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与房子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王 俊 时间:2013-12-10 13:46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父亲说,我家房子是他的作品。   1978年,父亲从部队回乡。年事已高的爷爷奶奶不想再为子孙操劳,请来舅公舅婆主持分家,让三个儿子自立门户。父亲分得30斤谷子、30斤玉米,还有两间矮小的土坯房。父亲稍作改造,一间作卧室,一间作厨房。他用极为简单的仪式将母亲迎娶进家门,他对母亲说,过些年,定要建造一座宽敞的房子。   父亲扛起锄头和母亲一起干活挣工分,后来他参加人民渠修建工程,开山取石运输石料,以求挣得更多工分和分得更多粮食。父亲体格魁梧,在部队是技术尖兵,在农村是干活的好把式,他天天早出晚归,盼着有一天能够吃上饱饭。瘦弱的母亲总是把自己的饭食分给父亲,父亲还是整天饥肠辘辘。多少年后,父亲仍然耿耿于怀,他说,从部队回家至“包产到户”,他从未吃过一顿饱饭,哪有钱修建房子?   1980年,我出生了。因为伙食太差,母亲没有乳汁,只好用玉米糊喂养我。我体质弱,老是生病,这几乎让父亲崩溃。那年冬天,四川乡村终于实行“包产到户”,让父亲看到了家庭的出路。他将厨房改作养蚕室,在房屋侧搭起草房,一间作厨房一间当养殖场。家里借钱买回羊羔、猪崽、仔兔和仔鹅,母亲每天割几筐草喂养畜禽。我家广植桑田,每年喂养三季蚕。父亲精耕细作种植粮食,同时还积极学习科学养殖和科学种植技术,并根据朋友信息小规划培植果树苗木,并从中获得可观的收益。   1985年,家里终于有了积蓄,父亲兑现诺言,准备扩建三间土坯青瓦房。那些日子,父亲既是指挥,又要担运墙土,每天晚上,还要将稻草帘子盖上墙头以防降雨。筑墙、上梁、架檩、盖瓦,一家人很快就喜洋洋地住进了新居。其实,全家最荣耀的是,客厅张贴着镇政府颁给父亲的“致富能手”的奖状。后来,家里逐年添置了黑白电视机、缝纫机、自行车和电风扇。父亲因为带领村社群众致富,先是被推选为村干部,后来又被聘为镇农技站农技员,成为走村串户的“土专家”。   1992年,县乡实行机构改革,为精简人员,鼓励乡镇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经商。父亲“下海”了,承包了一个门市部搞农业物资经营。为发展经营,他向亲戚朋友借钱在交通干线上建了三间砖房作为农资仓库。他运用所长,把好选种关和农资产品质量关,积极指导农民朋友科学施肥、科学治虫,义务推广科学种植新技术,深受群众欢迎。几年后,父亲成为当地最大的农资销售商之一,并赢得美好的声誉。2000年,父亲还清了货款,在农资仓库上添建了一层住房。由于设计不合理,房子矮小局促,居住得并不舒适。第二年父亲便说,他要重建我家的房子。母亲和我一样,以为这是父亲的玩笑。谁知2006年,父亲请来建筑设计方面的专家,父亲和专家一起根据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要求,设计出一套科学美观的乡村公寓。父亲扒掉旧房,花费近一年时间建造新居。新居厨卫设计合理,各种设施俱全,和我在城里购买的商品房几乎没有差别。这一年,父亲已近六十岁。   父亲对房子有着不解的情结。记忆里,他仿佛每年冬天都在为建房辛苦奔波,但直到今天,他对建房筑屋仍有着不竭的兴趣。他似乎在搬砖、抬石、夯土等粗重的活计中获得了快乐,似乎流汗或者在劳作中受伤也是荣誉。我敬重父亲,他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建造自家的屋子——我家房子的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他的作品。   30年,我家房屋完成了由土坯房到乡村公寓的变迁。30年,那是农民奋斗的历史,也是国家发展的历史。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陪父亲过大年 下一篇:父亲走了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