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上孟岩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叶 庆 时间:2015-09-14 12:25 浏览:努力统计中... 读者在线阅读
时值暮春上巳,恰是离开孟岩整整40年的时候,我从合甲岭越过潜水,又由程湾进入驾雾冲。
  
  眼前的一切是一点都认不出了。凌空而过的济广高速公路高架下,建设中的程湾大桥桥墩已经矗起。原先一块块比人还深的苎麻地,被一排排两三层高的楼房所代替。新修的村村通小公路蜿蜒着伸向冲底……但越进到冲里,变化越是比冲口要小。到葛家大屋,除村口新建的几栋小楼外,曾一度作为“白水公社孟岩大队”大队部的老屋竟然还在。
  
  走过当年的小石桥,向左一拐,沿河而上,不远处就是孟岩岭脚下的凉亭了。
  
  凉亭似乎还是原来的样子。记得每次从公社粮站买粮回家,或将秋后分得的稻子挑到大队部碾成米,或到大队部开会“办学习班”,或到水吼岭搭车回安庆,我们来回都要在凉亭里歇歇脚。孟岩实在太高太陡,即使是爬惯了山的村民,也视为畏途。但在当年,虽然我们每餐就能吃一斤米的饭,每年却只能分到180斤稻(约合130斤米)的口粮,其余就要靠国家供应“返销粮”或“瓜菜代”了。所以经常要走孟岩岭。现在,虽听说从山后痘姆那边已修了条新路可以直通岩上,但我决定还是照原来的样子来爬爬孟岩。
  
  上山的石板路看上去一点没变,只是两边的植被已好得太多。当年碗口粗的树没有几棵,连茅草也砍得光光,甚至要挖“桩蔸”来当柴烧。现在则是满山松杉,苗竹夹道,许多地方竟被灌木挤得密不透风。
  
  独自在浓阴密布的孟岩岭上攀登,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四望里空无一人,万籁俱寂,只有心潮汹涌澎湃。来时刚刚16岁,如今已近60了。路虽还是当年的路,人却已不再是当年的人。bodog88博狗官网苦短,真的恍如隔世。
  
  登上孟岩岭头,迎面是孟岩水库的大坝。翻过大坝,就是我们所在的孟岩生产队了。站在坝顶,朝水库后梢望去,一切仍是那样熟悉。这个当年连我们3个知青共12户50口人却有四五个屋基墩的生产队(即今村民组),除掉南面阴排山岗上又多了几栋新房子外,真的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茶园里”从外面看也还是老样子。门头上我们来时才搬走的“潜山县孟岩小学”的校名和“毛主席语录”仍清晰可见。只是当年前排我们住的几间屋已拆过重建,而后排则是面目全非。屋左我特意蓄的3棵枫树也不见了踪影,令人有些失落。最可惜的是那口作为饮用水的泉水井被填掉了。该泉终年不涸,清爽甘甜。现在在山上砌了蓄水池,用管道接入家中,做成了“土自来水”,虽更加方便,却少了一点味道。
  
  房门都大开着,却空无一人。转了一圈,才看见个中年汉子。一问,知道他叫国送,正是我们房东小姑家的大儿子,我们离开时不过五六岁。听他说,当年生产队里的人大多数都还健在。但今天因去送家山外一个亲戚有红白喜事,都或帮忙或“戏”(玩)去了。于是我便经过“三十汇”,转到对面阳排山上的承旺家。承旺、转桂夫妻正做秧田,见我突然出现,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
  
  承旺与我同岁,我们来后的第二年,18岁的他便已与转桂订了婚。聊起当年的种种趣事,聊起小董、小毕,我们都唏嘘不已。
  
  承旺有三个女儿。女儿女婿也和生产队里其它年轻人一样,都到县城甚至外地定居了,只有过年才回来住几天。平时就是他老夫妻二人在家守着一点田,每年可收约4000斤稻。另外就是靠山林卖点钱。而有的人家的老人,连田也抛荒不种,靠买粮食吃。这真是我想也不敢想的。记得当年为了填饱肚皮,我们曾偷偷上山开荒挖“北瓜埂子”,以多种点杂粮,现在竟连好好的田也让它荒掉!吃饭似乎真的不成问题了?这应该是最了不起的变化了。有了土自来水,有了固定电话,有了村村通公路及通县城的昌河车,这些也是很大的变化。还有就是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转桂竟变戏法似的买来了新鲜肉,还有咸鱼咸肉……弄出一大桌菜,这或许才是最大的变化吧。
  
  不一会,小姑、方印、贤起、世清家婆娘等闻讯都赶了上来。承旺特意开了瓶原装的临水坊酒,我不喝酒仍禁不住喝了几杯。
  
  酒过三巡,我告诉他们说,我就要退休了。承旺则说,他是盼“退休”也盼不到。我听了不禁哑然无语。是呀,再过几年,当承旺、转桂他们都做不动了的时候,他们会怎么样呢?孟岩岭上的这个小山村还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呢?
  
  只有短短的两三个小时,来去匆匆。可是孟岩,我还会再来的。一定,一定。
请点击更多的读者在线阅读欣赏
上一篇:行脚 下一篇:寻找遗失在舌尖上的美味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读者在线阅读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