,但是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我这个自私的老公,爱着这个什么都没有的老公。
  
  在微博中,我说过,有时候不是我们不爱了,而是双方爱的方式不一样。我和老婆爱的方式可能有过不一样,所以刚结婚那会儿我们两个总会小吵,或者大吵,但是最后还是和好如初。慢慢的我们就不吵了,不是因为吵累了,而是因为老婆用我的方式爱我,而我学习着用老婆需要的方式去爱她。所以我们再有什么矛盾都会沟通中解决了。
  
  很多人用马拉松的方式在恋爱,却用百米冲刺的态度对待婚姻。我和老婆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其实不算婚姻殿堂,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婚礼),但是我们有决心用马拉松的态度经营婚姻。我们都变化了,因为我们都希望自己能够成长。当我们成熟的时候,我们就懂的如何去经营家庭,所以我们一定不会走散。
  
  以为我们不会散
  
  有时候,我会天真的认为,有些人即使不在一起,也不会走散。但是高速的生活节奏,迫使我们一定要记住一些事情,从而就会忘记一些人,比如,那些自认为不会忘记的人。
  
  阿翔,和我是同龄人,按照他的说法,要比我大几个月。来公司不久我们就莫名其妙的在一起了,我们经常一起吃饭,甚至周末的时间还会出去小聚一番。
  
  但是,在他的眼中,我们不成熟,不稳重,有时候有一点儿年少轻狂的意思。所以,我们就会出现一点儿小插曲。我记得我以前说过,自己是一个很贫贱的人,嘴贫性格贱。有些话我总觉得在朋友之间是可以说的,有些玩笑总觉得在朋友之间是可以开的,但事实并不是我所想象的那样。
  
  阿翔,有时候是一个很急于表现自己的人,也有时候是一个很自以为是的人,但是有时候却是一个很矫情的人。不管他说,要像男人一样,不要想娘们儿一样。但是他给我的印象没有做出一件像爷们一样做出的事情。生病,是人之常情,但是对于他来说生病时要命的事情。这个时候尽量不要去理他,不要和他说话,更不用说开玩笑了。我总认为,什么男人,什么爷们儿,不是嘴上的事情,一个男人不了解女人,做再多的事情也不能算的上男人。男人有时候拼的不是肌肉、不是铁血、不是力量,有时候男人要拼一拼自己那少的可怜的柔情。
  
  正是因为这样,在最后的日子里,我就不喜欢和阿翔在一起了。不是因为他不好,不优秀,只是感觉,我们不适合做朋友。
  
  有时候,我们判断一个人的标准是去看他的生活圈和交际圈。当一个人进了自己不想或者不愿进去的那个生活圈的时候,你就会觉得两个人之间不适合。因为圈子不一样,所以就没有想要聊的那些话题了。宁愿没有理由的退出去,也不愿别人把自己用冷言热语判出局。这是一个人为自己找借口,也是为自己挽回一点儿面子。
  
  最后,阿翔走了。我不了解他的那个圈子里面的那些所谓的哥们儿用什么方式为他送别的,但是我知道,当他走了以后,他的所谓的那些哥们儿还是平常的工作,平常的说说笑笑,好像阿翔没有来过,没有走过一样。
  
  再最后,我们连少的可怜的网络联系也断了。就这样我们,以为不会走散的我们俩,最终还是走散了。
  
  我们算不算走散
  
  在我们的生活中,总以为有些人是不会走散的,即使不在一起,但至少在这样通讯发达的时代,多多少少会有联系。既然有联系就不算走散,因为联系代表惦念。但是,想象的总是和我们的现实生活是有很大的差距。小海就是这样在无声无息中和我们失去联系的。
  
  小海,娟子,还有我,我们起了一个很霸气的名字——“三剑客”,最后,小海离开公司,我们的名字就莫名的成为了——“曾经的三剑客”。
  
  那时候,我们三个人在公司的时间几乎是形影不离的,一起吃饭,一起闲聊,一起逛超市,一起购物。让别人好不羡慕。
  
  如果说,以貌取人的话,小海给我的第一印象一点儿都不好。庆幸的是,我们并不是以貌取人,所以我们就成了三剑客,关系很好的那种。也可以说,是一位用心去交的朋友。
  
  记得第一次和小海打交道实在下班的公交车上,那时候我算是来公司的新同事,有满腔的热情要奉献给公司。而小海已经在公司一年多了,作为新员工的我当然希望借助老员工来了解一下公司的基本情况。那次在公交车上,我是很希望从他那里的的到关于公司的一些情况。但是知道我要下车的时候,才发现我们聊得都是一些家长里短的生活小事。只是了解北京,这样一个大城市中的这样一些市井小人物,是如何生活的。我以为我在北京生活的很卑微,当我真正了解到所有认识的人在北京的生活中,才发现像我这样卑微生活的是大多数人。当然有很多并不是在那一次的公交车上了解到的。
  
  那时候,我对北京充满的是激情,即使自己生活的很卑微,即使同事说再多的关于生活的现实性与公司的多少的是是非非,总会觉得自己可以凭借自己的满腔热情可以去改变。
  
  最后,就不知不觉的和小海,还有好几位同事一起在中午一起去“用膳”,这个词在当时经常一起说,可能就是为了给自己和同事们卑微的生活中找一点儿存在感或者自尊心,更或者这样说只是为了娱乐,什么都不是的。
  
  提到一起吃饭,让我们明白了,很多人并不适合在一起,很多人不在一起就会成为陌路人。我们一起从最初的七八个人,到最后就只剩下小海,娟子,还有我,我们三个人了。也正是因为很多人一起吃饭,最后成为我们三剑客,才让我们在北京这样一个高节奏的大城市中,明白了所有人,我们迟早都会走散的。
  
  我不得不说,他们两个是我在北京可以说心里话的好兄弟,也不能否认,那一段时光,我们真的很轻松,很开心。即使工作中有很多很多的破烦事,有很大的压力,但是我们还是那样一如既往的快乐,肆无忌惮的开心。不管在路上、在公司、在餐厅,在超市,还是在任何一个场所,有我们在就会有毫无顾忌的笑声和很欠揍的大声说话声。那时候,即使我们都在工作,但是我们还是不想脱离那个年少轻狂的年纪,即使我们已经过了这样的年纪。
  
  有人说,真正的朋友就是可以开得起任何的玩笑,即使伤人,也会承受的起。谁说的,这话是谁说的,可能就是我自己杜撰的吧,不管真的朋友是不是这样,至少,我们三剑客是这样的。在我们的印象中,我们没有红过脸,没有吵过嘴,更别说打架了。再说了,这样文明的时代,吵嘴打架是一件多么掉身价的事情。现在统一称为“斗嘴”。
  
  斗嘴,这样的事情我们倒是经常干,不间断的干,只要有时间,我们就会一起斗嘴。不在乎输赢,就图一个开心,和快乐。这样一来,小海经常就会成为我们一起开玩笑的对象。就像我们总结出来的一样,几个人在一起,总会有一个人要受到欺负的,总会有一个人要成为我们一起拿来开心的对象。所以在我们三剑客当中,小海当之无愧成为这个人。
  
  但是我们不能说,小海是我们三剑客拿来消遣的。因为在那段时光中,我们没有哪个人逃过了被拿来开玩笑的命运。同时,在那段时光中,我们一起犯二,所有矜持都没有,为了开心,为了放松自己,我们可以把所有的事情变成一个笑柄,把所有的事情,变成一件开心的事情。
  
  但是,我们一直在走散,在这样的大城市,这样物欲横飞的大城市,我们一直都在走散。即使我们不愿意,但是我们还是一起散了。
  
  再后来,小海有女朋友了,我也有老婆了,小娟一直都有男朋友,我们三剑客的群也就很少有人说话了。即使偶尔有人说几句,但是也找不回那段时光中的快乐,那种肆无忌惮的快乐。就这样,我们一直在走散。
  
  形同陌路,本身就是走散
  
  他,在我的生活中,没有有交集。就属于不适合在一起的那类人,至少和我不适合。他也是最早一起吃饭的人中的其中一个,也是在文中最特殊的一个,因为他至今和我还在同一个公司,但是我们一个月的不会聊超过十句话。有时候在电梯里,即使只有我们两个人,也不会有一句关于问好的话。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们有什么深仇,或者大恨,反正我们就是不说话。最后我通过同事,了解到他很讨厌我,所以我就没有想过要和他一起说话什么的。
  
  但是,不管怎么样,有一点我是非常非常佩服他的,就是他的业务能力。它属于南方人,他的业务精神和业务能力,我觉得在公司的所有业务员中没有人能比的上他,所以他来公司两年时间很快就成为公司的销售冠军。甚至很多时候,我会把他作为正面教材在和同事聊天中一再的提起。这一点,我是衷心的佩服。
  
  所以有时候,我会想,多亏我不是业务人员,要不然这样一个强筋的对手,会给工作中徒增很大的压力。
  
  但是,我很不喜欢他的做事风格。有时候真的很讨厌。
  
  在公司两年时间了,我们除了偶尔的问好之外,聊工作以外的事情不超过十句话。我们压根就形同陌路,所以就谈不上走散。但是我们的生活中,真有这样一群人,并不是不能交往,而是我们彼此心中都有一堵墙,所以我们没有在一起,何谈走散。
  
  这样的人,我们应该珍惜,还是继续形同陌路?
  
  凭借照片找记忆
  
  讲到这里的时候,慢慢的感觉到,很多人走了以后,就会失去了印象,慢慢的记不起来。我们要记住的人和事太多,所以我们就忘记了那些对于我们来说不是很重要的人。
  
  如果不是去翻阅以前的一些存在电脑里面的照片,可能不会想起有这样一位同事曾经和我们一起同事。我们之间的交流少到了如果不是照片就会忘记的地步。她就是双儿。
  
  双儿,对于我来说没有第一印象。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在我的工作中存在一个这样的女孩儿,或许他给我的感觉是太过于高冷吧。他应该是一个安静的女孩儿吧,他在公众场合说话的时间很少,所以没有印象。只记得我们之间只说过几次关于租房子的问题,好几次向他请教过关于在哪里租房子比较实惠。
  
  作为北漂,租房子是一个毫无避讳的话题,每一个北漂者都不会逃掉租房子的命运,这是北漂者一个永恒的话题。不管我们曾经住的是什么样子的房子,现在住的房子如何,百分之八十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我们的房子是通过不同的渠道租住的。
  
  起初来北京,我租出的是地下室,总是觉得这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一件很见不得光的事情,就像租住的地下室一样一年四季不得见光。但是长时间在北京的生活,慢慢的让我觉得住房的水平已经不能判断一个人在北京生活的好坏了。所以,这一点上我可以和双儿找到共同的话题。
  
  但是不管怎么样,除了北漂者这样一个共同的话题之外,我们似乎真的没有其他的话题可以聊。即使,在一个陌生的场合偶遇,我们的话题都是聊关于租房的问题。
  
  最后有一次,我们公司的活动在上海举办,一部分同事一起出差。记得在忙碌了一整天以后,我们七八个同事一起去上海的外滩玩儿。也就是凭借那次在外滩的照片想起了这个安静的同事。
  
  也是那次活动之后,就听到了关于双儿要离开公司的消息。不久之后,他就真的离开了,慢慢的就没有了他的消息。一年以后,才发现要不是那次去外滩的照片,可能已经忘记的一干二净。
  
  “二哥,二姐,加油!”
  
  如果说双儿是凭借照片得到记忆的话,那么比双儿晚离开公司半年的“二姐”,不是因为其他同事的提及,也应该忘的一干二净。
  
  “二姐”这个名字是在公司晨会的一次游戏中我们之间相互赐予的,那是后记得我们在五组里面是第二组,所以在这个全民集体犯二的年代,我们的组名当之无愧的成为了“二队”,我们的口号更是霸气侧漏:“二哥,二姐,加油!”,所以在这个游戏中作为队长的她就当之无愧成为“二姐”,而作为最终的游戏失败者的我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二哥”。就这样,因为这样的一个游戏,我们队彼此的成为变成了“二哥”“二姐”。
  
  “二姐”应该说是一个有理想抱负的女儿,她有一定的上进心。她不甘心做一个小小的员工,而是想尽办法去用自己的能力证实自己可以成为一个中层的管理者。他的努力得到了最后的认可。
  
  最后,他所在的那个部门新来了一个主管人员,而公司将他们的部门分为两大部分,分别由他们两位一起负责管理。但是,最后的最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部门中的很多老成员私下走的要比新来的那位主管近一点儿。这应该是应验了一句话,“每一个人都会或多或少的有那么一点儿讨厌自己的主管”。
  
  几个月后,“二姐”离职的消息就传进了公司所有人的耳朵。在他走之前,他和公司的以为领导,那天在会议室谈了整整一个下午。后来从那位领导的口中得知,他们之间不仅谈到了“二姐”本身的问题,也谈到了公司中存在的问题,需要改正的问题。
  
  后来,“二姐”走了,他之前所在部门因为他的离开又恢复到统一管理,所有成员由新来的那位主管负责。
  
  再后来,听到他找到了一份薪资待遇比之前工资还要高的工作。
  
  再后来,要不是听到同事的提及,可能就不会想起他。
  
  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曾经共事,不管走多远,只要偶尔间记起有这样一个人的时候,不要忘记为她祝福。“二姐,加油!”
  
  用别人的方式爱
  
  两年前,来到北京的时候,我总会感觉会怎么样,怎么样。可是走到今天的时候,我发现我比两年前增加的是牢骚满腹,抱怨同事,抱怨工作,抱怨公司,而且还会抱怨生活。这让我明白了,我失去的比我自己得到的还要多。
  
  尽管我已经结婚了,尽管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家庭。我给她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信誓旦旦的“我爱你”。但是在这样的生活时代,一句“我爱你”充其量在最困难的时候可以暖人心,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所以,我应该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好好的反省自己。这样的生活还要走到什么时候,我应该怎样去面对我们下一步的生活。我们总是在用自己的眼睛看着我们周围的生活,用自己的思想思考着每一个人的行为习惯。或许对于朋友,对于同事可以,但是对于我们最亲最爱的人呢。有一天,我们会发现,我们真的特别的爱对方,但是我们还是会有大大小小的矛盾。为什么?因为我们用自己的方式爱着对方。我们爱对了人,却用错了方式。
  
  对待爱人是这样,那么对待生活呢,对待写作呢。一个写手(我想我现在应该只算是一个写手吧,把自己看到的写出来,仅此而已。)需要做的不是把自己看到写出来,因为那是用自己的眼睛看到的,用自己的意识思考的。一个写手要做的应该是用心去聆听别人的故事,感受别人的喜怒哀乐,这样才可以写出最动情的故事。
  
  人还在原地,初心已丢
  
  故事讲到这里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已经讲不下去了。已经丢失了我要讲这段故事的感觉,不是因为我的身份发生了改变,而是我们已经丢掉了最初的那种意愿。
  
  慢慢的我们会在这个繁华的都市,迷失自己,不知道自己到底最需要的是什么。就像那些走散的同事,或许有的还在离开后的那个地方继续坚持,或许有的已经几经周折,慢慢的不知道应该去做什么。
  
  其实,我们应该清醒的认识到,我们需要的就是自己最初的那颗心。我们缺少的不是热情,不是能力,我们缺少的就是那颗坚持不懈追梦的心。真是因为我们带着心出来闯荡的,我们将它丢在的中途,回到家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剩下的就是一个躯体。所以我们迷茫,我们彷徨。
  
  或许,故事中的很多人还有资格去彷徨,去迷茫。但是我没有了。随着身份的不断转变,给我的不是压力,而是责任。
  
  一个人在一种处境的时候,才会真真正正的体会到其中的快乐,或者不易。就像未婚的永远不知道婚后的生活不仅仅是秀爱恩;单身汉永远向往的是有一个身材妖娆的美娇娘;孕妇想的都是自己腹中的胎儿和对孩子以后的憧憬;失业者羡慕的都是那些有用稳定工作的;私企的羡慕国企的。
  
  还是那句话,我们用自己的眼光看别人,用自己的方式思考别人,所以我们只看到了别人的快乐与幸福,而忘记了我们此刻拥有的。
  
  如果我们那天发现自己的初心已经丢了的话,那我们应该看看我们是否还站在原地。与同事朋友走散不可怕,我担心的是每个人都与自己走散,与自己的初心走散。
  
  张鹏朝
  
  2014年11月23日
请点击更多的好文章欣赏
上一篇:我们迟早会走散 下一篇:闲话邻里之间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好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