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父亲点盘黄花鱼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0-20 22:52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李 显 坤
  
  打见到第一眼,我就想过去跟他说点什么。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面对一位陌生的人,这显然很唐突。
  
  我们仨选定的座位面海,海风习习,送递温润。夕阳似乎是片刻间便染红了海面,也映衬得我们的脸满是兴奋。其实,就那一刻,我们的内心确实有压抑不住的兴奋,终于看见大海,以及冲撞礁石的浪花。
  
  对面那张桌子,只有一人,却点了盘黄花鱼,还专门要了炒蛤蜊,外加一盘虾,还要了两样素菜。这些,一个人肯定是吃不完的,也不见朋友来,老板都忍不住提醒,吃不完要浪费的。不为所动,他又固执地点了份三两的鲅鱼饺子。我之所以格外关注,他在点菜的时候,我就听出了口音,是新疆来的。
  
  点完菜,极目远眺海边的时候,他也注意到了我们仨,在目光的注视下,也只是微微地颔了颔首,表达了一下致意。
  
  那时,是上世纪80年代末,在青岛。
  
  诸般菜很快上齐了,却见他只是动了几筷头素菜,尤其那盘黄花鱼,久久未动。
  
  那时的物价在今日绝对是个梦,七十元上下,就点了满桌。饕餮已近尾声了,见对桌的样儿,不由开了句玩笑:“怎么地,就这么供着吗?”
  
  他抬手轻轻摆了摆,缓缓地吐出一句:
  
  “我这是为父亲点的。”
  
  嘴里念念有词一阵后,我只听清了一句:
  
  “用严慈父及慈母。”
  
  闻而不忘。
  
  多年后,读宋代高僧宗杲的偈颂一百六十首,也才知出处。
  
  我看得很真切,他也只是象征性地动了一筷头,片刻,便潸然泪下。
  
  紧接着,他慢慢叙述道:“十多年前,凡事都凭票,但凭票自有其好处,就是春节可以买上供应的黄花鱼,祖籍青岛的父亲极其爱吃。也许鱼里有他的乡情和思念吧!可现如今,吃肉虽然是不凭票了,却吃不上黄花鱼了。父亲病重,医生说没必要了,我们就知道,即使转院也来不及了。”
  
  “父亲的念想,起初还不好意思说呢,再三紧问,才知想吃黄花鱼、蛤蜊、还有虾。”
  
  最后满含热泪地告诉我:“我没来得及啊!孝顺孝顺,关键就得顺啊!”
  
  顿然引得我也眼泪四溅。那年父亲辞世整七年,第二天我就要返归胶东的故里,给爷爷上坟,这是必须实现的父亲的心愿。父亲也是极爱吃黄花鱼的。冬天,我有时就会早起,天色尚在黑暗的时候,就去商店排队买凭票的黄花鱼。
  
  母亲做黄花鱼,不及父亲的味道地道。
  
  今天在家收拾冰箱,见有两条黄花鱼,心想洗净做了吃吧,不经意就想起了这许多。
  
  子欲孝,奈何亲不待?眼角盈泪的时候,便只感觉,云比风沉重后,怎会不下雨呢。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雕刻时光 下一篇:年少不知酒滋味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