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站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汤红霞 时间:2013-12-08 15:43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老家打来电话,乡下的大姑父去世了。   父亲沉默了一阵子,叹息着,大姑姑很年轻时就撇下大姑父和几个孩子撒手人寰了,这么多年,大姑父一个人把几个孩子拉扯大,挺不容易的,怎么就这么走了呢!父亲要赶回去为大姑父送葬,母亲不放心,父亲即便是独自散会步,母亲也要叮嘱他别走远了,父亲却总是不以为然。这次,母亲还是拗不过父亲,只好由了他。   第二天夜里,我和母亲送父亲去火车站,在候车厅里,父亲叫我们回去,母亲却执意要把父亲送上火车。母亲不断地叮嘱父亲那些她已经重复了无数遍的话,我很佩服父亲的耐心,他不断地点头,偶尔笑出声转向我说“你看你妈,把我当个孩子似的。”我注意到,父亲的双手无意识地相互摩挲着,入秋的夜晚已有些许凉意,父亲还穿着短袖,我想要从旅行袋里拿件衣服给他穿上,父亲忙不迭地说:“不冷不冷,爸爸的身板,好得很呢!”母亲说:“别逞强了,都七十岁的人了。”   火车进站了,到站台还要上下一段长长的楼梯,同行的人群都在一路小跑,生怕误了车,我想接过父亲的旅行袋,他却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对我说:“这么点东西,用不着用不着,快走你的。”我只好紧跟着父亲。不一会,我感觉到父亲的脚步减慢了,我注视着父亲的背影,才惊觉他那一头乌黑粗硬曾被同龄人羡慕不已的头发,竟已是一片花白,稀稀疏疏地贴在他的头上,那个不算很重的旅行袋紧紧地挎在他黝黑的胳膊上。和其他赶车的人一样,他也在跑,但比走快不了多少。我心里突然有一种酸楚毫无防备地蔓延开来,眼前这个我曾经视为大山一样的男人,他老了,尽管他是那样不服老。我悄悄地将手拖在行李袋下面,尽量为父亲减轻一些重量,父亲可能感觉到了,他想说什么,但嘴唇动了一下还是没说出来。我们就保持这个姿势走完了这段楼梯,短短的几分钟,我的脑海里像过电影一样,小时候的事情在眼前一幕一幕闪过:父亲上班很忙,闲暇时,爱把我抛得高高的,再轻轻地接住,用他的胡子扎我的脸……被称为“大老粗”的父亲会和别人打架,却从未动过我一个指头……每年山上蘑菇疯长的季节,父亲天天都要不辞辛苦为我们采来改善生活……在我生病的时候,总是那个温暖宽厚的背,将我送到医院,那奔跑的速度掀起的凉风吹在我因病发烫的脸上,格外的舒服。   父亲坐上了火车,母亲隔着玻璃窗喊父亲,可是父亲听不见。母亲有些着急,父亲放好行李后,站在座位上挥手示意我们回去,他挥手的样子俨然是一个老人,但我却觉得他更像个孩子。我怕我的泪流下了,赶紧挽着妈妈往回走,心里却越发惦记着父亲了。母亲和父亲朝夕相处,定是洞悉父亲的身体状况,知道他已经不再年轻,所以像对待孩子一样对待父亲。而我,只顾忙着自己的工作,孩子,总以为父亲还是当年那个身强力壮,保护着我们全家的大男人,有时自己累了,还会像小时候一样在父亲面前撒撒娇,却忽略了他已经是一个需要照顾的老人。殊不知岁月悄悄的告诉我:父亲已经是个需要人悉心照料的老人。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父亲邮来两袋盐 下一篇:“村官”父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