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井架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铒 达 时间:2014-04-25 15:45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爸爸今年61岁了。在他退休后的这一年里,他从来都没有闲过,摆弄花草、做铁匠活、参加各种社区活动等等。爸爸退休之前是一名钻井工人,在戈壁滩上奋斗了大半辈子。他从一个放羊娃到铁匠,又从铁匠师傅变成石油工人,爸爸的bodog88博狗官网可谓简单而丰富。   对爸爸而言,钻井工作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   爸爸的床头摆着一个小型井架模型,这个井架模型是爸爸用铁做的。别看这个模型小,它可是“五脏俱全”,钻井井塔上的每一个零部件都能清晰可见,尤其是司钻台上的刹把,很是逼真。是呀,爸爸握了四十年的刹把,他能不对刹把有感情吗?   六十年代,克拉玛依轰轰烈烈地开展了开发大油田的运动,要从当地农牧民里招工,爸爸是乌尔禾乡第一个被招上的蒙古族石油职工。爸爸在乌尔禾乡是个有名的铁匠,他手巧、脑子灵活,还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所以来招工的人第一个就把他招走了。爸爸被安排在了钻井队,成了一名钻井工人。爸爸一上井,就被又高又大的井架勾住魂了,爸爸打了近十年的铁,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巨大、如此高耸的“铁家伙”。那一年,爸爸19岁。   爸爸每天都要仔细擦几遍井架模型,这是爸爸退休后每天必干的活之一。爸爸是推迟了五年才退休的,是井队领导们“逼着”他退休的。在野外干活的男职工55岁就可以退休了,可是爸爸坚决不退休。他总是说:“我的身子骨还硬着呢。”他还常在领导面前耍小聪明,跟小青年们比赛扳手腕,以此来证明自己还能胜任司钻的工作,领导们拿他没办法,只好让他一年拖一年地拖到了60岁才退休。   爸爸太喜欢钻井这个工作了,对爸爸而言,钻井工作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   小时候,爸爸总对我说:“爸爸工作的井架很高,比阿拉德山(乌尔禾乡的一座山)还高出一个头,井架尖都快钻到云里去了。”那时,我没有见过比山还高的建筑,所以,很敬佩爸爸能在那么高的井架上工作。我常常在小伙伴面前炫耀爸爸工作的井架有多么高大、多么雄壮、多么漂亮。小伙伴们都很羡慕我有一个在井队工作的父亲   长大后,我才知道爸爸原来有恐高症   那时,爸爸两个多月才能回一次家,那两个月的盼望漫长而甜蜜。因为,爸爸总能给我带回许多有趣的井队故事。   有一次,爸爸的井队在我家附近打探井,我终于见到了井架。通常,除了井队的工人,普通人是不能靠近井架的,但那天井队队长格外开恩,满足了我由爸爸陪着爬“铁山”的愿望。那天,我们还没有开始爬,井队队长就赶紧跑过来给我系上安全带,我说:“我不用这个东西,我以前爬过很高的松树,比房子还高呢!”爸爸说:“爬井架很危险,必须要保护好自己!”爸爸让我在他前面爬,没等爸爸说完,我已经爬到了二层平台上。我往下一看,爸爸还在原地没动呢,我对自己的攀爬能力很是自豪,还得意忘形地向爸爸招了招手。爸爸似乎没有看见我的举动,他慢慢地爬到了二层平台,嘴里喘着粗气,腿脚还有点颤抖。爸爸说:“我不能再往上爬了,你自己一个人爬吧。爬到高处,你就会看到乌尔禾最美丽的景色了。”   我继续往上爬着,速度越来越慢,我时不时地停下来俯视周围的景色,胡杨树早已被我甩在了身下,井架下的人看上去跟小兔子差不多大小。最终,我爬到了钻塔的最顶端,风呼啸着从我耳边吹过,耀眼的阳光照得我睁不开眼睛,我向对面的阿拉德山看去,它似乎变矮了许多……此时的我,成了乌尔禾最高的人。这是我第一次爬井塔,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爬过比井塔更高的建筑了。   长大后,我才知道爸爸原来有恐高症。据爸爸的同事回忆说,爸爸就那一次爬上了二层平台,自那时起一直到退休都没有爬过钻塔,那是他唯一的一次尝试。虽然很喜欢井塔,但是爸爸从未爬上过井架的最高端,这可能是爸爸心中最大的遗憾。   上班第一天,爸爸就开始注重“环保”了   听说,爸爸上班的第一天就开始注重“环保”了。爸爸来到井队的第一天,虽然被高耸的井塔震撼了,但同时也为油污的井场环境而惊讶,看到井场边上有一些东倒西歪的胡杨,爸爸立刻跑到队长那里说:“你们不能这样破坏树木!”队长说:“为什么?”爸爸说:“大道理我也说不出来,反正就是不能破坏树木、草场!”队长的语气缓和了许多:“我们也不想这么做,但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是不能避免的。国家很需要石油,在国家利益面前,几棵胡杨算得了什么?!”爸爸听完后,生气地说:“你推倒一棵胡杨只需要一分钟,可是你知不知道一棵胡杨要长大需要多长时间?干旱少雨的戈壁上能长出这些胡杨是多么不容易,难道国家只需要石油,就不需要胡杨和这片戈壁了吗?!”爸爸和队长的谈话最后无果而终。   爸爸只好从自己做起。固井用的泥浆和泄漏的原油,对草木的生长很不利,只要是沾上泥浆和原油的植物都一棵棵枯死了。爸爸想出了最原始的方法——深埋。每到一个新井场,爸爸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挖一个很深的沟,以便将钻井工作开始后产生的油污填埋进去。对井塔周围的生活垃圾,爸爸也会收集到一起或是填埋或是焚烧,决不让那些垃圾丢弃在戈壁上。爸爸做的这些事,全被井队队长看在眼里。   有一天,队长召集井队所有职工召开了一个特殊会议,主题就是号召全队职工向我爸爸学习,学习怎么去爱护身边的一草一木。就这样,爸爸所在的井队开始连年被评为“模范环境保护井队”。   爸爸制作了一个井架模型,摆在了他的床头   刚退休的那几天,爸爸总是闷闷不乐,好像有什么“心病”似的。我们害怕他憋出毛病,便想方设法地想让他高兴起来,给他买吃的、穿的、用的,还安排他到内地旅游,可爸爸好像还是不开心。   有一天下午,我从玩具店买了一个钢架结构的玩具蒙古包给孩子玩。没想到,爸爸一看见这个蒙古包,居然跳起来就“抢”了过去,他“抢”走这件玩具后,就飞快地跑进了自己的储藏室,好久都没有出来。我们敲了几次门,里面都没人应声,我们只好在外面焦急地等待。一直到晚饭后,爸爸才抱着一个井架模型走出了他的储藏室,他脸上带着笑,说了一句:“有饭吧?我饿了!”   从那以后,爸爸似乎再也没有不开心过,第二天,爸爸又重新制作了一个更为精致的井架模型,并端端正正地摆在了他的床头。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父亲的文学遗憾 下一篇:父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