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嘱咐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4-26 22:30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父亲为人忠厚、善良,去世时年逾古稀,也算得一生平安。他是学生出身,解放前师范毕业,担任过小学校长。建国后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到离休时仍是一名普通干部。我小时侯家里姊妹多,全靠父母亲微薄的工资生活。那时候可不像如今,爸妈的两颗心都用在独生子女身上,而是每个儿女在他们心中所占比例不得不分为几分之一。因为“手掌手背都是肉”,为人父母对儿女的爱大体都无私、公平。尽管如此,我对父亲的一些零零星星的记忆,却是任凭岁月流逝总也冲刷不掉的。
  记得16岁高中毕业下放农村,我在人民公社的茶场当知青,劳动一天的工分值只有1角8分,年终结算,总收入尚不够支付在生产队买粮油的钱。一次,我回家向父亲诉苦,原指望得到安慰,不料想他反倒做起我的思想工作来:“这只是暂时的,正好磨练你的意志。再说人家农民一辈子都过得,你凭什么几年就受不了?”———这是我印象中最早的一次“父亲的嘱咐”,他教我懂得了为人处世应心胸开阔、眼光长远,还要吃苦耐劳、知足常乐。
  过了不久,国家恢复了高考,望子成龙的父亲自然竭力动员我去拼搏一番,多次写信鼓励我增强信心。最让我感动的是,年过半百的他竟然亲自动笔写出几篇作文,供我“押题”作参考!无奈我中学时的“底子”太薄,加之严重偏科,重文轻理,终于名落孙山。这是我第一次辜负了“父亲的嘱咐”。   返城工作后,我报考了电大文科,父亲再次为我“打气”,他语重心长地说:“上电大不考数学,你正好扬长避短。天生我才必有用!”经过几周的复习,我以全县总分第一名的成绩入校,也第一次实现了“父亲的嘱咐”!
  再后来,我结婚生子,又从小县城调到市里,走出了父母的双翼。随着子女们一个个远走高飞,父亲也一天天衰老,一向虚弱的身体终于病倒。老人家病重那几年,我因忙于繁重的工作和紧张的写作而没有回家照看他,只是不断地寄去在全国各地报刊发表的文章,聊充“精神营养品”。好在有姐姐们轮流去陪伴母亲做帮手,精心护理配合医疗,使父亲的生命得以延续。所幸父亲临终前,我和哥哥弟弟都赶到作了最后的诀别,他才无憾而去。这之后的五年间,我埋头苦干,编著出版了总计80万字的“向阳湖文化书系”,受到文化界的好评和读者欢迎,我因此还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不少人对我表示祝贺,但最为中听的还是母亲的慨叹:“要是你阿爸亲眼看到,他会几高兴哟!”有一年的清明节,我去九宫山下父亲的坟头扫墓时,带上这几本书当作纸钱烧了,片片纸屑化蝴蝶,半入清风半入云……我相信,父亲一定会读到我在书的后记中提及他曾对我的叮咛:“抓紧时间把向阳湖的书写好,千万不要牵挂我的病而影响工作!”当他得知自已的嘱咐已成了儿子多年来笔耕不辍的力量源泉之一,该有多么欣慰!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