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远的温暖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0-13 20:23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林燕芝
  
  八十时代初,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农村人家的主要燃料就是蜂窝煤。说起蜂窝煤,就是将煤粉做成圆柱体,在圆柱的断面上平均分布有9个通心孔,每一个孔约一公分,由于形状如蜂窝,所以人们称之为蜂窝煤,俗称土炭。村里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一个土炭炉,平时烧水、煮饭、炒菜全靠它,是农家必不可少的家什。
  
  那时,煤店还没有成品的土炭出售,要烧土炭,只能自己做。做土炭的工序很繁琐,很脏也很费体力。首先要把买来的煤粉筛一下,把里面的块状杂质拣出来,为了增强黏性,父亲还要挑着铁桶到溪池中打捞泥土,然后把一堆煤粉用铁锨在中间刨个坑和上溪池泥与水,将铁锨翻来覆去或用双脚在煤堆上反复踩踏,使它们均匀搅合成一堆糊在一起的湿粘的煤,再将其印制成蜂窝形状。
  
  清楚地记得父亲那时用“印土炭”的工具在煤泥上用劲压,使煤泥全部灌满模具,再用两只大拇指将工具上方的推板一按,片刻之后,小心地取下压模,一个成型的土炭就被推出来,然后把做好的土炭在事先打扫干净的空地上放好,等干了之后再去收回家。当最后一个土炭做完,父亲才站直起来伸一下酸痛的腰骨。每次父亲做土炭的时候,我就在一旁偷偷地学着,儿时的我认为只要学会了,就可以为家里尽一点力,父亲也就不用那么劳累。于是我便自告奋勇地拿着工具往煤泥堆上压,有样学样地做了起来。但由于未能掌握到要领,往往是土炭脱模时,便四分五裂散成一堆,引得围观的人们哄堂大笑。
  
  夏季的阵雨最是讨厌,好不容易快干透的土炭,一场雨下来,全部被打回原形,到最后只能收些残次品。每每遇到阴雨天气,全家人都急着收土炭,那黑乎乎的土炭稍不注意就会弄脏衣服,到头来个个忙得都像黑包公似的。后来为了防雨淋,母亲只好找来一块木板让父亲将土炭做在板上,出太阳时就搬出来晒,阴雨天气就晾放在家里。
  
  印象深刻的是,母亲一大早就要忙着点土炭炉,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先在炉内放一块烧过的土炭,拿一张废纸或其它引火物塞在炉膛里面,然后拿一把扇子,对着土炭炉底下的风口使劲扇,没过多久整个土炭炉的顶端,就飘着一片蓝色的火苗。母亲就得在土炭炉上面放一个新的土炭上去,用铁钳把9个孔各通一次,火就慢慢旺起来,便可以烧水做饭了。后来,晚上封炉子的时候,心巧的母亲会将土炭炉的盖子留剩一条小缝儿,这样用2个土炭能一直管用到隔天早上,免了一大早点火之苦。
  
  在冬天,土炭炉也让我们发明了无数个新的用途。记得当初没有洗衣机,如若遇上持续阴雨天,洗好的衣服不容易干,父亲便在土炭炉周围加一个铁丝圈,用来烘干衣服;回想小时候,早晨老钻在被窝里不愿起床,是因为搁置一夜的裤子过于冰凉,脚腿伸进去就冷得直打哆嗦,于是母亲就把外套裤子拿去土炭炉上烤一会儿,穿上去身体立刻就暖和起来了;那时北风凛冽的夜晚,彻骨的寒气冷得让人瑟瑟发抖,父亲就会搬几只矮凳让我和母亲围坐在土炭炉边烤火。父母粗糙的手以及我稚嫩的手不时并列、重叠在一起,一家人在融融暖意中度过一个个寒冷的夜晚。
  
  童年仿佛离我们非常遥远,但是有时候一个不经意的火花,却可以燃起一片温暖的回忆。儿时的土炭炉,就这样永久地保留在我记忆深处,犹如旺旺的炉火燃亮旧日的风景。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上一篇:善之本 下一篇:听见,看见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