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龙船棕子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5-15 19:10 浏览:努力统计中... 好文章
郑云霞   每逢端午节,总不免想到粽子与龙船的话题。   小时候,的确不知端午节的历史意义,但非常期盼这个日子,只知道这天早晨餐桌上有比平日奢侈的四样食品,用茶叶煮了一晚的鸡蛋,二盘大大的肉包子,一盘白白的蒜子,一篮糯米粽子。那时这些东西特别香,味道也特别的好,因为那个年代好一点的早餐就是馒头,一般都是稀饭,来客人了母亲会顾及面子买一些油条,让我们沾点光。如果不控制,包子二人就可以吃完,鸡蛋上桌就可能抢光,别看满餐的食品,可我们那时正长个,细心的母亲总是给几个儿女们平均分配,减少兄妹之间的战争。饭后,母亲给我们穿上新衣,给每个小孩五角钱,到信江河边看龙船比赛。只见满街的小孩每个人怀里挂个用毛线编织的非常精巧的网兜,里面装着四个外面用红、黄、蓝三色涂抹了彩色的鸡蛋。   在余江信江的一条支流河上,是龙舟比赛的现场,方圆几十里外的大人、小孩,挤得水泄不通观看龙船比赛。在河上方约有60余条船,一条线并排着,船上年轻的小伙子头箍着红、兰、绿、白、黑各色不同的头巾,或手臂上绑着各色的绸带,上身穿着与头上或手臂上一样颜色的背心,手里握着木桨,每条龙船上都有一个打鼓的,一般为长者,一个打铜锣的年轻人,一个舵手一般也为长者,划手个个是精神抖擞的年轻小伙子。打鼓的既是鼓手,又是指挥,在整个比赛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划船必须有完整、协调、统一的节拍,一般是鼓手擂鼓,一声锣响,划手用力齐划浆,船飞跃似地直向前方,这三点一线,一定要配合得恰到好处,舵手也一定不能怠慢,必须看前方目标把稳方向。在六七十年代,一个县的龙船比赛算是较大的盛事,组织的非常严谨,一般人多的单位都组队,县郊周边的村庄也参加,比赛每组分5队,预赛、决赛都在当天完成,划手很累,但也很快乐高兴。在我们县,年年都是武装部组织的龙船得第一名,的确比赛时,战士们着一身白,一条红船上指挥者也特别高大,非常有气魄,打鼓的动作与众不同,跨度大,吆喝的嗓门可以穿过1公里开外,在远处就能听到,只听得一声吆喝:“战士们呀!向前划啊!快到头了,冲上去呀!”一会儿又是“兄弟们呀,加油划啊,争第一呀!每人奖个大肉包啊!”他的唱声总能引得两岸观看的人群哈哈大笑。还有一个宋家村的龙船队,那个指挥也很有特色,船为大红色,鼓特大,因为指挥者个子很高,足有1.84米,他身着白色的背心,还披着一件红绸长袍,河边的风一吹,真像骑士,打鼓的动作也特别到位,双手从背面打鼓,落点很重、很响,一会站着敲,一会跳起来敲,一会儿弯看腰敲,让人笑个不停。他用余江土话的吆喝声我至今难忘,“狗崽子们呀!划过去呀!争第一呀!上了岸呀!有姑娘呀!发米麻糍呀!吃了它呀!定有劲呀!”在我们家乡,村里组龙船队,比赛的头一天晚上,全村16以上的男士要吃下水饭,祭酒,期盼年年村上有好运,年年丰收,该村已出嫁的姑娘要在比赛现场,在船队上岸的地方,早早地备好粽子、烟、酒给划手们享用。看龙船比赛的人应该说比划船的选手还激动,无论是大人小孩,只要是看到自己船队,只要有自家姓的船队,一定是喊破了嗓门地在岸上大声叫“加油”、“快快”,决赛时,更是人山人海,水面上划桨声、鼓声、锣声、水的拍击声与两岸观看群众的叫喊声,笑声融为一体,把比赛的气氛渲染到高潮。有的龙船还组织了拉拉队,记得有一次,一位年轻父亲,驮儿子在头顶,因太激动双手高举,为自家姓的船队加油,把小孩小腿摔成骨折了,还哈哈大笑,比赛的气氛实在太美妙了!   现在的龙船比赛已上升到国际赛事,那个气氛、那个影响是非常大的,但我还是非常喜欢儿时的龙船比赛,非常喜欢听那样纯朴的鼓手吆喝声。   现在粽子花样也特别多,形状有三角的、长方的、扁的,粽子的“内容”就更不一样了,有肉粽、花生粽、豆类粽、板栗粽、红枣粽、莲子粽、豆沙粽等等,金华的粽子远近闻名,粽子虽这么丰富了,可我最喜欢的还是孩时吃的碱米粽,那个碱不是商店买的食用盐,而是农民用麻杆、稻草等农作物杆烧后的自然咸,用这种碱做出的粽子又黄又香,保存时间不放冰箱可达3个月,其味也不变,吃时用白糖沾着或将其切成片,用鸡蛋拌一下,放锅里煎成金黄色那味更香更甜。 请点击更多的好文章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好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