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念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8-10 12:37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在我的孩童时代,各家的日子都过得很艰难。母亲靠着父亲每月80多元的工资,操持着一家8口人的生活
  
  在农村的外婆心疼女儿,心疼她的孙儿孙女,时不时写信来问,日子过得怎么样?家里有没有缺吃少穿?而母亲的回信总是一些安慰的话:“日子还过得去,别人家能过,咱家也能过,请母亲别挂念了。”可是,外婆还是不放心,每年总要从很远的农村来看望母亲。而每次,她都会带来大米、猪油这些当时还很金贵的东西,直到去世前的最后一年。外婆去世后,母亲伤心了一阵子。外婆最后带来的那罐猪油,母亲一直舍不得吃,每当想念外婆时,她都会抱着那罐猪油哭上一阵。母亲对我们讲起那罐猪油的来历,我才知道那罐猪油得来不易,那是外婆一滴一滴省下来的。为了给我们攒这罐猪油,外婆把自己的用油量减少到极致,每次炒菜,用布条在油碗里蘸上一点点,在锅里擦一两下,就炒全家人吃的菜。母亲心疼外婆,叫她老人家别再省了,可外婆总说:“娃娃们都还小,不能缺了油水呀!”这是我最初接触到“挂念”这个词。那时我一直在想,挂念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可能是连接父母跟儿女之间的一种情感吧,可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呢?转眼间,我考取了城里的一所中学,背起行囊,开始了我在外奔波的日子。从中学、大学到工作,离家越来越远。母亲牵挂儿子,冷天给我寄来棉衣,热天给我寄来凉席,尽管这些东西到处都能买到,可母亲还是坚持给我寄。出门在外的我玩性很大,加上工作的原因,几年都不回家一次,直到母亲叫大姐写信来骂了,才回家一趟。
  
  我回家是全家人最高兴的事情,母亲会像过年一样给我做一大桌丰盛、可口的饭菜。吃饭时,母亲会把我最爱吃的夹到我的碗里,然后,父亲对我说,这条鲤鱼是你妈哪天买的,听说你要来,早就买好养了多少天了,一直舍不得吃;那只鸡不下蛋,早就想杀了,可你妈偏要等你回来才杀,说你出门在外,吃不到好东西,要好好给你补补。年轻的我此时才知,父母原来一直在盼望着儿子回家,天天都挂念着儿子。从那时起,我才真真切切地理解了“挂念”这个词的深刻含义,这是亲人之间流露出来的一种最真挚、无私的暖暖的情感。此后,不管我怎么忙,每年总要抽时间回家一两趟,大盒小盒地给父母带些礼物。
  
  母亲抱着那些礼物,很久都舍不得放下,反反复复地念叨:“儿子长大了,儿子真的是长大了……”去年,母亲患心脏病住进了医院,接到父亲的电话,并得知母亲的病情已经稳定后,我想忙完手里的活再请假回去看母亲。结果,3天后,父亲打来电话说母亲病情加重。当我急匆匆赶到医院时,母亲已经直挺挺地躺在太平间冰冷的水泥台板上,一盏昏暗的油灯照着母亲惨白的脸。这不太像母亲的脸,可她确实是我的母亲,是爱我疼我的妈呀!我紧紧地抱着母亲的身体,想找回儿时的那份依恋,可母亲的身体已失去了往日温暖的气息,甚至有些冰冷。我才真切地意识到,我已经失去了世界上最亲近的人,那个给我温暖、给我爱,一生都在挂念我的母亲!父亲用力把伤心欲绝的我拽出太平间后,给我讲了关于母亲的好多事情。在我的意识里,母亲的身体一直很棒,怎么会有这么严重的心脏病呢?父亲告诉我:“其实你妈的心脏病在一年前就有了,她叫我们别告诉你,怕你牵挂,影响你的工作。
  
  你妈走的那个晚上,一直在断断续续地喊着你的名字,两眼死死地盯着病房的门口,她是盼着你早点回来,想最后再看你一眼,直到咽气了你妈也没有把眼睛闭上。”我又一次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之中。我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早些赶回来看望母亲,为了那些永远也做不完的工作,给亲人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痛,也给我留下了终生的遗憾。
  
  母亲去世后,我想把父亲接去和我住,可他死活不肯,说要守着母亲的灵位,怕她在那边孤单。为了不让母亲的悲剧在父亲的身上重演,我总是隔三差五地给父亲打电话,问问父亲的身体情况,给父亲介绍一些养身之道,反反复复嘱咐父亲要保养好身体,可电话那头的父亲总是安慰我说:“我吃得动得,别老是挂念着我,我的身体好得很,你就放心工作吧。”可父亲孤孤单单一个人,我又怎能放心得下?如今,当我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见蹒跚走过的孤单老头时,我总会想起远方的父亲,不自觉地又会从包里拿出手机,拨出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父亲的冷暖安危、父亲的健康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牵挂。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