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老婆打工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周惠宣 时间:2013-11-27 18:37 浏览:努力统计中... 好文章
我的老婆,在3月8日国际妇女节那天,与我商订了劳动协议,不再另找小工,由我给她打工,报酬每天十元钱。我暗喜:白天是小工,晚上是老公,帮她一点忙,还有十元小费进账,抽烟,喝酒够了。她说,这种用工方式,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爱人多年来都是靠做饮食业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上世纪九十年代,下岗后的我,在我的第二故乡——昆明,做盒饭卖快餐求生,老婆做的饭菜,曾受到东南西北顾客的好评,说真的,那段日子,我很得意,因为手边常有些小钱,用起来也大方……后来生意原地踏步,做不大,也不差,再后来我才找到原因,其一,房租涨了不说还有竞争,其二,我们两口子只知道玩,不懂得经济原始积累的重要性。   妻子发觉生意没多大玩法了,2000年与我一起回到了生我养我的故土——乌蒙山。休息一段时间后,我们又重操旧业,我们在南关桥摆过夜摊,在消夜城卖过烙烤,特别是摆夜摊的那段辛苦日子,一辈子都不会忘,也敬佩至今还在摆夜摊的兄弟姐妹们。   记得那时,每当夕阳西下,夜暮降临,我们就推上铁皮做的二轮箱车,在街边搭起塑料布做的简易房,以一盏200瓦的灯泡,迎战漫漫黑夜,不论刮风下雨,春夏秋冬……没下雨有月亮的时候,生意要好些,如遇雨季,生意就很差,每当老婆拿本人出气时,我便会安慰她:挣多挣少,不赔就好,苦好累好,大家心情要好。我们与常人相反,我们是——日出而息,日落而作。   老婆而今是做外卖。俗话说:人多好种田,人少好过年,一个人吃得完,一个人干不完。外卖生意,抓的是时间,讲的是口味,在毕节,常吃快餐的人,多半是生意人,几年来,老婆诚信经营,与人为善,有了一批熟客。因为人手不够,在时间上经常被老客户们训,但训归训,饭还是要吃的。找了几个帮手,没多久都走了,原因多多,结婚的,当兵的,回去照顾病人的等等,走就走吧,铁打的营房,流水的兵,最后留下的,常常只有我们这对“老将军”,没办法,只能顺其自然。   老婆经常叹息,说累的不挣钱,挣钱的不累,我说,饮食业挣的就是辛苦钱、血汗钱,有人说“累不累,看看革命老前辈;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就想开了。老夫自从给她打工后,推掉了一些酒宴,真的要去都必须要“老板老婆”同意,不然晚上回来只能睡沙发。想来也是,如果“革命的小酒天天醉,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喝得老婆背靠背”也不是个办法。   给老婆打工,可以边说边笑边干活,我给她说:我们没有房子,但我们有个温暖的家,我们没有银行存款,但我们有爱,我们很富有,只不过与别人拥有的财富不同罢了。我们在一起可以“上谈天文地理,下说鸡毛蒜皮”,可以不戒口讲“东家醋酸、西家糖甜”……自从帮老婆做事后,我才真正体会到“劳累”二字,感觉到“天苍苍,野茫茫,每天的生活都很忙……”   给老婆打工,别人会笑,其实我是想帮她分担一点劳累,她连人都是我的,钱还能跑到哪儿去?更主要的是让这位不理财的马大哈,有个惊喜,——她每天给我的十元钱,一年后就变成了三千六百元,之后再还给她,她不高兴得跳起来才怪。 请点击更多的好文章欣赏
上一篇:阳光灿烂 下一篇:细节里的城市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好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