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水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吴 长 海 时间:2014-06-12 21:4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晚上打电话回家,母亲照例把村里村外新近发生的事说了一通。以往母亲说的新鲜事,无非是东家娶了媳妇,西院盖了楼房之类。这次,母亲欣喜地告诉我:村里造了个很高的水塔,可以像城里人一样用上自来水了,再也不用挑水吃了。
  放下电话,我有种想哭的冲动。母亲瘦小羸弱,却在家乡的羊肠小道上挑了一辈子的水。记忆中,母亲每天都要挑上很多担水,吃水缸里三担,淘草缸里两担。由于我家开着豆腐作坊,泡黄豆要水,磨豆浆要水,洗包单还要水……母亲每天就在水井和水缸之间穿梭。水井在村口,距离我家有两里多路。从嫁给父亲那年算起,这两里多的路程,母亲用扁担丈量了整整三十年。
  家乡的冬天总是冷得出奇,寒风把掉光叶子的树枝吹得吱吱作响。当我和弟弟还在被窝里做梦的时候,母亲就已经上路挑水了。滴水成冰的日子,井台湿冷光滑,稍不留神,就有可能摔倒,桶水泼湿衣服是常有的事。有一次,刚下过雪不久,母亲去挑水,在屈膝用扁担把装满水的桶往井外提的时候,脚下一滑,掉到了井里,母亲拼命地扒住井沿,被同去打水的叔叔救上来时,母亲的手指头和膝盖都破了。那一天,母亲挑着两半桶水回家,若无其事地做饭、扫地。后来邻居说给我听时,我哭了。
  父亲常年在街上卖豆腐,挑水的总是母亲,不管刮风下雨,天寒地冻,家里的水缸总是满满当当。从枣木桶到塑料桶,再到铁皮桶,母亲挑了一年又一年。扁担压弯了,母亲的腰杆也弯了。
  我是从12岁开始挑水的。第一次去挑水,母亲不在家,去医院开药了。我和弟弟商量,在母亲回来之前,即便两人抬也要把水缸灌满。个头矮小的我把扁担放在肩上,水桶却蹭在地上不起来,我索性把钩子在扁担上绕上一圈,才晃晃悠悠地挑起空桶到井边。井水深不可测,看一眼,有些头晕。深呼吸,稳住阵脚,学着大人的样子,把水桶挂在扁担一端,送进井里,左右一摇,没打出水,却把桶弄掉井里去了。我沮丧万分,好在挑水的邻居鼎力相助,帮我打捞出桶并给我装满水。待我一步三晃地把水挑回家,水桶里的水已溢出大半,我的肩头也有了血红的勒痕。这以后,我慢慢学会了挑水,聪明的我还想出了用肥牛树叶防止水桶溢水的妙招。
  我学会了挑水,也只能在寒暑假期帮帮母亲。去远方学习工作后,挑水的任务还是母亲一人承担着,长年累月地挑水,母亲落下了腰椎痛的毛病。这几年,我过段时间就从药店买点消痛膏、麝香追风膏之类的寄回家。村里建造水塔后,我想,母亲再也不用挑水了,也许母亲的肩膀和腰板就不会疼了。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上一篇:带女儿女婿去看婆婆 下一篇:儿童节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