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小脚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5-11 20:38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鸣 哗     我的外婆活到92岁,一头油亮的银丝,耳聪目清,说起话来落地有声,见人一脸微笑。被人称为“小脚阿太”的她,碰到年轻男女也称哥呼姐,如果辈份比她大,就是穿“开档裤”的她照样小叔公、小姑婆的叫,是个村上最讲礼节的老人。     外婆的一双不到4寸的脚也是小得远近闻名的。出生在清末那个封建社会,男婚女嫁以“三寸金莲闺中秀”为标准,并有三寸金莲、四寸银莲、五寸六寸牛蹄和“穷得嗒嗒滴,勿抬大脚妣”的说法。看女人要先品足而后评头,有一双小脚那怕嘴歪鼻塌的也能占优势,结婚拜堂之前,新娘的一双绣花鞋高高地摆在堂前的中央,众目昭彰,任人褒奖,新娘的一双脚象征着她一生的荣辱和命运。外婆的一双小脚虽让她风光一时;却使她经受了无穷无尽的痛苦。     “小脚一双,眼泪一缸”。外婆说起缠脚的切肤之痛,眼泪就会扑簌簌地往下掉。她六岁那年的三月三,母亲点香拜过娘娘菩萨,就将她的双脚放进八仙桌的横档里,把脚桥骨残酷地压断垫向脚底形成三角形,再用长丈三、宽五寸的脚纱布像裹粽子似的紧紧绑住。缠脚时万箭穿心般的痛使年幼的外婆发出撒心裂肺的痛哭声,淌着泪的娘还是狠着心就范着野蛮的手术。脚发了炎发出阵阵的恶臭也不能解开看一下,直到苦熬了三、四个月,待脚形定了型,才能放开纱布,支着拐杖小心翼翼地走路。     “缠脚纱布一丈三,女人难过缠脚关。”不知有多少女人在缠脚中成了终身的残废,即使过了缠脚的生死关,一双小脚还成了一辈子的累赘。那时候,足不出户的“闺阁千金”能有几个,“脚娘肚当米缸”的穷苦人那个不是靠“脚骨健”才能过苦日子。外婆癫着小脚忙于奔河埠头转灶梁头外,还得去田头帮工。有一年割早稻,外婆拎着饭篮去田头担饭,颤悠悠地走在田塍小路上,一脚滑进烂田里不能自拔,只得靠一双手慢慢的爬上田塍,浑身泥浆的她望着打翻在田里的饭菜低声咽泣。     有一天,外婆去赶市卖一只鹅,也许绑鹅的绳子太松,半路上大白鹅跳出篮子摇摇摆摆地逃了,小脚伶仃的她追了半个时辰竟追不上跑得并不快的鹅,眼睁睁地看着被别人捉了去。她坐在路上,拍打着自己的小脚,淌着悔恨的泪水不想回家。     外婆到了80多岁,行动已经很不便了,好几次因小脚站不稳而跌跤,她每天坐在大门口,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不同年龄的女人们迈着轻盈的步子从她面前一晃而过,连连望脚兴叹。     有一天,我同女儿推着坐车带着外婆去镇上逛街。在商场里,外婆见到和她无缘的形形色色的女鞋久久不肯离去,回来的路上,她用拐杖轻轻地敲打着坐车,竟有声有色地唱起了她童年时的小曲:“天下百姓要造反,宣统皇帝坐牢监,谢谢总统孙中山,大脚丫头好挑担。”     外婆早已离世而去,可她穿过的一双小小羊角绣花鞋仍在我家保留着。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上一篇:爸妈的变化 下一篇:儿子的挽联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