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背影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0-15 03:07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江 洪 洋
  
  开学伊始,翻看女儿的语文教材,想不到我中学时代学过的《故乡》《天上的街市》《背影》仍赫然在目。细细品读这些经典,我仿佛嗅到了青春的味道。
  
  年轻时读《背影》,除了感觉细节描写很生动、文字很优美外,并没有特别的感受。现在年过四十,自己也做了父亲,再读经典,久违的父爱亲情弥漫开来,轻轻地触动着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我的父亲是一名农村小学教师,语文、数学、音乐、美术、历史、地理、政治他全都教过。他还拉得一手好二胡,在乡下困顿的日子里,一家人坐在一起,听父亲拉二胡便是我们最惬意的时光。
  
  我是家里的长子,父亲对我很严厉。他常挂在嘴边的话是“我们不能穷汉养娇子”。记得在我13岁的那个春节前,父亲让我代替他去黄石姑妈家拜年。乡下的孩子对外面的世界很向往,但更多的是恐惧。我本能地拒绝,父亲却态度坚决。没有办法,13岁的我背着一条大鱼出发了,从红安老家坐班车到黄冈,在亲戚家借宿一晚,第二天又坐轮渡过江到鄂州,步行到火车站,最后搭火车到了黄石姑妈家。一路颠簸,总算完成了任务。回家后,父亲没说什么表扬的话,只是很严肃地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你是老大,今后我们家里的‘门风差事’(老家的方言,即人情往来事宜)就由你来顶了。”
  
  大学毕业后,我到学校党委宣传部从事新闻报道工作。父亲时不时地从老家打来电话询问我的工作状况:“最近在报上很少看到你写的文章,怎么回事?”“这篇文章写得不错,但还有不少需要改进的地方”等等。父亲到学校来看我时,经常去行政楼旁“华中科技大学在校外报刊上”的橱窗。因为,那上面有他儿子写的文章。
  
  当然,正像一枚硬币的两面,严厉的父亲,也有他温情的一面。
  
  1989年,我考上了华中师范大学。开学时,父亲执意要送我去学校报到。那个时候的我青春年少,志得意满,觉得自己无所不能,非常反感父亲的陪同。当然,我也有一些担忧,父亲不合时宜的穿着,说着别人听不懂的方言,会不会让同学们笑话?但他执意要去,我也没有办法。办理各种入学手续时,我赌气地站在一旁,冷眼旁观。但父亲不以为意,依然兴高采烈地拖着肥胖的身子忙前忙后,跑上跑下。若干年后,母亲告诉我,上华师是父亲年轻时的梦想,为此,他曾经还参加了华师的函授学习,但由于种种原因没能坚持下来,是我帮父亲圆了一个梦。
  
  走笔至此,再读朱自清在《背影》中的描写:“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在依稀的泪光中,我仿佛看到了当年桂子山下父亲为我办手续时忙碌的身影。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年少轻狂时,我对这句话并没有特别的感觉,现在读来,却有一种痛彻心腑的苍凉。清明节要到了,我要到父亲坟头去,捧一把黄土,上一炷清香,敬一杯醇酒,问一问父亲:您在天国还好吗?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