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叔公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谢 香 阳 时间:2014-12-22 20:0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我的祖籍原系三亚月川,到我爷爷这辈便迁到了羊栏镇妙林村,而到我父亲便少年远游扎入了农场。我喔,则成了徒有虚名的羊栏人——我半句家乡话都不会说。,
  
  我儿时常询问父亲家乡的状况及仍有何亲友等等,父亲心情好时便给予回答,不好时便不予理睬。因此,我对家乡的一切仅是一个模糊的概念。10多年前的一天,家里突然来了一张散发着淡淡香水的大红喜帖,帖里写着请父亲携带全家到三亚Xx酒家喝喜酒。父亲很高兴,我也高兴,因为我总算知道三亚市里有这样与我们很亲近的亲属!于是,我在那天见到了三叔公。三叔公是为二堂叔操办喜宴的,这天他老人家心情特别好,加上又看到我们一家子从山区农场“爬”出来,更甭提有多开怀,他笑哈哈地拍着我和小妹的脑袋……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三叔公。尽管三叔公当时笑逐颜开,可他在言行举止中仍表露出一位长者的睿智和威严。说真的,我当时不知怎的便对这位老人产生了敬畏感。
  
  回家途中,我将这种心理向父亲提起,父亲竟冲着我笑了笑,很坦诚地说:“我也怕他!”父亲的话让我惊愕,这多不像30多岁的大人的话,但我理解这种怕是一种敬重罢了!
  
  待我稍谙人事世事之后,我才知道我理解错了。真的,无论远房近房的谢氏儿孙(指后辈)都导惧三叔公和三叔婆两位老人家。他俩老对后辈管束之严,要求之高,着实让人心惊肉跳,故而后辈中在读书的努力读书,有工作的卖命工作。曾有一位远房堂叔因参与赌博,被三叔公俩老狠狠斥了一顿,据说三叔公还操起了棒子,堂叔落荒而逃。
  
  自那次喜宴上见到三叔公后,我就再也没见到他,因我在农场念书极少出三亚之故。直到我高中毕业后,准备自费到海口学画时的前一晚才见着他老人家。三叔公几年不见明显老了,头上的银发比当初见面时多生发了几缕,但脸色红润,精神矍烁。我叫他的时候,他老人家几乎认不得我了。我说明来意,告诉他欲在此宿一晚,明早好赶三亚的早班车到海口去(当时到海口走东线得花五六个小时的时间)。三叔公听了很高兴,我猜他老人家那神情一定以为我这儿孙出息了,但我心里头很不是滋味。那晚的晚餐,上下全是叔公忙乎着不让我插手。吃饭时,家里仅我祖孙俩(三叔婆去了姑姑家;叔叔们均住在单位)。三叔公在饭桌上询问我家的状况及父母的情况,并对我父亲评头评足,我猜不透他老人家何以这般评说的含意,心情很忐忑不安。也在这一晚,我才完全明白父亲为啥怕三叔公两老的真正原因,原来父亲自小在三叔公家长大,当年农场在政策上吃香,三叔公便将父亲送入了农场,希望他能有一番作为。而父亲在农场混了大半辈子,还是普通工人一个,于心理上觉得愧对两老的养育之恩,自然便产生了怕的心理,自然便愿终老于山区而不愿落叶归根。其实,三叔公还是很理解父亲的,说父亲一个人无依无靠远在农场混实在不容易,何况还拉扯了我们兄弟姐妹四人。真的,这一餐饭着实让我吃出了些许感慨,我的三叔公并非像人说的那般不可理喻或不近人情的呵!
  
  夜里,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不是三亚的各种噪音影响而是我想得太多,想父亲,也想我自己……
  
  正睡眠朦胧中,我被一双有力的手推醒,原来是三叔公叫我起床,他说现在是早上五点钟,先起来清醒清醒。在老人面前,我自然不敢怠慢,一骨碌起了身,顿然觉得身上有些凉意,看窗户的夜帏幔还未完全卷起,这三亚城的清晨竟然同山区气候一样清爽怡人!祖孙俩洗刷完毕,三叔公从屋角的一处推出一辆28寸的老式“五羊牌”单车,说要驮我去车站。我坚持自己走路去(当时三亚的大清早,街上的机动车辆很少),三叔公则坚持要送,我怕惹他老人家不快,只好惴惴不安地坐上了他的车后架子。此时的三亚街头车少人稀,显得格外的冷清。
  
  祖恩深似海,正愁无以图报时,偏偏海口之行宣告失败,真是祸不单行!我整个人如跌入了万丈冰窟“…最重要的是无法向三叔公交代啊!
  
  于是,山区农场再次成为我的避“难”之所。两年的沉思,两年的奋发,使我终于走上了人民教师的岗位!我终于如释重负地吁了一口气,我想这回三叔公不会有何话说了吧。我觉得我的脖子有了几分硬气,便想大大方方地去三亚一趟,其实是想给三叔公俩老一份惊喜罢了。谁料,听妙林家乡的兄弟说,三叔公举家迁到三亚教育局附近了。我不识上门之路,邀兄弟同往,众人皆不愿,我明了他们的心,只好做罢。
  
  我第三次见到三叔公是1999年的一次中巴车上。三叔公又明显见老了,且脸上生了几点老年斑。老人家问我现在做什么?我回答做老师,又怕他不信便取出教师工作证给他看。三叔公要下车了,临别时,他老人家向我介绍了去他家的路线,于是彼此挥手道别。
  
  那次车上的偶然相遇,我没能随三叔公去拜访他的新居及再和老人家面对面地吃上一顿饭是我终生的遗憾。因为那次一别,岂料竟成了永别!当时,在三亚做刑警的堂哥打电话派人来报丧,全家都急了,而当时我的父亲也刚病逝,丧期未过,谁知苍天无眼竟让我家一年内连殒两位至亲至爱的亲人!我异常悲痛,带着妻子匆匆赶往三亚……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上一篇:小姨有喜 下一篇:我的父亲母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