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有本心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吴 文 兰 时间:2015-01-13 22:35 浏览:努力统计中... 读者在线阅读
闲来无事,从朋友处借来《本草纲目》,本来是一本实用类的工具书,因为其中散发出的草木清甜气息,和字里行间稳笃慎重的笔调,令人着迷。真不知是该当工具书来读呢,还是该当诗来细品。
  
  读了才知道,原来,我们每天在菜市见到的那些白且笨拙的大萝卜,有个这么古雅的名字:莱菔。
  
  那田间地头随处可见的小白菜,原有个古意悠然的名字:菘,而那浮荡在水面的马蹄草,竟然叫“莼”,唉,这样的名字真叫人无话可说。
  
  刀豆,又称“挟剑豆”,萧萧然一股江湖气,而苍耳竟然叫“道人头”,手持掸尘的道人原来就是这种发型?扁豆的别称更有意思,叫“峨眉豆”、“沿篱豆”之称,触目如画。在描述柿子时,李时珍这样写道:
  
  “世传柿有七绝:一多寿,二多荫,三无鸟巢,四无虫,五霜叶可玩,六果实可待宾朋,七落叶厚而滑,用以临书。四月开黄色小花。结的果实为青绿色,八九月才成熟。生柿收藏后自行变红的,叫烘柿;晒干的叫白柿,用火薰干的叫乌柿;水泡储藏的叫酸柿….”
  
  这样的文字,读起来像明清小品,温婉,细致,奇趣天成,人间烟火在字里行间开出细碎的花儿来。
  
  车前草叫地衣,地黄叫地髓,地踏菰叫做地耳,原来在先人眼里,大地是有生命的。小时候每逢下雨,家后头那片松树林里的沙地上,总是长满了黑色的地踏菰,母亲总能将它拾掇成一盘可口的菜肴———原来它是大地的耳朵!是用来倾听山水的和弦还是众生之音呢?想来从前大地上的子民,都有着诗人般浪漫的情怀吧。
  
  特别有意味的是,无论是萝卜白菜这些寻常菜蔬,还是坊间美食林间山珍,在“性味”说明中,只有“无毒”、“小毒“、”毒“之分,如山草部的人参,是这样介绍的:味甘,微寒、无毒。在功效主治栏,才轻描淡写几笔,简约之至,如闻一素衣老者在平静淡然地叙述。见惯了那些夸张离奇的广告,再读这些,还真是有些不适应呢。原来,我们的一日三餐,无论是简陋的箪食瓢饮,还是丰盛的山珍海味,其效用是果腹,性味至多是无毒。
  
  唐人诗云:草木有本心。每一株大地上的植物,都是按照自然的规律静静生长的吧,随着节气的变化而荣枯开落,它们只懂得吸纳山岚水泽,只知道承恩雨露阳光。感谢曾经还有这样的一群人,具有草木情怀的先人们,怀着恭谨之心赋予了它们这些诗意的名字。而今天我们读到,除了要感恩世世代代以来,我们从草木身上汲取的生命的营养,还要做到的是,也以同样一颗本心,去爱护它们,珍惜自然的赐予,不强求,不掠夺,不贪恋。
请点击更多的读者在线阅读欣赏
上一篇:时代楷模郭明义 下一篇:名人与螃蟹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读者在线阅读

读者文摘