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根 平 时间:2013-11-21 17:43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一说“爷”,女儿就说不对,应该叫“爸爸”。我对女儿解释:那是你的祖籍江苏邳县一些地方对父亲的称谓,把爸爸叫“爷”。     爷,我的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十年了。那是1984年11月5日,爷带着那么多未了的心愿和寄托,双眉一皱,滑出两行老泪,永远离开了我们。     应该说,爷是中国最好的老百姓中的一员,是一位识书达理、深明大义的乡村医生。富有牺牲自己和成全别人的美德,有中国传统的落叶归根思想和望子成龙的精神寄托。     那是五十年代初了,尽管感情上是那样地不情愿,但他还是带头响应党的支援祖国西北边陲建设的号召,把自己的七个儿子一个女儿一个接一个地全部送上了西去的列车。他对孩子们说,自古忠孝难能两全,应该先忠后孝,忠即为孝。为让孩子们安心工作,每封信都是:“根平吾儿,家中一切都好,见字如面……”,他常说,“你们在外干好工作,比什么都强,家里的话儿反正也有人干。”行医看病之余,什么农活他都乐意干。平静地和母亲生活在祖祖辈辈生活过的那块热土上。     记得1974年7月,我回老家探望双亲。爷还是显得那样高大魁伟,满脸的慈祥和善,习惯地在腰间扎条带子,身子骨很是硬朗,每次收工回来,他总是边解下腰带抽打着身上脚上的尘土,边大步进屋坐下,顺手从门后拽下一头大蒜,接过母亲递过的红薯掺大米焖的饭,香甜地吃着。孩子们都长大成人了,生活条件早已改善,可他的老习惯仍然不变,面前那盘煎鱼炒蛋之类的细菜,每样只捡一点儿,母亲劝他多吃些,他总是说“菜是引食”,把菜往孩子面前一推,自己则大步走出屋子。     到了晚年,爷同千千万万中国老人一样,依恋故土。儿女们在新疆生活得挺好,那种“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工作生活条件都有了。我们回家探望他老人家时,总会向他讲起我们在新疆的生活情况,他看着儿女,眉宇间那份欣然和宽慰溢于言表。可一说起“爷,你也来吧”!霎时,他便是一脸的对故土难舍难离的表情。随着他年龄的增大,他那劳累一生带来的病躯,使他难以自持,当孩子们第五次前来接他时,他已经拆了两间老屋,准备盖几间新房的,望着那片坦露的祖宅基地他还是毅然离开了故土,坐上了西去的列车。     年纪不大时,他怕给孩子添累赘,坚持不离开家乡;年纪大时,身体不好,他又怕孩子们从遥远的新疆回老家探望开销大,负担重,影响孩子的工作,离开了家乡。     1983年春节,室外,瑞雪纷纷,一家人围坐家里,大家轮着表演节目,妻解人意地唱一曲,当唱到“……故乡啊,故乡,我的故乡,何时能回你怀中”时,爷潸然泪下。良久,老人说:“再唱一遍。”他,还想听。     病危时,他对我们说;“看来,我是要为你们看戈壁滩了……”为了儿女,能献出来的,他都奉出来了。      爷去了,埋在新疆那块戈壁滩——南草坡。守着他的孩子们在新疆创业。他的孩子接二连三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作为小儿子的我,还在新疆哈密地委组织部当了负责人。1992年6月,海南省委派出工作组往西北地区新疆等地选调干部,我被选中。又要离开我生活了30多年的新疆,离开我熟悉的人情和人群,我又要捆起行李往南,到海南岛参加大特区的建设。行前,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我来到南草坡,向静卧在那里的父亲辞行:爷,儿子又要远行了。为了儿子,你来到新疆,埋在了新疆,现在你却不能伴着儿子到海南去了……     转眼间几年又过去了。如果爷还健在,儿相信你又会给儿写信,说是家里都好,嘱儿在海南安心工作,但这样的信儿是再也不会收到了……     在特区,在海南,南海的风风雨雨吹打着爷的儿子。眺望大海,蓦地,我感到爷没有离开他的儿子,那海的广阔不正是爷的胸怀;那海的不屈不挠,不正是爷的性格;那海的壮举,不正是爷的精神世界么?     爷,你的儿女永远怀念你I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