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官”父亲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阳东道 时间:2013-12-08 16:37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父亲今年五十有六,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几十年的风风雨雨,父亲的头发几乎全白了,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苍老许多。这其中除了父亲为我兄弟俩漫漫求学路劳累奔波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也许是因为父亲是位“村官”吧。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初至现在,掐指一算,父亲已走过近三十年的风雨“村官”路。朴实、憨厚、能说会算、念过初中的父亲先是被乡信用社主任看中,干起了村信用站会计的工作,后来又被选为村委会主任,可谓“官运”亨通,那年父亲仅仅28岁。从此,山村的羊肠小道经常留下父亲匆匆的足迹。发放或催收款项、调解纠纷、说服村民配合搞好计划生育工作、征收上缴提成等成了父亲生活中的“重头戏”。锄地犁田、割禾插秧,父亲也是一把好手。一有空,他也帮助母亲浇水施肥种菜。   农村人的封建思想较为严重,“重男轻女”、“多子多福”观念根深蒂固,这使得被称为“老大难”的计生工作更可谓举步维艰。父亲和其他村干部也常为计生工作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但为了国家政策的落实,总免不了会得罪一些群众。有一次,村里有户人家超生了一个女婴,因而受到了乡政府的处罚。他便认为是村干部从中作祟,谩骂村干部,并扬言要找村干部“算账”。父亲知道后,多次主动找他谈心,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总算平息了一场风波。   那年8月,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开始。母亲去城里照顾我刚生完孩子的妻子。作为村人口普查指导员的父亲更是忙得不亦乐乎。家里的重担全部落在了父亲的肩上。清晨,父亲便起床烧火做饭。一阵紧张的忙碌之后,父亲便走东家、串西家,详细登记村里的人口情况,直到深夜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那段日子,父亲明显消瘦了许多。   父亲每年领着千来元的“村官”薪水,有时要贴补乡干部下乡时的饭菜钱,为此父亲没少受到母亲的数落,但父亲却乐此不疲,依然故我。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送站 下一篇:致我的父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