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父亲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常延春 时间:2013-11-26 14:07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父亲是个记者,受人尊重,文学功底比一般人来得深厚。孩提时,我常常听他和母亲闲谈“东周列国志”的战事谋略、 “西游记”的妖魔鬼怪、“三国”的人物和计策……每一则故事都听得我如醉如痴。终于有一天,我问他李密是谁?得!这一问可好,我是自找苦吃。父亲说:“对,你应该学点古典文学。从今天开始,我每天教你一段文言文,第二天你把它背出来。”他说话倒是不含糊,还真从书架上抽出本《古文观止》……于是,李密的《陈情表》成了我接触的第一篇文言文。     说真的,听父亲有滋有味、逐字逐句地解释字与句,还挺有意思的,那些晦涩深奥的语句由他一“翻译”,顿时变得丰富多彩起来。每每说到动情处,父亲还会情不自禁地吟唱,尽管调子不好听,如同老和尚在念经,可经他这一唱,也不由自主地加深了我的印象。     第二年父亲又让我练习毛笔字,我想投机取巧。我将毛边纸覆在字帖上描,这下可简单多了,字是写得又好又快又省时,可惜运气不佳,第一回检查就被父亲发现了。他很生气,用竹尺打了我整整十下手心,钻心地痛。哭过、嚎过一番后便明白一个道理:练字得老老实实,否则挨手心。     30多年过去了,如今想来,父母为了我有某种素养和气质,真可谓煞费苦心了,可我那时为什么不懂得领情呢?     记得读三年级时,我有一个在别的同学看来很难得、很羡慕的机会,我被市少体校招去进行竞走训练。其实,我根本不在乎这种好事,凡是父母为我安排的事,我大都不喜欢。     时光流逝,转眼间我已人近中年。但我清楚,少年时不管我对父母的期待多么抵触,也不管我耍过多少花招,可凡是我接触过、学过的东西,都远比今天花更大精力学习的作用大、效果好、印象深。     直到今天,我还能背诵《前(后)出师表》、《归去来兮》、《祭十二郎文》等等的文言文,不是现在读新闻专业时的成绩,而是当时聆听父亲讲授,“有口无心”时的收获。甚至于同一篇古文,中文老师的注释不同于我的父亲的,我却宁肯相信父亲。     至今,时常听人赞美我胸腰挺直、精力充沛,我并没觉得过誉。尽管小时候是在父母的管教下我万分无奈去锻炼,还时常逃学,但系统的训练毕竟健美了我的体态。我没有松松垮垮、懒懒散散的习惯,累急的时候也会想起那位溺爱我的教练经常的口令:挺拔、舒展、放松、吸气……     乃至于挨过戒尺狠揍的实实在在的练字也牢记住了。父亲说,字如人。确实,它带给我自信,使我有了属于自己的个性,以至我的朋友们如今纷纷买起了电脑,解放写字的劳顿时,我却“拒绝”着电脑将带给我的轻松,惟恐生疏了提笔自如的那份潇洒。挨打值得!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我的好父亲 下一篇:父亲的夏雨天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