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吕宗檀 时间:2014-11-15 00:00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那年春夏之交,远在近两百公里外的父亲突然来单位看我,我压根没想到,真是太意外了。前些时候,我就得知他因工伤住进了桂林的铁路疗养所。我参加工作时,他不在家。我一直为自己没能去探望他而愧疚不安。这次他来,应该是不放心我的缘故吧。
  
  我才初考上教师岗位,工作也确实很忙。我没时间去陪他转悠,甚至晚上都没空和他聊上几句话,而他并没有嫌我太专注工作,或埋怨我不顾及他的感受。每当学生来找我,他总是乐呵呵地从一旁说上几句话。我的那些学生也对他有好感,说他是位心地善良、快活大度的老人。
  
  就那么几天,父亲自己去游玩,我并不过问,只是告诫他别往危险的地方去走。我提醒他,上点年纪了,别到附近的矿上井口一带走动,那里坑坑洼洼,嘈嘈杂杂,很不安全。
  
  就在父亲来的第二天下午散学后,我一进宿舍就猛然间发现一个用筷条头般粗的铁线扭成的提把的小炒菜铁锅放在墙角处。一开始我以为是别人放的,或者说是父亲借别人的。没想到一问才知,原来是父亲去逛了几里外的乡镇农贸市场,挺费心思地从杂货铺里买回了这口铁锅。铁线提把是他从隔壁的老工人师傅那儿借来绞钳拧成的。我由吃惊好奇到深深感动,心想:父亲疗养在家,身上或许还带着伤痛,要等到两年后才离休,平时忙惯了,走到哪都闲不住,老想找点事做,喜欢为人着想,我于心不忍。
  
  于是,我对他说:“饭堂里有现成的饭菜,我不需要炒菜锅。再说哪有时间自己弄菜?”他不以为然地接过话来答道:“周末可以抽点时间出来自理一下呀,改善改善,总吃大众化的饭菜乏味,得调剂些营养来补充嘛。”我总觉得自己年轻,用不着讲究太多。但又怕刺痛父亲的心,只好选择沉默,由他弄去。第三天上午,父亲特地去买来半斤肥猪肉,中午时就在我宿舍门前的地头架起了灶台。说是灶,其实也就是那么几块红砖拼就而成。他切好肉,点燃火,看到我站在一旁瞧着,就对我说:“刚买的新铁锅得先用肥肉炼出油来,再把锅里锅底锅把用火烧烫,最后用油涂抹一遍,目的是防止它生锈,过了油就好了。”我是头一次听说,原来新锅使用前还要有这么一道工序。
  
  听到父亲要回去时,我特意赶早送他到了县城的汽车站去乘车。我那时也没买什么东西给他带回去,只是临别时塞给了他五十块钱。他原不乐意要,说我刚工作,没什么钱。在我若有所失后,他淡然一笑,还是收下了。
  
  当车子要驶出站台那会儿,父亲从车窗内往外抛出这样一句话来:“檀儿,自己买个炉子,开点小灶吧!”我微微地点了点头,一时也没明白他的真实用意,只是目送他离站。
  
  不久到来的暑假,我回到了父母身边度假。听母亲说,那次父亲去看我,一回家来笑呵呵的,一边递钱给她一边说:“没白跑一趟,喏,檀儿给的五十块钱。”挺满意知足的样子。我听后却惭愧不已。
  
  往后的日子,我经常想:既然是父亲交代,我有时也就弄点小菜在灶上炒炒,以免辜负他的一片苦心。诚如他所说,调剂生活口味。待我进入民族学院继续深造后,我才逐渐理解父亲近乎恳求我的话中的用意,那就是将来的家庭生活需要学会一些料理。
  
  父爱如山,何以回报。我唯有的是勤奋地学习和工作。每次我回到父母那儿,父亲只要听到我的学习和工作有了点可喜的进步,他脸上就会流露出难见的欣慰笑容,并投来赞许的目光,这让我内心感到安然自在。我觉得那是莫大的鞭策,此刻无声胜有声。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父亲的脚踏三轮车 下一篇:父亲的秘密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