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伤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杨 汉 光 时间:2014-12-10 04:20 浏览:努力统计中... 好文章
真是怪事,日本人被邀请去参加美洲杯足球赛。我看了日本队跟玻利维亚队那场比赛的现场直播。因为日本人是我们一衣带水的近邻,所以我希望他们赢。我为他们的每一次射门叫好,他们拉拉对方的衣服。勾勾对方的腿,我也觉得可以理解。
  
  中间休息时,我调看另一个频道,那个频道正巧也在播日本人,但不是讲球赛,而是讲日本人五十多年前,先后抓了一百万中国劳工在东北修一条地下要塞。干完活后,日本人就把劳工杀掉,一个不留。他们杀了一群劳工,就骗另一群劳工说:“那些人干完活全部回家了,你们想回家就干快点,”思乡心切的劳工信以为真,于是拼命干活,谁知干得越快,死得越早。一百万中国劳工,就这样源源不断地进去,却不见一个人出来。在大雪纷飞的东北,他们没有衣服,身穿纸袋,一批批倒在日本人的屠刀下。也有一些人逃跑,但还没有逃过第一道封锁线,就被抓住了。日本人先砍断他们的双脚,然后活埋。今天挖开一个个野坟,还清清楚楚地看见,泥土中,一具具人体骨架,上面很完整,下面却不见了双脚,两条小腿骨被齐齐锯断,惨不忍睹。有些土地沙化了,骨头被翻出来,俯拾皆是。这些骨头,正是我们几十年前下落不明的亲人。
  
  一百万具尸体,堆起来该有多高?连起来该有多长?是中国人的尸体,堆成了日本人的要塞。这条要塞隐蔽而坚固,但最后还是被苏联红军攻破了。许多来不及发射的炮弹,现在还堆积的在要塞的暗洞里,成了日本侵华的铁证。但有些日本人偏要说,当年他们不是侵略中国,而是给落后的中国输送文明。
  
  如果砍掉脚掌是日本文明,那日本人为什么不砍断自己的脚掌?为什么现在还用脚掌在美洲的草地上奔跑踢球?
  
  中间休息后,下半场比赛开始了。日本队下半场以十一个人打玻利维亚队十个人,一开始就直逼到玻队门前。我替玻利维亚队着急,希望他们快点反攻。玻利维亚队真是好样的,他们组织一次又一次进攻,不到十分钟,一脚怒射,攻破了日本队的大门。我高兴得跳起来叫好。旁人不解地问我:“上半场你还替日本队叫好,下半场怎么叛变了?”我说:“上半场我表错了情。”
  
  我知道,球场上的日本队员,并不是当年屠杀中国人的刽子手,他们很可能是我们真正的好邻居。我试图调整自己的心情,强迫自己的重新倒向日本队,但没有成功。我现在看见他们拉对方的衣服勾人家的脚,就不由自主地生气,埋怨裁判不判他们犯规。是东北要塞和一百万中国人的生命,影响了我的心情。虽然我没有遭受那场灾难,但我的心中遗传了上辈的创伤。
  
  战争过后,弹坑可以很快填平,再播撒种子,几个月就能重新闻到稻麦飘香。而战争给一个民族造成的精神创伤,往往几代人都难以治好,一提起旧事,伤口又流血不止。
请点击更多的好文章欣赏
上一篇:教育子女的十个时机 下一篇:茶话杂谈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好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