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田园画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0-16 16:39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文/王 功 辉
  
  父亲是一位非常平凡的人,却是一名“画家”,农具当笔,大地作画纸。父亲的画让我陶醉,让我终生难忘。
  
  离家两百多米的地方原有一口池塘叫菜花塘,旁边2.8亩的窝子田,每年能收满满一窝子稻米。这里就是父亲作画的地方。父亲作画是从清掉菜花塘的淤泥开始的。
  
  早春,天还有一些寒意,手伸出来还冷飕飕的,父亲用双肩把塘泥挑到窝子田里,十分有规律地摆放在那里,那是父亲泼的墨。父亲挑塘泥时哼着小曲,云雀在天上唱和。此时也是我最开心的时候,我荷着一把小锄头,拎着一只小铅桶,用心把父亲挑上来的塘泥散开。我的乐趣就在这塘泥中,泥鳅不时从塘泥中蹦出,好大的泥鳅,背上黑黑的,肚子上白中带点浅黄,身体修长。
  
  父亲没有把塘里的泥挑完,而是错落有致地留了一部分。清除塘泥,不仅解决了庄稼的基肥,长出的稻穗沉甸甸的,加工成大米一颗颗晶莹剔透,还能起到净化水的作用。父亲用他的“笔”把塘埂四周又修饰了一番,绿的、白的、红的,各色小花开满了塘的四周,满满的一塘水清澈见底,水中印着蓝天和白云,恰似镶嵌在原野中的一块宝石。
  
  不知父亲在剩下的塘泥里留下了怎样的伏笔,水中竟慢慢地冒出了绿绿的荷叶尖尖,又慢慢地展开,撑在水面上像一把把小伞,快遮住了大半个水面。这一把把小伞在水中摇曳着,招来颜色各异的青蛙,竟然跳到父亲“画”的小伞上,还得意地唱着歌,歌声一句高,一句低,有时独唱,有时合唱,也不知是什么让它们高兴得如此得意忘形。
  
  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我不知道父亲的画笔有如此的魔力,过了不久,水底下又冒出一批荷花尖尖,我天天跑过去观察,红颜色的蜻蜓平稳地停在上面,好不自在,小尖尖缓缓地绽开来,有白色的,有粉红色的,还有桃红色的,中间是细细的黄色花蕊,彩蝶在上面跳着舞。
  
  菜花塘里的水碧清碧清的,能一眼看到底,白条鱼在水中慢慢地游着,一会儿沉入水底,一会儿浮上水面,在父亲的画中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它们的悠闲、自在让我产生了无限的遐想。
  
  不知不觉中,窝子田已被绿油油的秧苗厚厚地盖上了,秋风送爽时,稻穗撑破襁褓的束缚,那一排排整齐的稻穗,活脱脱是父亲笑得合不拢的嘴巴。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