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趣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3-09-23 13:30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自从开始学习写字,我就感到了难。不是因为我不认真,而是我们中国的文字确实不易写。多一点或写出了头,就完全不是原来的那个字了,而且意思更是南辕北撤了!所以,每次写字时我总是特别小心,特别认真,当然也就特别费神,特别费力了。
父亲看到后,总是对我说:“你要把字写好,就要把每个字的偏旁、部首和结构搞清楚,这样才不会出错。”天哪,难道这些我还不知道吗?老师教我们生字时早就说得清清楚楚了!
后来,父亲见我还是一副吃力的样子,就笑着对我说:“来,写了这么长时间,休息一下吧。我和你玩个游戏!”
我没好气地走了过去:“为什么汉字那么难写?”
“我们现在是休息时间,不要谈什么作业的事。”爸爸看着我笑着说:“来跟我玩游戏!你知道水有皮吗?”
我听了对父亲说:“水能有什么皮?水除了是水外还能是什么,只听过水有波浪,还没听过水有皮的。”
“嗨,这都让你知道了!还真不错啊!”看着我愕然的样子,父亲说:“你刚刚说的‘波’字不就是水的皮吗?”接着父亲在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波”字。
看着父亲写的字,认真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
接着,父亲又问我:“那你知道水的骨是什么?”
我来了兴致,想了一想,小声地说:“是滑吗?”
   “没错!”父亲点点头说:“你想想,汉字流传了几千年,肯定有它的独到之处的。”
经过这件事后,我开始留意起汉字,什么一人为大,鱼羊要鲜,男为田力,话是舌言……
终于有一天,我对父亲说:“爸爸,给你猜个谜!”
“好!” 
瞧着父亲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态,我轻声说:“三八妇女节,打一个字!” 
“哦,让我想想。”父亲想了半天,口中喃喃自语。
看着父亲想不出的样子,我笑得好开心,得意地说:“猜不出吧?!”
父亲摇着头,无可奈何地说:“是什么字?”
“婚字”我得意地说!
“婚!为什么?” 
我更得意了:“你把婚字拆开看,是不是女氏日啊!”
“是啊!没想到你还对汉字有些研究了!”
听着父亲的话,看着父亲赞许的目光,我幸福地笑了!
就这样,我开始了淘字的乐趣。当然,字也写得越来越好了。
其实,做人也是如此。当你对某些事物不感兴趣时,你会感到很无聊,但当你体会到其中的乐趣时,你就会感到有无穷的趣味和无尽的灵感。就如下棋一样,不会棋的人感到非常枯燥,但棋手对棋中的奥妙和乐趣却是无穷的!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