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姐和她的雪鸽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8-07 15:51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和 玉 宝
  
  我的家乡坐落在与藏乡接壤的咽喉地带,是个闭塞而又偏僻的小山村,那里杂居着傈僳、纳西、藏族和汉族。这里的民族由于长期共存,彼此之间没有太大的区分。在我孩时的记忆里,我的故乡很美。每到春天,家乡郁郁葱葱的树,田地里绿油油的庄稼,村寨间的羊肠小道,还有从村寨间流过的小河,和站在不远处可以看到河中游动的鱼儿,都令人心旷神怡。要是有夕阳,从小山脊上往西边望,整个村寨被夕阳罩住,弯弯曲曲的河面泛着银白色的光,恬静而优美。
  
  我有三个姐姐,两个哥哥,三个弟弟。我二姐名叫玉兰,在我记忆中她人如其名,像白玉兰般清秀亮丽而纯朴。有一天,我不知道她从哪儿弄来两只纯白的鸽子,洁白如雪,所以我们叫它们“雪鸽”,没过多久,它们就飞上蓝天,每天清晨和傍晚在我家上空盘旋飞翔,成了我们村寨一道别样的风景。那时我家上空鹰很多,时常叼走些小鸡之类的家禽,自从有了雪鸽,只要有老鹰出现,它们与鹰周旋搏击,在我们的呐喊声中,鹰总是无可奈何地离去。
  
  实行联产承包后,我们家分到了田地,分到了牛羊,父母负责种田,二姐去了牧场。有一天我放学回家,妈告诉我说二姐不行了,要我告诉社长把二姐接回家,我于是哭着去找社长。两天后,二姐接了回来,却永远躺下了。送走前看最后一眼是规矩,也是告别。那时我母亲伤心过度昏倒,父亲不知去向,告别时站在最前面的是我,那一幕使我至今难忘。二姐去世,我家的天塌了,我姐辍学,我弟从此务农。两只雪鸽没日没夜的“咕咕”叫个不停,先后死了,我知道是伤心而死的。
  
  我随时在想,活着的总要活着,为了生存,为了理想活着,逝去的人们逝去了,就像夕阳下的余晖,朦朦胧胧,只有那河水永远泛着银白的光芒。这个世界总是在改变,但有些事物是永恒的,比如亲情、友情、爱情
  
  “清明时节雨纷纷”,细雨能够滋润万物。而此时此刻,我很想念已经逝去的二姐和她的雪鸽。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上一篇:这不是你的错 下一篇:感谢父母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