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陈 瑞 雨 时间:2015-10-24 14:58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肃杀凛冽的寒冬以雪花的姿势蔓延大地,春节将至的喜庆气氛丝丝牵动我归乡的心情。当我踏上回家的列车,以每小时N千米的速度接近日思夜想的亲人时,外婆在寒风中等待儿孙归家的身影再一次浮现在我的眼前。
  
  我那可怜的,却令人敬佩的外婆。
  
  外婆出生在抗日战争年代,半岁时便死了娘,12岁时爹也病死,从此她便跟着她的二妈一起生活。那年代,家家户户都穷得叮当响,自己家的孩子都难喂饱,那有能力抚养别人的孩子?天还未亮的早晨,外婆便要背着破旧的背篓去林子里拾柴,回来后要做饭洗衣,甚是劳累,饭食却少得可怜,根本无法填饱肚囊。外婆回忆说,也不能怪她二妈不好,自己的孩子是身上掉下来的骨肉,自然是待她不如亲生的儿女好,外婆却从来没有怨言。
  
  我很难想象,外婆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回忆起她苦难的过去。她用稚嫩的手拾起bodog88博狗官网的荆棘,痛了无人疼,醒了都是劳累。不久,二妈把她送到很远的地方做了童养媳。
  
  外婆说,那是个陌生的地方,所有人都长着陌生的面孔,所有的山水都勾勒不出家乡的模样。每天她都要走很远的山路去做农活。在她的印象里,那蜿蜒的山路呀,像是挣扎在贫瘠土地上的瘦弱的蚯蚓,在她茫然的眼里,浓墨重彩地爬出几笔辛酸泪迹。相比在她二妈家受的虐待,这种举目无亲的境地更具有一种威胁生存的恐惧。
  
  她开始想念家乡的生活,发疯的想念。17岁那年,她嫁给了一个先天聋哑且大她10多岁的男人。原以为日子会安定下来,至少婆家不愁吃穿。哪知公公死得早,造就了公婆厉害的角色。那时,每家每户的劳动力都要到大队上干活,俗称“挣工分”。外婆也不例外。大队里干活的以男同志居多,公婆生怕年轻的外婆不安分守己,对外婆的管教甚是严厉,到了每天都要汇报的地步。
  
  后来,公婆因病瘫痪在床,外婆毫无怨言地照顾她。而公婆脾气古怪,常常责怪她。当谈到她公婆的古怪性格时,外婆总是很从容,甚至还对公婆抱着一份感恩。她说:“婆婆也是个苦命的女人,家里早死了男人,总要有个撑家的,是境遇让她强势了些。”
  
  没过多少年,外公因为白内障完全失明。外婆独自一人把5个孩子拉扯大。生活给予了她重担,她扛起;生活赐予她磨难,她忍受。虽然没什么钱读书,但这5个孩子在外婆的悉心照顾下安然长大了。我依稀记得小时候,外婆总是大清早到我家来看我,吃顿饭便又要急匆匆地赶回家。再来的时候,她总是背着她家的大背篓,给我们送花生,送腊肉,还给我买一些小零食。妈妈说,外婆最喜欢我们家了。
  
  我初中时,幺舅舅在外面打工出了事儿,被关到新疆大牢。外婆哭红了眼睛,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晚上我和她一起睡时,她总是絮絮叨叨地念着,一遍一遍抹着眼角。几天时光,她便老了许多。
  
  升高中的时候,外婆中风半身不遂,只能在床上度日,由我妈妈照顾。她躺在床上,又是絮絮叨叨地念着,一边流泪一边说累着我妈了。虽是躺着,她还不停地为生活操心。
  
  躺了几年,她越发安静了。每逢我去看她,她才跟我说,她又做梦了,梦到那边的人(指地狱)剥光了她的衣服,拿着牛鞭使劲地抽她,她疼着疼着就醒了。她还说,没想到去了那边还是要受苦,还是要干活,干不完的活呀!我听着,心里一阵酸楚。
  
  今年快要上学的时候,我走进她的屋,看到外婆皮包骨的身体在棉被下微微颤动着,烂肿的左脚露在棉被外,我极不忍心看,帮她掖好了被角,喊了她一声,外婆艰难地转过头来,脖子上残存的一点肉松松地耷拉着,喉咙微微动了几下,我听不清她说了些什么。她的脸上,皱纹重重叠叠,银色的头发不甘心地向上舒展着,就像一朵墨菊在潮湿的空气里慢慢枯萎着。我妈站在我身后说,这没准就是你最后一次见到你外婆了。当时我就哽咽了,她深陷的眼窝,像两个无底洞一样吞噬了本该幸福的晚年,也让我的心空空落落犹如失去了什么。
  
  离她故去也有几天时日了,我的心却迟迟不能平静。当我接到我妈打来的电话,她嘶哑着嗓子,说,你外婆去了。
  
  没想到,那真是我见到她老人家的最后一面了。我躲在图书馆8楼书架间,一个人哭了好久好久。充满磨难艰辛至极,却独自挺过来,这就是外婆的一生。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上一篇:父母的爱情 下一篇:寻找一个拥抱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