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情深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闭 祖 兴 时间:2015-03-16 12:07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父亲,对每个人来说都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人们的脑海里不乏感人的故事,我也是。
  
  15岁那年,我有了一双自己的皮鞋。那是一双黑色旧式平头皮鞋,是父亲在一个寒冷的雨夜中从自己脚上脱下为我穿上的。
  
  那时,父亲是县城里一所小学的教师,我随他在城里读书,母亲、弟妹及祖父、祖母在离县城40多里外的乡下生活。每到周末放晚学后,父亲总会用自行车载我回家。记得那是一个深冬的周末,雨即将来临,父亲和我带上雨具,推出那辆快散架的“老凤凰”,急冲冲扑进灰蒙蒙的归途。
  
  为赶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到家,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父亲拼命地蹬车。他穿着皮鞋的双脚格外有力,自行车“格啦”、“格啦”的响声在陡峭寂静的山野里传得很远很远。我坐在后车架上,冻红的小手紧紧握住架杆。寒风呼呼,像要把我的双耳抓走似的,垂吊着的两条腿已经冻得发麻,套在脚外的布鞋如同虚设,寒风如细针穿透鞋面直刺双脚……
  
  父亲一面不停地蹬着车,一面谈论分析我的学业。由于基础打得不扎实,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很不稳定,有的科目成绩甚至排在班里倒数的位置。加上家里经济状况不好,从小我养成了自卑、孤僻、狭隘的个性,曾几次偷偷跑回乡下欲罢学业,经父亲多次开导才又重燃读书的勇气和信心。此刻带着一颗羞愧的心聆听慈父的谆谆教诲,我暗暗发誓要学出个样子来……
  
  不知不觉雨已淅淅沥沥从天际飘落,雨雾朦胧了整个苍穹。原本潮湿的山路变得泥泞难行,父亲和我不得不推车步行。我的布鞋沾满了泥水,行进愈发艰难。“我走不动了!”寒冷、饥饿和艰辛使我莫名地赌起气来。父亲听后停好车,过来用他那双厚实的手抚握着我冻僵的脚。沉默了片刻,他笑着对我说:“来,穿爸爸的这双皮鞋就不冷了。”话音刚落,他将自己脚上那双不久前在大城市工作的伯爷送的皮鞋穿到了我的脚上。
  
  “还合适嘛,我儿长大了,连脚都和爸爸一样长了。”父亲说着一把拉起我。我惊喜地看看皮鞋,又望望父亲,从他慈爱的眼神中得到肯定后,就使劲地把鞋带系得牢牢的,还特意向上跳了两跳。我拎起那双脏兮兮的布鞋,迈步向前。
  
  雨仍在下,雨滴把电筒打出的光柱击成千疮百孔。最后的路程,我是带着新奇、欣喜,忘记了饥饿和寒冷,忘记了道路的泥泞与艰辛,同时也忘记了身后还有一位打着赤脚、正受苦受冻的父亲。
  
  回到家里夜已深,母亲正在火灶边等我们。在冲洗脚上的污泥时,父亲的双眉凝得很重,样子非常痛苦。我低头一看,顿时惊呆了:父亲冻红的双脚磨出了许多血泡,被利石划破的地方仍有血在流……炉火把母亲的脸庞照得通红,她默默地为父亲上药包扎,不时有泪水滴落在颤抖的双手上。我的心像被鞭打一般,倏地涌起一种难捱的悲痛,迅速提来已擦拭得锃亮的皮鞋,哽咽着对父亲说:“爸,您的鞋……”
  
  “就送给你吧,希望你用它走好今后的每一步。”父亲慈祥、关爱的话语让我内心涌起阵阵悲怆,就如同难以阻挡的海浪向外汹涌着,扬起脸时我已泪水涟涟……
  
  后来,我穿着它完成了学业,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现在,它已尘封在记忆的鞋架上,但它带给我的情和爱,将让我受用一生。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