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8-07 15:3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和 金 龙
  
  1999年7月7日,我可亲可敬的爷爷因肺癌晚期永远的离开了我们。爷爷一生忠厚善良、老实。我念初中时,陪爷爷在土地上耕耘了十几个春秋的黄牛“超期服役”“退休”后不得不卖给生意人当菜牛时爷爷哭了,后来我在云南大学里写过一首以牛为题材的诗,以说明爷爷的忠厚善良“在这样一个午间的时刻想起你,那个年月那个时刻,城里的人们还在午睡,我们一起爬上山坡,嚼着青草,一览众山小。当你走进饭馆的那天,我的爷爷,一个老人,哭了。此刻,这地方叫翠湖,我喝着冷饮,名叫一饮相思。”
  
  爷爷一生当过小学教师,做过村主席,干过售货员,也曾被冤枉入狱,但爷爷一生从事最长的职业是农民。如果历史不跟朴实如泥土一样的爷爷开玩笑,爷爷将是一个离休干部,在那个年代的中国,离休干部无论在城市或者偏僻的山村,都是一个有政治地位和经济有保障的标志。我们曾为爷爷惋惜过,但爷爷说,曾经一起干革命的同志好些都已不在人世,爷爷认为他能活到现在,一辈子跟土地打交道已是万幸,爷爷从来都不在我们面前抱怨历史给他造成的伤害。
  
  我童年时,我们家的情况是爷爷、奶奶、妈妈、我、二弟、小弟在位于青藏高原南延末端澜沧间峡谷的老家农村干活、生存。小时候我一直跟爷爷睡,二弟跟奶奶睡,小弟跟妈妈睡。爷爷曾对别人说,他的儿孙们子弟、健康、像庄稼一样茁壮成长,他很知足。爷爷的实际行动也验证了他的话,爸爸打我们时,爷爷就挺身而出,用他干瘦的身体护着我们并拿出父亲的威风大声呵斥他的儿子:“你敢动我的孙子!”
  
  1999年,我们家当时的情况是我父亲和叔叔在县城工作,姑妈远嫁丽江,妈妈和奶奶跟爷爷一起在家乡的农村干活。我在云南大学上学,二弟读高三,小弟读初三。
  
  1999年4月8日,我在云南大学人文学院新闻系自考大专班读书,爸爸给我打来传呼说爷爷被家乡的县人民医院诊断为肺癌晚期,最多还能活三个月。爸爸打来传呼时我正和两位朋友在云南民族学院校本部里游玩,在回传呼时我哽咽着,昆明的晚风吹不干我的眼泪。
  
  爸爸在电话中说:“爷爷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给他改善生活时他还将他碗里的鸡肉让给孙儿孙女”、“爷爷的病不能喝酒,但前几天有个老朋友给他20元钱,他还去买酒喝,我们把他的酒抢啦”、“爷爷还去买了一把镰刀,他回去后还想干农活······”电话中,爸爸的声音像铅球一样沉重。
  
  我一直不相信爷爷会像医生所说的那么快就离开我们,所以当1999年4月下旬自学考试考过后我揣着高中时发表过的小说、散文、诗歌做成的简历去参加《生活新报》的招聘,并通过了笔试面试后成为一名《生活新报》的聘用制记者,还参加报社组织的为期三个月的新闻业务培训时,我对这个对于我来说是bodog88博狗官网道路上的第一个工作是多么的珍惜。由此,为了参加报社的培训,我放弃了原定的回家计划。
  
  1999年7月1日,当时在县城工作的叔叔来到离老家的小山村有15公里的乡政府所在地给我打传呼,回传呼时,叔叔告诉我,爷爷要不行了,他和三爷爷等几个亲戚来乡政府所在地买白布等丧葬用品。在昆明的“一二·一大街”上回传呼时,昆明的天空下着瓢泼大雨。回完传呼,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赶到报社总编请了10天的假,从当时的圆西大厦《生活新报》社6楼总编室下来,我一路哭泣,同事施长安、毛亚男等陪着我,一直送我到西苑客运站。两天后的太阳刚落山的时刻,我出现在家乡小山村的村口,遇到舅舅,他对我说:“这段时间我们天天守候你爷爷,你爷爷可能熬不过3天了。”从村口到家里,3分钟的路,感觉腿像灌了铅。回到家里的时候,妈妈把我拉住:“等一下见了爷爷你别哭!”我说:“好!”随即走到爷爷的病床前,爷爷躺在床上,蜷缩成一团,1.76米的个头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我叫了声:“爷爷”,就再也说不出第二句话。爷爷已不能说话,像风箱般喘着气,我跪在爷爷床前伤心的哭泣,后来爸爸妈妈把我拉了起来。我多么后悔,早知道爷爷这么早就会离开我们,我不要聘用制记者的工作,不参加什么培训,我应该早些回来,陪爷爷度过生命中的最后日子,而今,这事成为我一生的愧疚与遗憾。
  
  以后的几天,我一直睡在爷爷的屋里,村里的亲戚、乡亲和我们一起24小时陪在爷爷的身边。
  
  1999年7月7日下午14时52分,我眼睁睁地看着爷爷像一台机器停止了转动——爷爷去世了。傍晚,当爷爷唯一的女儿、我的姑妈带着我堂妹从丽江赶到老家的时候,眼前是一口黑红相间的棺材,姑妈悲伤地急步摇到棺材前跪下:“阿爸······堂妹也急步跟过去跪下。可爷爷已死去元知万事空了……
  
  1999年底,当我从昆明回到老家的小山村时,我的行囊里放着3瓶茅台酒,是采访对象送我的,200多块一瓶的,对我们农村人来讲很贵的那种牌子,我分别给了爸爸、舅舅、三爷爷。爸爸的那瓶他没喝,去爷爷的坟墓前祭奠的时候,爸爸将茅台酒倒在了爷爷的坟前。爸爸说,这是爷爷的大孙子从很远的昆明带回来的。
  
  2000年后,我们全家离开了家乡的小山村,先是妈妈带着奶奶在乡政府所在地开服装店,讨生活。一年多后又到了县城,直到现在在县城定居安家。最遗憾的是,爷爷没能看到他的儿孙们茁壮成长并在bodog88博狗官网的轨道上跨步前行。
  
  如今,我们都已长大,我拿到云南大学的毕业证后离开了新闻记者的岗位,历经艰辛,通过公务员公开招考的方式进了国家机关。我二弟也通过参加公务员考试进入到国家机关。小弟在爷爷去世那年年底光荣地进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退伍后自学大学法学课程,于2006年拿到了云南大学的毕业证。
  
  今天,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总有一种精神指引我们前进、前进、再前进。这种力量是亲情,是理想。这种精神也是亲情,是理想。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写完这篇文章,我在想,这世上有鬼吗?如果有,请上天赐我一双鬼眼,让我见见我爷爷,我那忠厚善良的爷爷······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上一篇:陪女儿望星星 下一篇:这不是你的错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