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补鞋匠闲聊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梅 林 时间:2015-03-21 11:59 浏览:努力统计中... 读者在线阅读
宾馆一角的屋檐下,有个补鞋的摊子。摊主看上去三十来岁,可能是长期餐风沐雨的缘故,本来白净的面色,染上了一层蜡黄。初到城里时,我拎着鞋来这里,让他帮忙换底。他瞄了一眼鞋子,淡淡地说:“放下吧。明天来拿。”我说:“就现在吧。我挺忙的。”他懒得理我了,低头做自己的事,那意思好像是告诉我:“爱换不换。谁不忙啊?”我转身就走。可跑了几处鞋摊,都说不能换,只得回来。他还是那神情,示意我放下。
  
  来得多了才知道,他其实挺热心的,还喜欢与我闲聊。这不,最近妻子的鞋跟坏了,要换垫皮,我直奔那个鞋摊,一见面我们就聊上了。他双手都不得闲,就用嘴努着,让我坐在他面前的小凳子上。我戴着个墨镜,问他:“还认得我吗?”他微微一笑,说:“你不就是一中的小帅哥吗?”什么“小帅哥”啊,我比他要大上十岁呢。可是他说得实在,少有逗人的成分,我听了便很受用。姑且“帅”一回吧。
  
  他将手上的一双鞋修好后,就接过我送来的鞋。磨烂的鞋跟被锯掉后,露出里面的铁来。我以为是鞋钉,他跟我解释:“这不是钉,是连着鞋底与鞋跟的钢,可以防止鞋子变形。几十块钱买的鞋,没有这样的钢。”接着,他又说起这双鞋的皮质来,说是头层皮加工的,地上的那些鞋皮都比不上它。对我的无知,他没有去讥笑,反而夸起我的鞋来,还没有吹捧的意思,我就觉得他挺仁厚的。
  
  他也会找到话题,主动问起我来:“你家在大渡口吧?”我说:“你怎么知道?”他说:“你自己说的嘛。”我只说过我是胜利人。胜利与大渡口相邻,往往被人弄混。不过,他能有这样的印象,已算是有心人了。他又问起,我在一中教高几,说高中生不好教。还问到我的同事,那是他的同乡。
  
  又有人来修鞋,他说:“下午来吧。我得吃中饭了。”那人问:“那得等多久?”他说:“个把小时吧。”我问他:“这么快,回去吃现成的?”他说:“在饭店里吃。”说这话时,他向别处看了一眼,有些不大自然。我的话一定触到他痛处了。吃现成饭,那得有家人。可他,独自过活。他一定也想成家,可是瘸着腿,又是个补鞋的,谁能看上他呢?
  
  沉默了一会儿,他又问起我来:“快清明了,高中放假吗?”我说:“放啊。”他问:“二中也放吗?”我说:“当然。”他又高兴起来,说:“我侄子在二中,可以带他回去做清明了。”他说这话,好像要向我表明,他也有家人。我问:“你侄子读高几了?”他说:“高三。”我说:“今年高考啊。”他点点头。我又说:“能进二中的,应该不错。你侄子一定能考上。”他又点点头,说:“他是个好孩子,听我的话呢。”他说着侄子,就像说亲生子一样,有说不完的话。
  
  可是,鞋已补好了,我该走了。我问他:“多少钱?”他说:“三块。”物价涨了,他不知道?我昨天理个发,已从五块涨到八块。我便问:“还是三块?”他极平静地说:“还是。”我递过五块的纸币,他找回两个硬币。我说:“不用找了。”我把硬币推过去,他又推了回来。然后,站起身来,一瘸一拐地走了。
请点击更多的读者在线阅读欣赏
上一篇:受宠的铁匠 下一篇:两副拐杖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读者在线阅读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