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的一种心疼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3-11-10 23:17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离别十五年之后,重踏故土,在凛冽的寒风吹刮着的山顶上,我沉郁地注视着山下的小村子,那是我出生的地方。
  十七年的生命历程,从诞生之时就伴随着艰辛和苦楚。母亲是呻吟了一个晚上,耐到洪水退下后才迎来了接生婆;我一岁的时候,在河边蹒跚,是母亲从洪水的浊浪里抱起了我;2岁时,父母到处漂泊挣饭吃的时候,父亲狠心地离开了我和母亲,我是在母亲艰难度日的伤心泪水中,在母亲搂着我的开心眠歌中长大的。没有父亲支撑家的日子是艰难而无助的,于是,七岁那年,母亲就决意为我找回原来属于我的亲情,也是给母亲自己找回应该得到的那份爱。
  七岁的寻父路途显得那么苦涩和无奈。听说父亲回老家了,母亲带着我,在寒风中,在黑
魆魆的山路上,流着汗,喘着气,终于又流着泪,抱着我边哭 边走了2个多小时,看到了山村的灯光,却在老家见不到父亲高大的身影,留下了无助和悲伤,也留给我深深的后悔。
  那一次,我终究没见上父亲。
  母亲仿佛坚持要给我找回那份父爱。又是几经周折几番打听,母亲带着我来到父亲的新家。敲开那扇门,一个深刻而陌生的面孔呈现在我们面前,那是我快两年没见到的父亲,一个让我想到哭,哭而生恨的人!母亲紧紧攥着我的手,身体在微微颤抖,父亲和另一个女人就住在这腌
的房子里。
  我不懂,为什么家里洁净的被褥竟不如这里的一把扫帚!但父亲在惊讶之后连推带骂地把我们赶出了家门。我自始至终紧咬着嘴唇,眼光犀利地盯着他。我知道我们做错了,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
  母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里满是悔恨、悲伤却又充满坚韧,她拉起我,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年,我已7岁了。
  习惯了痛苦,就能在苦涩中找到快乐。因为我知道了没有魁梧之躯守护的小树也可以在雨中滋长。因此,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上,我学会了和别的同龄人一样笑,一样闹。逢人问到父亲,我也会编一个理由打发别人。
  十三岁那年,父亲回来过一次,他买了个布娃娃给我。我在心里冷笑,我可怜的父亲呀,你女儿已经十多岁了,早就不玩布娃娃了!
  母亲激忿而颤抖地把他轰了出去,父亲无奈哀伤地看了看我,我没有任何反应。
他该受到这种待遇。
  父亲转身低头走了,就在他转身离开的一刹那,我的心像被揪住一般疼。那个厚实的身影是我的一片天,天空却乌云翻腾。
  一滴泪滑过脸颊,我又做错了吗?
  事后,听说父亲回来是因为和那个女人吵翻了,暂时无去处。我的心却掠过一丝庆幸和安慰。
  原以为我和母亲的生活会风平浪静了,然而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电话传到母亲的耳朵里,母亲握着电话怔住了。我马上接过电话骂道:“你怎么这么不要脸!你以为有一个比你大十多岁又没出息的男友很光荣吗?你打电话来找骂!”我“啪”地挂掉电话,对与显然也怔住了,我回头看见母亲在抽泣。
  那一年,我十五岁了。
  我,为自己撑起了一片天。
  几百个日日夜夜又过去了,我心心念念的仍是我那个我想奋力忘记的父亲。我终于明白了他转身间的那个心疼,因为还有爱,因为还在乎,所以会疼。血缘关系终究是断不开的,他给了我生命,就注定我会在莫大的仇恨中再次爱他,牵连他,想念他。
我也终于不再强迫自己去忘记什么,有时强迫的忘记是一种残忍!
  终于有一天,母亲试探地问我:“如果有一天,爸爸回来了,你会原谅他,接纳他吗?”
  我吸了口气,点点头,伴着一个最灿烂的笑容。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