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夏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8-08 11:13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何 云 妹
  
  二零零八年,香格里拉的夏天姗姗来迟。夏天可是我最喜欢的季节。在这个地处横断山脉的高原小城,一年中大半的时间被冬天抢占去了,所以寒冷的天气居多。外地人戏谑地称这里是神仙居住的地方,弦外之音即此地不适宜人居住。但我却不这样认为,高原的环境造就了这里人们坚强的意志力,他们无论到了哪里都能适应当地的气候。
  
  这里的春天和秋天,像坐上了花轿的新娘子,微微掀起盖头来不及向外张望却又羞怯地马上低下了头,生怕更多的窥视会泄露了心底的秘密,一切未开始就已匆匆结束了。
  
  唯独夏天,在我的印象中,它是特别的,不似别处的炎热。在这里,它更像早到的秋和迟暮的春,空气里满透着凉意,但蓝天白云与充足的阳光始终是它的主旋律。每到五月,雪山上的积雪融化了,汇成清澈的溪水沿着山沟流到田边地头。山岭里,草地上,到处开满鲜花。除了你唤得出名的杜鹃、山茶、格桑花外还有成百上千不知名的野花,看得你目不暇接好生喜欢这别致美景。许多外地游客夏天来到此地,在草地上与大自然“零距离”接触,他们说在这开满花的草地上,真正感到回归自然。我对夏的迷恋亦如此。一些外地的朋友和同学问我香格里拉什么时候最美,我很肯定地跟他们说:你五、六月来吧,准让你大饱眼福又无气候之忧。
  
  今年初的一场大雪毁坏了我的一些梦想,虽然我在观赏我堆的硕大的雪人时稍微找到了一丝安慰,可是这轰轰烈烈的雪把一切都乱了头绪。以至于到了四月底的时候,人们才大悟:哦!春天已经结束了!
  
  现在站在高原的夏天,我看不到想象中令我心仪的那个季节。我开始寻找它的踪迹,决定一睹芳容,谁料它“犹抱琵琶半遮面”。
  
  我家后院,映入眼帘的是星星点点的绿草还有井边那两棵发芽的树,母亲把这两棵树叫幸福树,但具体来源不详。还有一株民间称为“打不死”的花,倔强而又顽强地开了个小花苞。我看到夏天的睡眼惺忪,它慵懒得不愿唤醒那些母亲亲手栽种,本该盛开的花和草。于是,我去了距县城几公里外的大草坝,这里被当地人称为依拉草原。步入草原,遥望远处白雪皑皑的山峰,仿佛戴了顶白色的毡帽。再看草原上的小草,很绿,一大片的铺陈开来。遗憾的是花儿们只露出了花骨朵儿,不复往日的繁花似锦。放眼过去,只有几个牵马和拉客的当地人和为数不多的外地游客。没人会愿意得感冒,我灰心地来到街上,在街边的咖啡屋看着过往的行人。他们的穿着和冬天差不多,一个个都做了装在套子里的人,没办法,这天气一直没有好转,谁也不敢拿自己的身子骨开玩笑。想到女儿家如我,拿出了衣柜里的白裙子却又不得不把它挂回原位,好似一件欣赏物。本来在今季该大卖的我爱吃的Icecream(冰淇淋),这时我看到它却提不起劲,冷不丁还打了个寒颤。它也要慢慢退场吧,如果夏天还不到的话。
  
  黄昏过后,我来到了独克宗古城的四方街,这里歌舞升平,好似人间另一盛景。眼前,灯火辉煌。各个肤色、各个民族的人在一起翩翩起舞,共谱成一曲和谐曲。在他们坚定的眼神中我看不到忧伤,在他们朴实的笑脸中我看不到痛苦。想到他们对幸福生活的憧憬,想到他们对党的一颗颗赤子之心,我惊觉:夏天已经悄悄来临,它把希望播撒在了人们的心中。他们心中的骄阳似火胜过天气的冷暖。我仿佛找到了人间的五月天,我陶醉了······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父亲 下一篇:父亲的脚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