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骡子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5-07 09:37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邸增顺   我家有一头骡子,它帮助父亲耕田、种地、拉车有十几年了。这头骡子非常讨人喜欢,它活儿干得好、听人话、不闹脾气,我们全家都能使用它。如今的这头骡子已经老了,耕地、播种、拉车远不如从前了,虽然它使出了全身力气为主人效力,但往往有些力不从心了。父亲看着这头与他相依为命的骡子,掉下了眼泪。用手不停地抚摸着这头骡子,依依不舍。   父亲把骡子的笼头解了下来,扔在了地上,站在一旁看着它吃草,好似忧伤的骡子,同样注视着父亲,父亲不知嘟囔着什么,自言自语,好像为它祷告。   昨天下午,我和父亲去耕种剩下的最后一块田地,我牵着骡子,父亲扛着犁,顺着乡间的小窄路慢慢地走向地头,父亲皱着眉头心事重重的样子,遇上乡亲们打招呼他却浑然不理。父亲在村里能干是出了名的,有这头老实听话的骡子帮助,每年都把地整理得干干净净,庄稼长得壮壮实实,秋后总比别人家的地多收好多粮食。   到了地头,父亲把犁放下,套上骡子,定好了深度,鞭子一挥,吆喝着,骡子伏下腰来拉着犁向地中走去,黑褐色的土壤顺着犁铧翻起了卷,身后留下一条笔直的深深的犁沟,我牵着缰绳领着牲口哪里跟得上,简直就跟小跑一样。耕了许久骡子全身上下大汗淋淋,好像刚洗过澡一样,它为主人忠心耿耿,奋力拼搏的性格深深地感动了我。我再也忍不住哽咽了,一下子哭出声来,“爸,我们不卖这骡子行吗?我跟您在家种田。”我走到父亲跟前一边哭泣一边苦苦地央求着。没想到父亲用凶狠的眼光看着我,开口骂道:“没出息的东西,上了这么多年的学,没一点胸怀!”我挨了一顿臭骂,那天我很晚才回家,到了家,满身大汗的骡子拴在院里的木桩上,即没饮也没喂,我百思不得其解,我进屋后问父亲为什么骡子这么累,出这么多汗,不给水喝也不喂草料,父亲笑着说:“你不懂,牲口干这么累的活,出这么多的汗,如果马上就饮水喂草料,它会生病的,需要休息一会才可以。”晚饭后,父亲先打一桶水给骡子喝,骡子喝几口让它停一下然后再喝,唯恐噎着心爱的骡子,然后把草料均匀地拌好,这才让骡子吃,看着骡子吃着草料,父亲久久不愿离开,一直守候着它。   第二天,我和父亲去集市卖骡子,和买主谈好价后,被人家用鞭子赶着走了。父亲掉下了心疼的眼泪。望着远去的骡子直勾勾地发愣,“爸,您不是说再买一头吗?”一句话提醒了父亲,父亲转过身来带着我在集市上又买了一头年轻的骡子,牵着朝家中走去。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父爱已成追忆 下一篇:怀念父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