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5-04-06 22:32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母爱如海,父爱如山,大山总是沉默的,父爱真的如山,一直默默地在我们身边
  
  齐红心
  
  老年的父亲,病浸透了他衰弱的身子。病中的父亲两腿肿胀,走路日见艰难,手也颤抖得几乎拿不住东西。父亲常呆呆地一个人坐在屋里,瘦骨嶙峋看上去很像一尊雕塑。
  
  哥哥们老看不起父亲。他们总抱怨父亲没有本事,使得他们干什么都没有基础。大哥甚至有时敢当着父亲的面,数落父亲不仅不能造福儿女,年纪大了还生出一身病来拖累儿女。大哥说话时咬着牙,用那种恨恨的语气。父亲低垂了眼皮,一声不响,像个受训的小学生。我心里很替父亲难过。我真想对大哥大喊:父亲再无用,也还是我们的父亲,是我们生命的一个家!
  
  病恹恹的父亲,在我母亲猝然辞世之后,就开始成为我的唯一亲近而温暖的家了。
  
  父亲对我的爱一直是默默的,但却总能让我感受到。上高中的那年秋天,我和我的同学们坐船时翻进暴涨的河水里,差一点没命。许多同学的父母或急匆匆亲自赶来,或托人捎带衣物。我却如弃儿,孤零零地没人搭理。我回到家噙着泪问:你们没听说船翻了吗?会淹死了人吗?不想哥哥们竟笑起来:知道你没事的,会凫水就能上来嘛。我去见父亲,像溺水的人抓紧父亲的手。父亲才颤颤地叫我一声,泪水就下来了。看到我平安,父亲说他终于从一个恶梦里醒来了。
  
  父亲去世时,我在数十里外的他乡。听到父亲去世的消息,我急急地往家赶,一进家门,我就直奔父亲床前,无声地望着父亲,任大颗大颗的泪滴雨点般落在父亲那已经变得苍白的脸上。有人拉过了我,怕我的眼泪折罪父亲。我开始放声痛哭,因为我明白,自己再不会有父亲了,自己将永无尽情痛哭的机会了。当父亲的遗体被送进火化炉的刹那,我的家,我最后一点点的依赖,全变作青烟远去了。
  
  我没有家了,我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了!
  
  有父亲在,尽管父亲病弱得自己也难照顾自己,可我总算回家有名——儿子看望父亲,天经地义。父亲没了,情景就大大不同了。吃着哥哥们的饭,睡着哥哥家的床,冷暖自知,我不敢有半句怨言。我要看哥哥的脸色,要学会表演,要学会让哥嫂们高兴。哥嫂们稍微言语不逊,我便惴惴然,我知道,我住的已经是别人的家,自己只是一名寄宿的过客罢了。
  
  没有父亲的日子,看见一片飘落的黄叶,便想起了父亲。今生今世,何处再见我的父亲?
  
  父亲活着的时候,无论在天涯、在海角,我的心总留在父亲身边。父亲去了,让我的怀念变成了长长的线,一头系在我的心上,另一头系在父亲的坟头。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立秋 下一篇:父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