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别离多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方悬 时间:2015-10-25 00:26 浏览:努力统计中... 读者在线阅读
1
  
  幼儿园的时候,我是班里年龄最小的孩子,老师对我照顾更多,可是我却被同学们集体排斥了。比如说趁我不在的时候偷我的铅笔,在我的文具盒里放毛毛虫,扯我的头发,等等。每天我都会在学校里哭好几次。
  
  后来,班上转来一个男孩儿,时至今日我已经记不清楚他的模样了,但他是唯一一个比我大还不欺负我的人,而且每次有人欺负我时,他都会站出来帮我。他的年龄比其他人还要大一点,个子也高,其他小孩儿都怕他,慑于他的威力,渐渐地没人敢欺负我了,而且他还任由我欺负他。现在看来,那时的我真是太欠揍了。
  
  后来幼儿园倒闭了,我们被送进了小学,小学里的孩子学得多、懂得多,而我们还是一群只知道吃和玩的孩子。当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偏旁部首时,小学的孩子们此起彼伏地回答着,而曾经耀武扬威的我们此刻伏在桌子上,噤若寒蝉。
  
  挫败感鲜明地在我们身上体现出来。
  
  他转学了。
  
  我努力地学习,期末考试时我考了第一名,超过了所有的人。没有人再欺负我了,相反,大家都想跟我一起学习一起玩,聚集在我身边的人也越来越多,我却始终想念着当年那个帮我把文具盒里的毛毛虫丢出去的他。
  
  2
  
  那时候,道路还不够平坦,骑上自行车,一路颠簸到学校。手被不停颤抖的车把震得发麻,和同来的女孩儿停好自行车,搓着手走进教室。
  
  她学习不好,老师总是提醒她多向我学习。我从她那里得到了差生对好学生的崇拜,虽然现在我觉得好学生连个屁都不算。
  
  有一次背诵《两小儿辩日》。老师说背不完不许走,大家都认真地背着,很快我背完了,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到老师那里去背诵。教室里的人越来越少,而我在等她一起回家。
  
  后来只剩下值日生和几个平常吊儿郎当的学生,还有她。
  
  我心里急着要回家看电视,但嘴上还是说着:“别着急,慢慢背。”
  
  老师写完了教案,就说:“算了吧,明天再背。”她就慢慢地收拾着书包,我看见有水珠砸落在她的手背上,一滴又一滴,渐渐地连成了串,她颤动着肩膀,最后不受控制地哭出声来。
  
  我们推着车走在回家的路上,她一直在哭,对我说:“我怎么这么笨啊,我怎么什么也做不好啊?”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听着她哭诉,陪着她推着车子,很累。在我快受不了的时候,她终于擦干眼泪对我说:“咱们骑车走吧。”
  
  她家住在河北,我家住在河南,一条不怎么清澈的河把这座城市隔成两地。
  
  老师上课总是跑题,有一次说到河北。他说河北在他眼里落后又贫穷。
  
  她气得不得了,握住拳头信誓旦旦地对我说:“我一定要改变河北!”她的样子,我记得很清楚。
  
  后来上初中了,我没有在新生群里见到她,她辍学了。
  
  慢慢地我忘了她,有了新的生活、新的朋友,旧的一切已经逝去。上地理课时,老师讲到中国地图,河北省和河南省在我眼前无限地放大,我脑海里一下子浮现出她那张愤愤不平的脸。
  
  突然有点想念她。
  
  3
  
  总觉得每一次升学,都会失去一个身边常常出现的人。可能因为小时候知道的少,少了一个人于我而言,就像少了半边天一样。
  
  渐渐地越长越大,身边的面孔变得越来越快,时间像快镜头一样,让我身边的人不断地向前走,走出我的视线,而我却被定了格。
  
  有一个只教过我一学期的老师,她身体娇小,长得很美。虽然只教了一学期,却是高中第一个记住我名字的老师。我的历史成绩不好,她就经常提问我,虽然我每次都回答得不尽如人意,但她却乐此不疲。
  
  她告诉我,想帮我提高成绩,叮嘱我一定要努力。
  
  晚自习轮到她查课的时候,我在最后一排抻长着脖子对她笑,她也隔着人群对我笑。
  
  后来她走了。时间又把我定格,把她调成了快进。
  
  4
  
  她是我高中时期交的最好的朋友。她的个子很高,坐在我旁边,遇光遮光,遇风挡风,她给了我来自朋友的安全感。
  
  和她同桌的时光很快乐,我们像双生子般形影不离。和她在一起时,我的嘴角总是上扬的。她的朋友问她:“你们俩的关系有那么好吗?”
  
  她说:“有啊。”
  
  分班后,我的同桌换了人。我和她准备了一个笔记本,有想说的话就写下来,下了课就去对方的班级,踮起脚来看看彼此在哪里。
  
  我害怕失去任何一个朋友,可现实总是不遂人愿,二人行变成三人行。误会、嫉妒,我们开始吵架、冷战。
  
  可是她至今都不知道,我那些生气的臭脸里都是难过。一起逛街吃饭的时间越来越少,说话的时间越来越少,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
  
  再后来,见面不说话了,不打招呼了,不发短信了,不见了。
  
  高考如期而至,我们放肆地撕着书本和卷子的时候,那场若有若无的青春也悄悄远去了。
  
  至此,她已退出了我的bodog88博狗官网
  
  人这一辈子总要经历生老病死、花开花落、春去秋来,伴随着许多人在我的生命中张牙舞爪地出现,也伴随着许多人在逝去的时间里,向我挥手告别。
  
  这一世有太多相遇,亦有与之相对的别离。曾经重要的人一旦离开,就像在我的心上狠狠地捅一刀,伤口愈合得很慢,我便一直伤悲,结痂了,想起来却还有些微疼。儿时的他,年少的她,帮助我的她,对我很好的她,他们轮流在我的记忆里出现,或是微笑着,或是哭泣着。
  
  后来伤口多了,心也变硬了,相聚离别变得没有以前那么猛烈了。
  
  大抵我们都知道,把一些事看得太重,等离开的时候,我们就越难。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该保持清醒,不再陷入过分热络的感情。
  
  三毛说:“我避开无事时过分热络的友谊,这使我少些负担和承诺。我不多说无谓的闲言,这使我觉得清畅。我尽可能不去缅怀往事,因为来时的路不可能回头。”
  
  都知相聚多难得,奈何别离多。
请点击更多的读者在线阅读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读者在线阅读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