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父亲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谢继凤 时间:2017-05-30 08:55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怀念我的父亲   ---写在父亲百年诞辰   (一)   我的父亲   今年是我的父亲诞辰100周年。清明时节,在此,以我的思念,缅怀我的父亲,以我的敬仰,叙述我的父亲,让父亲的精神永远传承子孙后代。   我曾当过兵,很多人问我,“你的父亲一定是当官的吧,要不然就是军人,你能当女兵,家庭没背景是很难的”。其实,我的父亲既不是当官的,也不是知识分子,更不是革命军人,连个工人阶级都不是,父亲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但父亲的农民身份,超越了农民的地位,是一位远近闻名,德高望重的村官。   父亲不是不能当官,因受家庭负担的羁绊,再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几次与官擦肩而过。和父亲一起长大的,有的参加了革命,有的有了工作,当了官,唯独父亲从解放前的自由职业人,到解放后的农业合作社积极分子,再到村长,一干就是三十多年。父亲虽然没文化,但有头脑,有思想,有实干精神。拿现在的话说,就是创新意识很强,难怪有人说文化与知识无关。父亲领导的村,在那个年代算是比较富裕的。三年自然灾害,粮食极缺,村里没有一个饿死的;论工分年代,别的村,十分工四五毛钱,父亲的村十分工,一两块钱;六十年代末,上山下乡,城里干部子女抢着要到这里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七十年代,村民们就住上了集体农庄。父亲领导的村民,农业丰收,工业发达。村有粮食加工厂,食品加工厂,弹花厂,草包厂,农机修配厂等等。农闲时,农民们是工人,农忙时,工人们又是农民。   父亲领导的村紧挨着农科院,父亲和农科院的科技人员亲密接触,因为父亲永远相信,科学是第一生产力。父亲思维敏捷,接受新生事物快,农科院试验出什么新品种,父亲会在技术人员指导下,尝试着栽培新品种。为确保新品种栽培成功、增产丰收,父亲整天围着田埂转,夏天一身汗,春天一身泥,秋天一身土,冬天手裂口。父亲相信科学种田,相信科技力量带来的成果。有付出,就会有回报,村民们日子好过了,荣誉也多了,什么农业学大寨的标兵村、先进村、示范村,一浪高过一浪。父亲也有了荣誉,区劳模,市劳模,省劳模等一个接踵一个。省市电台采访不断,出席各种级别不等的先进事迹报告会、考察团,应接不暇。记得有一回陪父亲去电台做节目,我也被记者采访了一把。问我有这样的父亲高兴不高兴,“高兴”!问我是否感到特自豪?,“当然,为有这样的父亲而骄傲”。省长李保华接见过父亲,万里省长参观考察过父亲领导的村,充分肯定了父亲的做法和经验。父亲的名声,从此在区乃至市和省都小有名气。远学大寨,近学小岗村,身边要学的,就是父亲领导的村了。当地的党和政府也十分关心父亲,父亲是乡委员,第一人享受退休待遇,这在当时是不多的。乡里为了让父亲颐养天年,在市区给父亲安置一套住房,这是对父亲的特殊褒奖。子女们也借助父亲的光环,大部分当了兵,有的上了大学,有的参加了工作,还有的留在父亲的身边。   (二)   父亲身教重于言教。   父亲不拘言笑,子女们都有些怕他,但父亲从不和我们讲大道理,也不会要求我们要达到什么标准,做到什么极致。父亲的言行,永远是我们无声的榜样,让我们受益匪浅。父亲当村官,公私分明,原则性很强,宁可私贴公,也不会以权谋私。对我们要求严格,村里一根稻草也别想往家里拿。父亲在村里威望也很高,大家都亲切地喊他“老佛爷”。东家吵嘴打架,只要父亲去,不说话,那种威望的震慑,事态就会平息;西家分家不公,说来也怪,父亲一到场,三下五除二就能把矛盾化解,还让人家心服口服。村民们信任他,爱戴他,敬重他。逢年过节都会请他过去吃吃饭、喝喝酒,就因为这,文革期间还挨了整,含了稻草。逢年过节村民们送点自家的土产,父亲不在家,我们是不敢接的。父亲常说这样一句话“我要不是大队长,谁认识你啊”。小时候,如果想有零花钱,父亲是不会给的,让我们想办法自己去挣。所以那时,二哥卖过烧饼,三哥钓泥鳅,不管他们卖烧饼、钓泥鳅,我都跟在他们屁股后面帮着吆喝、提篮子,每次,他们也都会分给我一点钱,劳动所得,父亲为我们高兴。   父亲当村长总是很忙,白天忙着村里的活,根本不着家。那时,村里的会也多,经常放在晚上开会,一开就是大半夜,我的家就成了临时会场,宵夜、茶水都是母亲准备,当然是我们家的,母亲毫无怨言。     父亲宽以待人,抠门对己。父亲四十五岁才开始学抽烟、喝酒,抽的是劣质烟,喝的是八毛八的劣质酒。那时,我经常帮父亲打酒,陪父亲一起烤烟、焙茶。就是拿两块砖,上面架一片瓦,下面烧着火,在瓦片上烤烟丝、焙茶叶。烟丝来自村代销店里过期,受潮甚至霉变的香烟,茶叶当然就是自己采摘的柳树叶。烟,拿回来我帮着撕开,晾干,再在瓦片上重新拷焙,再用白纸或报纸,把它卷起来,成了“白纸包”。茶,把树叶采摘回来,清洗干净,晾干,也放在瓦片上烤制,烤干的树叶还挺香,父亲说“喝这样的茶提神、清火,功效和茶树叶是一样的”。其实,待我懂事才理解,父亲是宽慰我们,怎能一样?因为父亲是舍不得,也买不起。   父亲是个左撇子,左口袋装自制的白纸包烟,这是给自己抽的,右口袋装着那时大众抽的大前门和东海烟,这是给来客准备的,自己从不舍得抽。有一回,父亲老朋友,区长来村里考察,父亲拿错了烟,顺手把自制的白纸包拿了出来,发现错了,立即往口袋里塞,却被区长看见了,区长就说“呔,老头子’,别往口袋塞了,就抽这个烟吧”。当区长抽了一口,感觉很冲,还有一股霉味,就劝父亲,不要抽这种垃圾烟,父亲一个劲点头,但从没有改过。父亲用他一生的节俭,换来子女们良好的生活和学习环境。十姊妹里,除了两个姐姐读书的不多,其余最低也是初中毕业,那时,父亲就知道知识可以改变命运。只要我们肯学,父亲再苦再累也会供养。父亲的村是市郊,六七十年代工厂招工很多,村里的年轻人基本都去城里当工人了。大队长那时是很有权的,稍有权力意识,可以优先考虑自己的孩子工作。父亲并没有这么做。在我们姊妹,虽然都参加了工作,与父亲的影响力有关,但绝对与父亲权力无关。三个哥哥当兵安置,一个是读了大学分配,两个哥哥退伍安置从集体企业干起,有的当了国营企业中层干部,有的去了公安系统,我转业自然有份工作,弟弟军校毕业,转业理所当然安置。只有大妹沾了父亲的光,很小就当了一名工人。两个小妹妹,一个是可以去城里工作的,但因别人家孩子也符合条件,父亲只能舍弃了自己的孩子,所以两个小妹一直守在父亲身边。原本父亲想培养一个妹妹,接他的班,选中了能干的二妹,可二妹高中毕业,当民办教师。就这样农民到父亲这一代起始而又终止。   (三)   父亲的智慧鼓舞着我们   母亲说,父亲这一辈子最艰辛、最清苦。二十多岁时,我的爷爷去世,父亲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上有年迈的奶奶,下有两个幼小的姑姑和两个叔叔。一个叔叔后来得伤寒去世了,一个姑姑因父亲负担太重给了人家。我的大姐只比我小姑姑小两岁,二姐、大哥和二哥都出生在解放前。父亲就像一只陀螺,从没有停止过。父亲用勤劳的双手和智慧的头脑,让这个家逐步富裕起来。父亲的精明在于,什么东西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很多手艺都是自学成才。父亲会木匠,铁匠,瓦匠,什么东西能挣钱,就去钻营什么,农忙和农闲两不误,父亲种的西瓜又大又甜,父亲挂的挂面,打的粉丝都很有名。在父亲的把持下,解放前,我的家,有家庭作坊和雇工,还能专门请得起私塾先生教我叔叔和姐姐读书认字,解放后叔叔凭借有文化,有了一份很好的工作。姐姐们说,父亲为这个家付出的太多,他用一生的勤奋、节俭换来我们健康、快乐的成长。她们说;有一年,这里修水库,看见父亲经常把早上带去的米,晚上又原封不动带回来了,干了一天苦力活,一粒米舍不得吃。我真不知道父亲是如何挺过来的,更不知道父亲哪来的力量。父亲给我们的,总是那么高大、坚强和严谨。在我们眼里,父亲不仅能干,还是孩子们的恶水缸,我们的剩菜剩饭,都是父亲包干。父亲的节俭,似乎有点扣,母亲和姐姐经常晚上挑灯为我们缝衣服、做鞋,父亲说她们是浪费,我们做作业,规定要在天黑前完成,不允许点灯做作业。父亲常说,吃不穷,用不穷,算计不周,一辈子受穷。   父亲的一生,是勤劳的一生,付出的一生,节俭的一生,又是光荣的一生,受人尊敬敬重的一生。父亲走的时候,送殡队伍,排有一两里地远。父亲的影响力和声望远远超越子女,任何一个子女则没有一个超越父亲。别人不一定认识我们,但只要说是某某村‘大队长’儿女,都会另眼看待。我和哥哥弟弟们的退伍和转业安置,都得到父亲影响力的影响。特别是我和我先生转业,父亲的老领导,争着为我们安排工作。父亲的影响力,我们享用一辈子。父亲爱我们胜过爱他自己,宁可自己不吃,绝不让我们饿着,宁可自己穿的破旧一点,也要让子女出门,一个个光鲜亮丽。我为有这样的父亲而骄傲自豪,也为父亲没能分享到子女们更多更好的孝心和照料而难过。   父亲的晚年是在病魔中度过的,虽然子女们都很孝顺,但,我们知道,母亲的突然的离世,父亲的精神垮了,因为父亲根本没有料到,一贯健康,服侍体贴入微的母亲,会撒手而去,更没料到母亲会走在患病多年父亲的前头。   父亲虽然走了有二十多年,但父亲的仪容相貌,依然清晰、定格在子女们的心中,仿佛就在眼前。   姊妹们在一起,常忆父亲的恩情,感恩父亲给予我们生命,让我们来到这五彩缤纷的世界,感恩父亲抚育我们健康快乐的成长,教会我们做人、做事,感恩父亲牺牲毕生的精力和生命,换来子女们一生的荣光和幸福。父亲给我们的爱是满满的。想起父亲我们就难过,回忆起父亲点点滴滴我们就心疼,父亲我们爱您,我们想您,您既是我们的父亲,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您的人格魅力,永远激励、鼓舞着我们。   今天,在您百年诞辰之日,以此方式缅怀您,悼念您,就是要把您的精神和思想说出来,让子孙们了解您,记住您,记住这位平凡伟大而无私的老人,让子孙后代以您为荣,走好bodog88博狗官网每一步,做一个有用,有德,有信的人。父亲,天堂里有母亲和二哥的陪伴,您一定不寂寞孤独。一路走好,我的父亲。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