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娘奶奶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姬 臣 时间:2014-06-07 19:1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孙逸娟女士是我外祖父的嫂嫂,按照皖南的风俗,我称呼外公的兄长为伯公,称伯公的夫人为太伯娘。一来为了简便顺口,二来为了亲切,我叫她“伯娘奶奶”。四年前,她在上海驾鹤西去了。我不能忘却这位美丽优雅的老人。   1996年夏,我小学毕业,暑期无事,乘飞机赴沪游玩,这年我13岁。初次乘机,颇感兴趣,以略微忐忑的心情隔舷窗向外望去,只见白云冉冉,薄雾飘忽,心中惊异于自己竟然腾空而上,俯瞰九霄了。临降落于虹桥机场时,方觉胸闷耳鸣,肚里翻江倒海,所幸无大碍。至下机,便一头钻入四壁密闭的空调车中,窗外骄阳似火,城街人流如熙,我面色惨然地到达目的地——普陀区杨柳青路曹阳九村四十一号时,一位白发红颜的老夫人亲切地握住我的手,温暖地喊了一声我的乳名。这是我首次与她相见。此后半个月,我与太伯娘朝夕相处,她以古稀之年,给予我无微不至的关爱,先后陪我游览了中山公园、外滩、长风公园、人民广场、西郊公园等处,带我购买了双肩背带裤和乳白、墨绿两色的衬衫,并帮我拎着数十斤的新购图书,一老一少,亦步亦趋地赶公交,至今回忆,美好的影像如在眼前。   太伯娘系广东汕头人。其父曾任国民党安徽省高等法院院长,抗战时期迁居来到皖南屯溪,孙逸娟其时正值豆蔻年华,在安徽省立徽州女子中学(今黄山市隆阜中学)初中部就读。当时正在南京安徽中学(皖中)就读的陈怀培与其偶遇,一见倾心。陈怀培身材高大,英俊洒脱,风度儒雅,擅长英文,便以补习为名,常常与之相约,日久生情,掳获芳心,终成眷属。昔日同窗,而今年已八十八岁的马称德先生言及往事,曾抚掌大笑。   伯娘奶奶年逾古稀,满头银发烫成波浪状,散发出灿烂的光泽。出门前必用粉红色唇膏,淡淡一抹,气质怡然。衣着讲究,饰物精致,戴一副金丝边眼镜,始终保持优雅的形象与风度。我和她相见时,她已患有糖尿病,但她精神开朗,除戒糖及甜食外,并不十分忌嘴,而胃口尤好。阳春面、粉皮、蔬菜、米饭、面包、汉堡、沙拉,无论中西,不分式样,都能吃得津津有味、满面生辉。12年前她和伯公同来屯溪,我曾陪伴她在老街地盘巷口小吃店一气吃下两大碗馄饨,笑语盈盈,爽朗活泼的情绪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伯娘奶奶自幼生活在汕头,说一口标准的广东话。少女时代在屯溪读初中,用两年时间学会屯溪方言。结婚后一直在沪工作、生活,又会说流利的上海话。此外,她还会说扬州话、苏州话。不论何处方言,均流畅地道,惟妙惟肖,可见她的聪慧与非凡的语言能力。四年前,伯娘奶奶因脑梗塞致行动不便,半年后在家中安详辞世,终年79岁。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