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来信的民工父亲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9-03 21:22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王   欣
  
  老刘在我家附近工地上干活儿,认识他缘于他曾帮我家修过一次水龙头。上个月的一天,他来找我,怯怯地笑着:“想麻烦你点儿事,俺闺女要邮张照片过来,俺没地址,邮给你,替俺收一下,行不?”
  
  我答应了。为确保稳妥,我写了单位地址。“俺闺女说,信十天左右才能到,到时俺来拿……”他一口一个谢字要走时,我随口问:“从哪儿寄来呀?还要这么长时间?”他咧着嘴笑着:“俺闺女在英国留学。”这让我大吃一惊,没想到,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小老头,竟然还有一个在外留学的女儿。交谈中,我得知,他已两年没见女儿了,不知女儿过得咋样,这才要她拍张照片寄来。
  
  这事,过了些时日,我淡忘了。直到那天下班,看老刘站在我家门口,我才猛地想起,告诉他没收到。后来,我数了数,才第九天呀,这小老头也太心急了吧!次日,他的身影又出现在我家门口,我告诉他还没收到。第十一天,他又站在了我家门口,我有点儿烦了,“信来了,我马上给你送去,你放心好吧!”老刘歉意地笑笑:“不急,给你添麻烦咧!”
  
  第十二天,我在家门口没看到老刘,而在晚上散步时,遇上了他。我告诉他仍没收到,他又说:“实在不好意思,让你操心咧!”随后五六天,我散步时总“巧遇”他,我估计,他是不好意思去家门口等我,便趁此机会打问一下。而且,我渐渐察觉到,我每次告诉他,信还没收到时,他的表情都会稍稍变化,尽管极其微弱,尽管他极力用朗笑掩饰着,但他内心的急迫与焦虑还是通过眼神暴露无遗。我也越来越替他着急了。
  
  周末下午,我突然想问他,信迟迟不来,是否地址写错了呢?天空飘着细雨,我撑把伞去了。我老远看到了他,他也看到我。我正要冲他走去,他却匆忙丢下手里的工具,猛跑过来。他跑得太急了,或是地面太滑了,一个趔趄,竟脆脆地摔在一个浅水坑里,他又蹭地站起时,左半身尽是泥水。简直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就气喘吁吁地站在了我的面前……我霎时被感动了,眼睛酸涩得厉害,一种难以名状的滋味也顿时充斥心头。他保准以为信来了,所以……
  
  老刘上气不接下气但仍强笑着,他说,他也搞不清,信为何还不来。返回时,我要来了他女儿的电话,我要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再或者,干脆请老刘到我家里,让他在QQ视频上看看她的女儿,跟他女儿说说话……我这样做,不再是了却老刘一个人的心愿!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没有背影的父亲 下一篇:父亲的背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