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治之年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林树辉 时间:2014-12-23 20:24 浏览:努力统计中... 高考励志
——高考忆当年 如果有人问我,四十几岁的生涯中令我最难忘,影响我最深刻的事情是什么?我会不假思索地回答:“高考!”是呵,星移斗转,岁月悠悠,诸多的往事犹如过目烟云,惟独“高考”的记忆仿佛在我心中扎下了根,并且长成了“参天大树”。每当一年一度的“高考”来临,她都会不时伸出柔软的枝蔓轻轻地扫拂我心灵的尘埃,霎时,二十五年前的“高考”情形便历历出现在我的眼前。那是一场艰难岁月与不息的抗争交织的“高考”,那是一场徘徊困惑与希冀春光并存的“高考”!
  
  1974年初春,高中毕业的我响应毛主席“上山下乡”的伟大号召,来到乐东县境内的尖峰岭脚下一个深嵌在三面环山之中的一个山坳中的知青农场“安家落户”。我们二百几十个知青的主要工作,就是管理方圆几十平方公里刚种植不久的四万亩腰果。在当时政治口号震天响的“火红”的年代,我们这些血气方刚的青年,一开始个个磨拳擦掌,纷纷立下决心:扎根山沟干革命,誓叫满山腰果香。然而,艰苦的劳作、艰难的生活和无望的前途等现实很快就把我们的“雄心壮志”击得粉碎。那个时候,每天拂晓,我们都得扛上山刀锄头步行到7公里远的深山为腰果苗砍山锄草。中午就在山里随便找个荫凉处小憩片刻又继续挥汗如雨的劳动。每每收工步行回到场部往往已经是满天星斗的时候了。我们的场部东边有条大溪,每当刮风下雨或山洪爆发溪水高涨,便不能过溪去小镇买菜,我们经常只能以盐巴或白糖当菜送饭糊口。生活的艰辛和劳动的艰苦还在其次,精神的空虚犹如一块巨石压得我们透不过气来。那些有背景的“纨绔”子弟不到半年或一年时间便被“招工”、“上学”。每送走一批被“招工”、“上学”的“战友”,我们大家都相视无语,欲哭无泪。
  
  1976年,金秋十月,“四人帮”垮台。我们步行到10公里之外的尖峰公社参加盛大的游行。在群情激奋的队伍里,在震耳欲聋的口号中,我们谁也不会意识到自己的命运乃至国家的命运将发生翻天覆地的转变。不久,中央决定恢复高考招生,当我在深山老林中从破旧的收音机里听到这个消息时,竟一时回不过神来,须臾间,大旱甘霖、沙漠清泉、冬日暖阳、空谷足音等无数的美好感觉顿时填满了我的胸腔。
  
  艰难的复习开始了。说是艰难,一是“政治环境”的艰难。虽然“四人帮”垮台了,但“左”的影响远还没有消除,表面上我们知青场的“头脑”们支持我们参加高考,却暗中设下了不少的“禁锢”。如规定每天只给予一个下午的时间,而且要以星期天的劳动抵销回来。晚上的“政治学习”不能以高考复习为借口请假。可以想像每天中午在7公里远的山里干完活,带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场部,下午的复习是什么样的状态。二是复习条件的艰难,地处深山一隅的知青家庭长期无电,我每晚就在闪着微光的煤油灯下苦读。由于知青工资低得可怜(每月十几元,除了交纳伙食已所剩无几),没钱买煤油,我经常冒着被处分的危险从拖拉机上偷柴油。为了避蚊,我常常把煤油灯移蚊帐中,一个晚上下来,蚊帐几乎被熏黑。由于交通闭塞,与外界几乎没有接触,我们根本没有任何新的复习资料。因此,千方百计弄来的“文革”前的几本形同古董的课本成了我的“法宝”。就在这种我的儿辈难以想象的环境中,白天,我们握锄汗流浃背地劳作;夜晚,我们秉灯沉思默想地学习。有时,为了减少干扰,我还抱着草席,提着桅灯,在山脚下找一空旷地卧席阅读,广袤旷野赤黑混沌,只有天上的星星眨着好奇的眼睛;偌大荒岭寂寥凄清,只有蚊声虫声野兽声伴着我的读书声,在瑟瑟秋风中,我蜷曲着身子,捧着书本,直至东方露出鱼肚白……
  
  1977年1月的一天,一辆红卫牌拖拉机载着我们几十名参加高考的知青驶向考场——一个离我们知青农场将近10公里远的名叫佛罗的小镇。在走向考场的路上,我心中油然生出“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好像自己不是去赶考,而像是去参加一次决定生死的格斗。一旦进入试室,恍然隔世的感觉便袭上心头。是呵!三年前,就在这样的教室中,老师还带领我们批判“知识越多越反动”,今天这样的场所已变成充满希望的殿堂。我就是在这样美好的感觉中开始了真正的“高考”。记得当年的高考试题是由各省自己命题的。值得庆幸的是,除了数学一科我考得很差外,其余的几科我考得还算完美。一月底的一天终于来了通知:我“入围”了,和我入围的还有5人,这是全县10多个知青点中入围人数最多的一个。不知为什么,这一喜讯没有使我喜上心头,却让我忧心如焚,万一被淘汰怎么办?带着这纷繁复杂的心情,我步行十几公里到我的家乡黄流镇的小车站乘车前往县城接受“体检”。当汽车将要开动的一刻,不知是从哪里听到消息,母亲步履蹒跚地出现在我的车窗前,满头的银发在寒风中飘动,一脸的疲惫却掩藏不住内心的喜悦。母亲一句话也不说,只以她慈祥而刚毅的目光注视着我。刹那间,我的心豁然开朗:为了母亲,为了自己,为了bodog88博狗官网的理想坐标,即使失败十次八次,高考的“龙门”我一定要跳过去!
  
  该付出的已经超负荷地付出,剩下的只有等待。那真是一种敛声息气、灼胸烫肺的等待啊!1977年2月12日中午1时许,天下着倾盆大雨,当我从工地回到场部时,队里的人通知我,说是场长找我。当我在场长家从他手中接过那张极其普通的白纸,但却倾注着我满腔热血和希望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高考录取通知书”时,我内心的血液似乎一下凝固了,我顾不得其他,手拿着《通知书》在雨中边狂奔边呼喊着:“我考上了!我考上了!”这是劫后余生的呼喊,这是荡气回肠的呼喊,这是刻骨铭心的呼喊呵!
  
  二十五年过去,弹指一挥间,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成了负有一定责任的国家公务员,不知不觉中儿子又将面临高考。二十五年,“高考”的经历就像巨大的精神力量,她使我受贫不贱,遇宠不骄,处变不惊,她永远是我bodog88博狗官网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我将永远怀念她。此文写成时,我正苦于不知用什么作题目,又忽然想到当年高考的作文题目,我想,用作文题的前四个字是贴切不过了。是啊!“大治之年”,这是一个包容着个人和国家命运内涵的“点睛之作”,正是这个“大治之年”,我的祖国才真正走向稳定和繁荣,我才开始值得感怀的bodog88博狗官网之旅。
请点击更多的高考励志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高考励志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