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枣树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亚 亚 时间:2015-03-24 06:05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外婆家门前是条宽阔的河流,河水不深,清澈见底。大河的一边是靠山而居的村落,另一边是平坦丰饶的田野,连接河两边的是就地取材的鹅卵石。巨大、方正、平整的鹅卵石一步一个摆放在河水中间,无论是挑着重担的农夫,还是背着小书包的学童,走在石头上面都稳稳当当,安安全全。
  
  童年时就读的小学离外婆家很近,中午放学铃声一响,我背起小书包像只快乐的小鸟直奔外婆家觅食。穿过芬芳的田野,一到大河边就可以望见对面山脚下外婆家屋旁两株高大的酸枣树。中午时分,袅袅的炊烟缭绕在葱葱郁郁的树梢,望见炊烟就闻见了饭香,感受到外婆的慈爱和温暖。有时候,望见炊烟正浓,知道饭还没熟,就和童伴们在河边搬起石头找小螃蟹玩。做好了饭菜的外婆拄着拐棍站在屋前,用她那略带颤抖的嗓音高声喊道:“五儿,五儿,饭熟了,回来吃饭喽!”河边的大人们听见,也会喊道:“五儿,别玩了,你婆喊你回家吃饭了!”一起玩耍的童伴们也会学着外婆颤抖的声音嘻嘻哈哈地一齐喊:“五儿,饭熟了,回来吃饭喽!”我在河水中撩水追着反击他们,边追边趟水,一路小跑就来到外婆家的枣树下,放下书包,端起小桌上的碗,大口大口吃起来。
  
  院子侧面猪圈里的猪一定也闻到了饭香,哼哼唧唧地要食儿声一声高过一声。外婆手拄拐杖,腋下夹着猪食盆忙向猪圈走去,边走边说:“五儿还没吃呢!要喂了五儿才喂你!”几只母鸡跑过来围着饭桌咕咕叫唤,我偷偷从碗边掉些食儿,惹得鸡儿都围着我,走到哪儿跟到哪儿。外婆又跟这些鸡儿们讲道理:“五儿吃饱了肚子好念书呢,你们可不许跟她抢饭吃!”说着就把自己碗里的饭往我碗里赶,还要跟我讲道理:“鸡子可以到草里觅食吃,你不吃饱下午在学校饿肚子!”
  
  那时节,正值仲春初夏,高大挺拔的枣树枝繁叶茂,翠绿葱郁,巨大的树冠盖住了大半个小院儿。枣树上早已结满了密密麻麻的小青枣,纤纤弱弱、细细碎碎的枣花从小枣的花梗上脱落,半个院子便洒满了白中泛黄的小碎花,满院子都是枣花极细的清香。在外婆忙碌时,有几朵顽皮的枣花飘落在她花白的头发上,落在她浆白色土布斜襟大褂的肩上,她就用右手拄着拐棍,左手拍拍头发、拍拍肩膀,然后又一瘸一拐地在院子里忙着喂猪喂鸡,一刻不停地操持着家务。
  
  妈妈说,这两棵枣树是外婆结婚时外公家种下的。也许是应了“枣”生贵子的祈求,外婆三十岁时已经育有一子三女,妈妈是她最小的女儿。两年后外公去世,妈妈只有两岁,最大的孩子也只有十岁。外婆一个人咬紧牙关把四个孩子从旧社会拉扯到新社会,还帮妈妈带大了我们姊妹几个。不幸的是外婆五十多岁上山砍柴从山上滚落,捡回一条命却残了一条腿。可拄着拐棍的外婆终日里照样忙里忙外,没有一刻歇息。
  
  仲夏时分,枣树深绿,浑身上下每个枝头都结满了青枣,但低垂树枝上的枣儿早就被童伴们偷摘完了。夏日午后,外婆躺在藤椅上在树下打盹,一群童伴怂恿我,乘外婆睡着时上树偷枣儿。可每次不等我爬上树外婆就醒了,“枣儿还没熟呢,把门牙酸掉,五儿就丑了!”吓得我抓起书包就和童伴们四散逃走了。
  
  秋天到了,大河的水变得清透幽静,河水抱着泛黄的落叶向着远方安然而逝,外婆的枣儿如约而红,如约而甜,终于可以收枣了。
  
  外婆的枣儿,个儿头虽不大,但颗颗饱满红润,皮薄肉厚,清脆甘甜,没有渣滓。我们用长长的竹竿敲打着树枝,成熟了的枣儿便纷纷落下。树下聚满了童伴们,大家在树下疯闹,边捡边吃,像过节一样快乐。收完枣,外婆会用一个小簸箕装着,吩咐我东家送一趟西家送一趟,左右邻舍无不送到。剩下的,就一颗颗捡拾晾晒,精心保存,只等着冬天过年时孩子们都回来了,亲戚们坐在冬日暖阳下一起分享。
  
  多少年过去了,外婆一直守着她的枣树,从春天枣树开花守到秋天青枣泛红。当门前的大河被改造成窄窄的一条河渠时,当肥沃的田野上建筑了一个个乡镇企业时,当三间草屋被“富裕”成两层楼房时,九十八岁的外婆弃下了那根跟随了她四十余年的拐杖,到另一个世界与相隔了六十多年的外公相聚去了。
  
  一切似乎都变了。只有外婆的枣树依旧一年年开花、一年年结果、从不辜负季节。每次吃着外婆的甜枣儿,我总是情不自禁地一遍又一遍,轻轻地抚摸着枣树粗糙龟裂的黝皮,如同一寸一寸地抚摸外婆温暖的身体,一寸一寸地抚摸外婆给她的美丽童年。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上一篇:外婆的醋血鸭 下一篇:爱父母五不怨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